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盛世调香师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询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这样,那么当年的真相究竟如何?

    雪姨带着慈母的眼光看着弈九,此时她心中应该有很多想要说的话吧!

    “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这些的,但是卫风尘的确是你的妹妹,当年的事情都是迫于无奈,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希望---”

    “你希望我原谅她,不要再怪于她是吗?”弈九打断雪姨的话,说道。

    雪姨笑的有些难看,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这样说,但是她真的不忍心这两个姐妹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弈九扯扯嘴角,看向雪姨,眼神凌厉,这种眼神让她想起了另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们不死族的老夫人,也就是弈九的外曾祖母。

    那可是个厉害的人,要知道在她年轻的时候,族里也就是她的同胞弟弟想要利用不死族的消息出去发横财,最后还是她亲手解决了那个吃里扒外忘恩负义的家伙,那时候她不过十六七的年纪。那时候江湖上的人逼上了家门口,是她佝偻着身子点燃了不屈的火焰。

    她的一生好强,可惜,一生只有一个孩子,也就是弈九的外婆。

    还是在很小的时候雪姨见过这个传奇的女人,那只是远远一眼,只一眼就让雪姨铭记一生。

    而弈九的眼睛,真的很像她。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伤心过,因为你不在乎,又怎么会伤心呢,所以,卫风尘,我不在乎,更加不会怪罪于她,只要她不碍着我,我何必多此一举呢!”

    弈九在房间里踱步,继续说道:“我也不怕实话跟你说,即便是有冰蚕我也命不久矣,但是我的一生太短暂,太无聊,临死了怎么也得做件有趣的大事情吧!”

    雪姨知道自己多说无用,只能用哀求的眼光看着弈九,“求你,饶她一命!”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弈九突然发问,雪姨一愣,“什么?”

    弈九慢慢靠近雪姨,一字一句的说:“我最讨厌你这副假慈悲的模样,做作!”

    说完毫不留恋的转头就离开了,留下雪姨在风中凌乱。

    假慈悲?做作?

    弈九和宫离川做了交易,但是弈九并没有真的期望于宫离川能够给她带来什么,而且宫离川那么直接的就说出要长生秘密,不由得让人感觉有些怪异,宫离川不像是那么冒失的人,那不像他。还是说为了长生的秘密已经自乱阵脚了?

    这些弈九不得而知,但是弈九知道的是,她不相信他,恐怕他也是不相信她的吧!

    所谓的合作应该也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彼此试探!

    弈九回去之后很认真的想了想关于暮云的事情,还是觉得这个暮云是一个关键人物,还是要见一见。只不过这次不是她去皇宫见她了,还是让人请过来吧!

    “胡琏,到皇宫请个人来。”弈九闭着眼睛吩咐道,胡琏就在她的身后,听到弈九这么说领命出去了,想来是请人去了。

    暮云此时正在宫外为太后办一些隐晦的事情,但是不知怎么的,她总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背后有些凉飕飕的,就像是有人在盯着她一样。

    回头去看,又没有什么异常,难道是错觉?

    暮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论是不是错觉还是快些回去的比较好!

    就在快要到皇宫里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女人拦住了她前面的路,这女子极为恭敬的说:“烦请姑娘随我走一趟,我家阁主有请!”

    “阁主?你家阁主是哪位?”暮云警惕的看着胡琏,现在她可以确定自己那不是错觉了。

    胡琏笑笑,“请姑娘随我走一趟!”

    察觉不对劲暮云想要跑,但是还没有转身呢,就被身后的人一掌劈晕了,胡琏收起那笑意,对站在对面的胡琏说道:“带上她。”

    暮云醒来的时候感觉脖子酸痛,还没有缓过劲来呢就被眼前陌生的环境惊的失去了直觉。

    这是什么地方?

    那个女人带她到了什么地方?

    暮云慢慢从床上站起来,虽然身体还有些许的不适,但是眼前这样的景象已经容不得她去照顾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为什么要将她带到这里来,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你醒了!”暮云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她转过头看过去,弈九就在她的身后出不远,刚刚她的行为一定都被她看到了。

    “你是谁?”暮云对弈九有十二分的防备,甚至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弈九将她的小把戏看在眼里,并不在意。

    迈开步子,向暮云靠过去。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没想到你隐藏的那么深。”弈九先开口说道。

    暮云还没有弄清楚这个人究竟是谁,抓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还是说这个她某个仇人?

    这些年来暮云为太后做事也是结了不少仇家,但是大部分人是没有真正见过她的脸的,即便是见到了那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很明显要找的就是她,而且他们之间的事情应该发生了很多年了。

    想明白这些之后暮云就在心底开始计划着怎样才能够护住自己的安全,怎么能够从这个地方逃离。

    “这位姑娘,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暮云试图干扰弈九,然后再寻机会逃离。

    只不过弈九现在已经很确定暮云的身份了,是不会被她欺骗的。

    弈九听了暮云的话,笑了笑,当然暮云是看不到她在笑的,因为弈九蒙住了脸。

    “那你不好奇我对你是什么误会吗?”弈九看向暮云,暮云也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心中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见暮云不再言语,弈九主动说道:“现在江湖不太平。”

    “是的,但是这跟我没有关系!”听到弈九说起了江湖上的事情,暮云就已经弈九是她在江湖上结下的仇家,解释的说。

    弈九冷哼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继续道:“听说长生秘密再次重出江湖,四十多年前它在皇宫秘密引起了一场风波,二十年前在江湖上又闹得人心惶惶,现在它又出现了,听说是不死族的后人回归了。”

    说起不死族,暮云不论是再过多少年心中还是有愧疚的,她一直不愿意主动提起这件事情,而如今眼前之人却提起来了,这不得不让暮云心生警惕,再加上前不久刚刚见到了雪姨,所以----

    “你是雪琴的人?”

    暮云很自然的将雪琴和她想到一起,才想着会不会是雪姨请来的帮手。

    “我要见雪琴,你让我她来见我!”似乎暮云已经确定了弈九就是雪琴的人,想要和雪琴面对面交谈。

    弈九越过她走到书架旁,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籍,漫不经心的翻着,而暮云就看着,不明白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过了许久,弈九都没有理她的意思,耐不住的暮云主动开口:“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弈九合上书籍抬起头,看向暮云,“想清楚了?”

    “哈?”

    “想清楚了我们就好好谈谈!”

    “你想和我谈什么?”暮云彻底放弃了挣扎,有了点妥协的意思。

    弈九慢慢走近暮云,看着她说道:“二十年前,白夫人的死因,还有不应该出现在皇宫里面的两种毒!”

    “你都知道些什么?”暮云略有惊讶的问道。

    “你以为我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弈九回答。

    暮云听到弈九的回答笑了,“哈哈哈,你都知道?那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你打算拒绝?”弈九眯着小眼睛看向暮云,这危险的问道不相信暮云没有感受到。

    但是暮云不在乎,她不怕!

    “是,你问的问题我都不会回答,你死了那条心吧!如果你是雪琴的人,就劳烦你替我转告她,总有一天我会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说完霸气的就要从弈九的身边走过,事实上她也真的越过了弈九,来到了门口。

    只不过突然停住了,弈九转过身,看向她的背影。

    为什么停了下来?原来门口站着的是鬼枝和胡琏。

    “鬼枝?这里是血茴阁?”

    原来暮云是认识鬼枝的,见到鬼枝就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了,那么这个蒙着面的女子就是、、、

    暮云转过身看向弈九,有些不是很确定的说:“你就是血茴阁阁主弈九?”

    弈九已经没有耐心了,这本来是她母亲身边的熟人,她是想要来一场友好的对话,没想到--对方不大配合,那也没有办法了。

    暮云被强制性的带走了,至于带到了哪里,不清楚,弈九也不想跟她浪费时间了,只是对鬼枝说:“你看着办吧!”

    “好唻!”鬼枝痛快的应下,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想来接下去暮云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事实上也是,她不仅仅没有好果子吃,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别说挑衅了,就是哭喊都发不出声音。

    整个地下牢狱充斥着的都是令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