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大元仙侠录 > 第五十六章 重生

第五十六章 重生

 热门推荐: 飞剑问道归一万妖帝主求魔绝世武魂极品飞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修者早已被吓得惊慌失措,只是不住的点头。

    “英雄救美也要有英雄救美的本事,弟兄们给我……”领头的男修者还没有把话说完,人头已经落地。

    “真是一把好剑,虽然剑身有些生锈,却依然如此锋利!”北堂东海掏出手帕擦了擦剑身上的血说道。

    看到自己的老大被杀,其他的修者顿时没了底气,这时一个修者颤抖的说道:“兄弟们,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十几个,还怕他不成?哥几个,一起上,结果了他!”

    听了那名修者的话,其他人壮起了胆子,纷纷拿出自己的法器符咒,叫喊着冲向北堂东海,而北堂东海却一直在盯着那把生锈的剑发呆,似乎没有发现自己正处于险境。

    “少侠小心!”一旁的女修者焦急的对着北堂东海喊道。

    就在一名修者手中的铁锤马上要捶向自己之时,北堂东海猛然抬头,拿起手中的锈剑随意比划了几下。虽然是随意比划,但是剑在北堂东海手中却显着无比优雅,剑尖的水汽停留在空中,仿佛成为了个美丽的画卷。

    修者手中的铁锤应声而断,而其余修者突然停止了行动。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不一会,十几个人头像熟透了的果子般刷刷落地。

    北堂东海又擦了擦剑上的血迹,对着仅剩的一名逃跑的修者就是一指。

    这名逃跑的修者就是刚才提议一起上砍翻北堂东海的那人,只不过其他修者在冲上去的同时,他却带头向反方向逃跑。

    很快那名修者感觉心口一热,一道法力穿透了他的心脏,并在前面的古树上留下了个小洞。

    “真是可惜,脏了这把好剑!”北堂东海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对着女修者问道:“敢问姑娘贵姓?为何会在此落难?”

    “我叫楚秋辞,是南疆保山镇人,散修。前段时间我进山采药时,妖魔突然进攻保山镇。我全家被杀,无依无靠,只得前往北境,去投靠我一个远方亲戚。”说罢,少女不禁擦了擦脸上留下的眼泪。

    “从南疆到北境,横跨了整个大元,听你的话,你去投奔的不过是一个多日未联系的远方亲戚,如果他们不愿收留你,到时候姑娘又该如何自处?”北堂东海有些关切的问道。

    “我不去北境,又能如何自处?我全家都已葬送妖魔之手。我一介女流,又是个散修,能去那里?”楚秋辞抹泪说道。

    “既然如此,我二人正好也要去北境,南疆到北境一路凶险,如果姑娘不嫌弃,你我一起结伴如何?”北堂东海接着问道。

    “你,我……”听了北堂东海的提议,楚秋辞有些不知如何回复。

    “放心吧,我们少爷要真是坏人,刚才就不会救你了。况且我们的法器品阶不低,去北境最多两日,总比你用两条腿强吧?”北堂东海东海的小跟班也在一旁附和道。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少侠了!”楚秋辞向着北堂东海行了礼,便一同上路,向北境飞去。

    三人离开不久后,密林里又出现了一群修者,领头的修者看着一众倒地断头的尸体自言自语道:“这小子的功法倒是不赖,不过也好,替我省了工钱。”说罢一挥手,带着其他人快速离开。

    ……

    药王谷之中,经过孙浩然多日的照顾,楚潇潇总算醒了过来,而睁开双眼的楚潇潇第一句话便是:“慕容风那小子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那个……谢谢。”听说楚潇潇醒了慕容风冲进了屋子,但是听到楚潇潇的那句话时,自己脑海中想象的所有对白和感谢的语言全部忘记,在那里发呆了半天,只说了句谢谢。

    “没事就好!”楚潇潇对他笑了笑,又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从屋中出来后,慕容风一直在反思着自己,他当初进京赶考不可谓不努力,为何屡次赶考都没有高中?那是因为他只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却并不是真的想高中,所谓的努力,多半也是出工不出力。

    后来自己在鬼屋中遭了难,被迫拜师入道,而且修仙的天赋竟然是万中无一的天灵根。他努力了么?因为灵狐魂魄不可谓不努力,但是他真的努力了么?多半也不过是出工不出力吧。不然就算他体质孱弱,也不至于一年半才筑基,虽然在一月内达到的筑基中期,还不是那鬼宗老祖的灵药和药王谷仙草的作用?

    现在想想,修仙无外乎财侣法地加上天赋,论天赋他是天灵根,论财富他的确没有多少,但是东方无恨的礼物,加上黄鼠狼送的大礼包和药王谷无限的灵药提供,他可比一般的修者要幸福多了。道侣他倒是可以不想,但是说功法,他识海中还有个鬼宗老祖。给他的功法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为什么他自己的进步那么慢?

    也许,他只是一直在应付,他读书是为了应付自己母亲的遗愿,他修炼只不过是因为想尽快炼化灵狐魂魄,他在遭难的时候却想着识海中还有个鬼宗老祖。对独眼和长空无名的战斗中,他的确出了不少力,但是那最多算是小聪明,小聪明帮不了他一辈子!他一直在逃避,一直在听别人的意见活着,那么他自己呢?

    在面对雪豹的时候,当他的阵法阵盘都失效的时候,当他识海中的鬼宗老祖没有出来帮他的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自救。他能活下来,是因为那个用命保护自己的女人,楚潇潇。以及他那个刚刚结拜不久的义兄弟!而就在楚潇潇保护自己的前一刻,他还在盘算着如果楚潇潇被妖族围困,他自己该如何脱困那些自我的事情。

    我不能每次都依靠同伴和那些好运气!不能继续这样像个傀儡一样每天只是为了应付自己的内心而随意的修炼,不能再没有目标!我要变强,我也要保护我身边的同伴,我不会在丢弃他们!慕容风在心中暗念道。

    也许此刻,慕容风终于有了自己的计划,有了自己的目标。他不在因为自己的天灵根骄傲,他也不在因为自己的小聪明而赞赞自喜,此刻的他,有了自己的目标,有了为目标奋斗的理由,他,重生了!

    “老前辈,除了那个挪移大法,你还有什么功法可以教我?”识海之中,满怀斗志的慕容风向着鬼宗老祖问道。

    “有啊,有的是,可是,我为什么要教你?”鬼宗老祖气色虽然好了不少,但是看起来还是无比虚弱。

    “那你想要什么?”慕容风接着问道。

    “想要什么?我想要的,你现在可给不了,好吧,看你小子资质不错,我可以先提前预支,不过……等我需要你帮我的时候,你可别反悔!”鬼宗老祖看着慕容风说道。

    “好,我答应你,只要是不违背道义之事,到时候我一定帮你!”慕容风回道。

    “那如果不违背道义,却有可能让你丢了性命呢?”鬼宗老祖笑着反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