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念影秋棠 > 第三十二章 孩儿等等皇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章管家到陵城的第二天起,城里陆陆续续多了不少陌生面孔,看穿着打扮各式各样,有卖菜的,有卖零碎小物件的,有做粗活扛米磨面的,也有走街串巷给人算卦瞧病的,甚至还有在街头杂耍卖艺的。街头巷尾突然间涌现出这么多生人,让夜不闭户的陵城,多了一丝警惕的味道。

    “妈妈,您说这城里突然来了这么多生人,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儿啊。”吃罢晚饭,权爷跟徐妈妈在屋里喝茶聊天。

    “谁知道呢,看样子,薛博文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他不说,那就难说了。”徐妈妈喝了口茶,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看这阵势,可能还是为着上次那个丫头。”

    “那丫头不是说让人在彩凤楼找到,一刀把脑袋给切了么?”权爷紧张的看了看门口,声音压得更低了。

    “谁知道呢,我看啊,八成是他们的主子不信,才又派了人来陵城暗访的。”

    “妈妈,我这眼拙,您老是怎么瞧出来的?”权爷陪笑帮徐妈妈添了茶水。

    “上次他们来的时候你不在,你不知道,这次来的人里面有两个人,是上次来过的熟面孔,明显就是带路来的。”徐妈妈笑道。权爷的一句小奉承,徐妈妈很是受用。

    “还是您心明眼亮,换了旁人,肯定发现不了这换了行头的两个熟面孔。”权爷见徐妈妈高兴,便又奉承了两句。

    “就属你嘴甜,差不多了,走吧,一起去巡夜,我也活动活动。”徐妈妈站起身,整了整衣襟。

    “得嘞,您请。”权爷扯着戏腔将徐妈妈引向后院。

    “王后如何?”慕蹇煜即便再不喜欢王后,但碍于是发妻,更碍于刚刚薨逝的二皇子慕凌熙,慕蹇煜还是来到王后宫中看望昏迷的王后。

    “微臣治得了病,医不了心啊。王后是惦念二皇子日夜殚精竭虑熬坏了身子,圣上,恕微臣大不敬,王后时日不多了。”太医摇了摇头。刚刚的脉象已经显示出了王后心脉虚弱,如久绷的弦,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崩断。

    “好好医治吧。”慕蹇煜起身离开了。

    慕蹇煜此时虽不哀伤,却也闹心的很,虽说慕凌熙带兵击退了漆目一族,可他却损失了一名皇子,而且王后也命在旦夕。慕蹇煜转向御花园,他想四处走走,散散心。

    “再来!”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慕蹇煜的脚步,他朝着声音走去。在一个凉亭旁,慕蹇煜看到了满脸泪水的慕凌誉挥舞着长剑,在与虎将军切磋比试。

    “你们在做什么?”慕蹇煜从树后绕出来,背着手,看着浑身尘土的儿子。

    “父王!”慕凌誉一把擦掉了腮边的泪水。

    “圣上。”虎将军收势,抱拳,“五皇子说国不可一日无将,他要练好武艺,日后为祥王殿下报仇,为圣上踏平漆目一族。”

    “这是谁教你的?”慕蹇煜拉过慕凌誉的手,发现上面还有一两处擦伤,鲜血殷殷。

    “父王,二哥素来待儿臣亲厚,时常教导儿臣,此番二哥被漆目一族所害,他日儿臣定当为二哥报仇雪恨,方能解我心中丧兄之痛!”慕凌誉紧咬牙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阵阵杀意。

    “好!不愧是朕和云妃的儿子!有骨气!”慕蹇煜不禁湿了眼眶。

    “父王,儿臣有一事相求。”慕凌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说。”

    “还望父王不要将此事告知柔妃娘娘,柔妃娘娘待我如亲生,倘若他日儿臣远征,儿臣怕柔妃娘娘为儿臣牵肠挂肚,伤了身子。”慕凌誉跪在慕蹇煜脚边,满面诚恳。

    “好孩子!”一番话下来,让慕蹇煜感动不已,此时他脑海中满是慕凌熙死时的惨状和如今王后命悬一线的模样。

    “秋棠。”清早随众姐妹来到西苑,刚进门,就被顾老板喊住了。

    “师爷。”秋棠飘飘万福。

    “听玉尘说你近来学的颇有长进,你唱几句我听听。”顾老板挥手让玉鸾带其他姑娘去后院练功,他带着秋棠进了前厅。

    “师爷抬爱了,那小女就唱几句思凡吧。”秋棠万福道。

    见顾老板坐进太师椅,微微闭眼,轻揉核桃,秋棠稳了稳心神开口道: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每日里在佛殿上……

    “嗖!”秋棠正唱着,只见一不明物体迅速向自己面门飞来,秋棠一抄手“啪!”一声,稳稳接住,口中戏词未断,气息不乱。

    “好!”顾老板抚掌赞道。

    “秋棠冒犯了,请师爷赎罪。”顾老板的声音打断了秋棠的思绪,秋棠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不适宜的下意识动作,急忙跪倒在地。

    “并无半分不妥,秋棠,起来说话。”顾老板微微一笑。

    “师爷。”秋棠起身,摊开手掌,一枚核桃出现在手心。

    “秋棠,有些事情即便不挑明,有心人总会察觉出端倪。你好生跟玉尘学,他教什么,你便学什么。我们不会害你。”顾老板看着努力掩饰内心慌乱的秋棠,心中满是疼惜。

    顾老板牵着秋棠的手,来到了池塘边,唤来了玉尘。

    “师父。”玉尘深施一礼。

    “除了鞭子,再教些轻巧的吧。”顾老板说完,转身走了。

    “柔妃娘娘接圣令!”未到晌午,慕蹇煜身边的尤德兴捧着圣旨来到了章柔宫中。

    “大幽圣令,”随着尤德兴的声音,章柔带着合宫跪在了地上,“柔妃,洁身自修,雍和粹纯,率礼不越,着即赐封号贤,封贵妃。”

    “臣妾谢恩!”章柔三跪九拜接下了圣令,如今她在后宫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了,“尤公公请里面喝茶。”

    “不了,杂家还要回去伺候圣上,贤贵妃娘娘,杂家先行告退了。”

    送走了尤德兴,章柔命人关了宫门,收好圣令,又命人都去殿外守着,只留了贴身丫鬟青羽。

    “好端端的,怎么就升了位分,还给了封号,你说……这里面不会有什么事吧?”章柔摩挲着一柄白玉如意,眉头紧锁。

    “许是王后娘娘要不好,圣上属意于您呢?”青羽是章柔从家里带来的丫鬟,打小一起长大,经常给章柔排忧解惑出主意。

    “嘘!”章柔紧张的看了一眼门口,“莫要乱说话。罢了,封就封了,再怎么说本宫也为圣上生养了皇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事。”章柔心下赞同青羽的话,可她不能说。宫墙内外,保不准哪儿就隔墙有耳。

    “徐妈妈早。”一清早,茗月轩茶楼掌柜沈林方来到了玲珑阁。

    “哎呦,是沈掌柜,稀客稀客,快请进。”徐妈妈虚引沈林方落座,“沈老板找我有事?”

    “徐妈妈,我听说,前几日薛大人在府内宴请贵客,席间唱曲儿的是您家秋棠姑娘?”沈林方喝了口茶,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沈林方是个本分的生意人,干干净净做生意,踏踏实实跟老婆过日子的男人,突然来到空气中都是胭脂味道的玲珑阁,沈林方有些不知所措。

    “是,那日本来说请的是琴馆的玉竹小姐,不巧的是玉竹身体不适,这才换了我家秋棠。沈掌柜的意思??”徐妈妈不太明白沈林方的话。

    “徐妈妈,秋棠姑娘的歌声令薛大人赞不绝口,这坊间也传开了,说秋棠姑娘一句唱,冬月甘着薄衣裳,秋棠再唱一句戏,金银珠宝都拿去。”沈林方硬着头皮把在茶楼听到的话学给了徐妈妈,逗得徐妈妈前仰后合。

    “徐妈妈,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您去我茶楼自己听听。”见徐妈妈大笑,沈林方有点慌,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我知道,我知道。”徐妈妈擦着眼角笑出来的泪花说道,“这些话我也听到过一些,那不过是乡里乡亲的抬爱那孩子罢了。”徐妈妈渐渐止住了笑声,看着一脸窘迫的沈林方道,“沈掌柜今日来不会就为了哄我高兴吧?”

    “嗨!徐妈妈,我跟您说吧,我们家掌柜的啊,就是笨嘴笨舌的。”随着声音,一个妇人扭着稍显丰腴的腰肢走了进来。

    “徐妈妈莫要见怪,这位是我内人,米氏。”沈林方起身向徐妈妈介绍着。

    “原来是沈夫人,快快请坐。珍珠,上茶。”徐妈妈起身虚引妇人落座,“早就听闻沈掌柜有个貌美如花巧舌如簧的美娇娘,今儿我可算是见着了,比传说中更漂亮!”

    “徐妈妈您不知道,我们家掌柜的就是低头做事的闷葫芦,这茶楼做的是迎来送往的买卖,他做不来的,也只得我去做了。”沈夫人喝了口茶,“这茶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沈夫人过奖了,这不过就是姑娘们自己做的茶,上不了大雅之堂的。沈掌柜不善言语正好做账,您招呼前面,这不是正好嘛!”徐妈妈笑道。

    “这话是不错,可是徐妈妈,您是知道的,这女人啊都有年老色衰的一天,即便是好好保养,那也只能落得个风韵犹存,比不得姑娘们水灵灵的招人爱。我就想来您这儿请个姑娘去帮帮我。”沈夫人说完,笑眯眯的看着徐妈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