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灵龟湖畔 > 二、饭盒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在二班的宿舍前,周大庆的兄弟们差不多都在,王闯见周大庆竟然一下被摔倒,先是一愣,接着立刻上去抱起高大军,刘雨一看也跟上打了高大军一拳,谷志明刚才被掐了脖子,现在正好报仇,也加入进去。

    可是周大庆却大吼一声:“都过去,没有你们事,今天我好好跟他玩玩。”其时高大军见势不妙已向外跑,王闯们也要乘势追赶,听见周大庆的吼叫,一时都停了下来。

    高大军的嘴角有血渗出,他用手背擦了一下,对周大庆说:“有种就来单挑,仗着人多算什么本事?”

    周大庆晃着头,似笑非笑说道:“我没有叫他们上,刚才是他们自己上的,来来,我就喜欢单挑。”说着向高大军走过去。

    马飞扬一步插到他们中间,一手抓着周大庆的胳膊,另一只手去扳他的肩膀,嘴里说道:“大庆不要再打了。”又回头看着三班的几个同学说道:“你们快把他拉走吧,都不要打了。”

    这样说着,一时间拉架的人便多了起来,都说“算了算了。”周大庆和高大军身不由主被拥着向两个方向而去,但头还能转回来,嘴还能说话。一个说:“大军多会再约个时间,地点由你来定,怎么样?”一个说:“大庆,你放心我奉陪到底。”

    在校园里学习成绩好的和学习成绩差的仿佛是处于两个世界,几乎不交往。成绩好的担心和他们接触多了会影响成绩,成绩差的想人家都是要考好学校的,哪有时间和我们玩,只要他们不吝惜自己的作业本就行了。

    老师呢也常对成绩好的说“你们要好好学习,不要理睬他们,他们都是无药可救的人”,再转头对成绩差的说“你们不学习,但不要影响别人,也算你们作了好人好事了”。

    按说马飞扬是不该和周大庆玩到一起的,但凡事都有例外,马飞扬学习之余喜欢读武侠小说,而周大庆们只能读武侠小说,这样一来,他们一下找到了共同语言,并常常互通有无相互借阅,有时还会华山论剑争一争论一论,谁的武功最高、谁的剑法最好、是喜欢黄蓉那样的还是小龙女那样的、韦小宝的七个老婆如果只留一个到底留谁?于是马飞扬和周大庆竟成了铁杆兄弟。

    周大庆知道自己学习成绩差,但是他却希望马飞扬好好学习,他从不影响马飞扬学习,有时候看见马飞扬作业没有做完,还提醒他快去完成作业。有一次周大庆对马飞扬说:“飞扬,我在学习上是完了,但你不要像我一样,你要好好的学,你聪明能学会,将来一定比我强的。”说的马飞扬心头好热。

    周大庆见是马飞扬来拉架,也就没啥说了。

    下午上课,周大庆被班主任吴开成叫到办公室。吴开成将近四十岁,戴副紫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周大庆到了,他把头一低两眼从镜框上面看过去,说道:“噢,大庆嘛,找你来知不知道啥事啊?”周大庆被吴老师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说:“跟高大军打架的。”

    “嗯…打赢没有?”吴老师装作很关心的样子。

    周大庆更是不自在了,苦着脸说道:“没怎么打,就被同学拉开了。”

    “哦,没有打成。”吴老师显得很可惜,突然一翻脸喝道:“没打成,再去打呀,你现在本事大啊,现在三(2)班还能装下你嘛,周庄中学也装不下啦。”

    吴开成的手点着周大庆的脑袋:“你说你上次如何是保证的,你要不要看看你写的保证书检讨书。”

    周大庆面无表情无动于衷,把头躲开。吴开成气的有点语无伦次:“你你…你,还敢躲”,上前一步敲了一下周大庆的脑袋,周大庆挥了一下手。吴开成瞪着周大庆,周大庆不抬眼皮。吴开成只好稍微放低了语调:“你现在给我好好反思,想想怎么样安安稳稳的度过这半学期,给我一个交代,给父母一个交代。”说完负手而去。

    吴开成去的是隔壁办公室,他感觉要调节一下情绪,学生大了不好管了,尤其到了初三,从身量上看都是大人。带初一的时候还能动几下手或踢上几脚,现在学生已经长得比他还高还要有劲儿,再动手也不像个样子啦,而且他也不是不担心学生会还手和他切磋起来,那样就是笑话了。以前不是有过吗,镜湖中学一个老师气急了就去甩学生的耳光,谁知这学生一下把老师的手腕抓住举在空中,老师打打不下去,收收不回来,嘴上直喊“你松手你松手”弄得相当的尴尬。打是不行喽,批评教育又总觉得苍白无力。心里担心出事,可这些惹事精还真不省心,这最后的三两个月他觉得就像黎明前的黑暗,感觉夜就要过去,可是天就是不亮。

    隔壁的办公室几位老师都在,有的在改作业,有的写教案。胡老师见吴开成过来,忙说:“哦,老吴,来坐坐”,随手递过一支烟,然后他们就开始拉今天打架的事情,另外几位也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问说说笑笑。

    吴开成在隔壁抽了两只烟喝了一杯茶,一通胡侃心情也舒展了,再到办公室一看,周大庆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报纸,他突然眼睛睁得好大,鼻子里“嗯”的一声。周大庆见班主任来了立刻站了起来到旁边站了,吴老师已经惊讶的笑了,用手扶着周大庆说道:“大庆,你坐你坐。”

    吴开成坐了下来,看着大庆问道:“你渴不渴,要不要再来杯水啊。”周大庆又不好意思起来,想笑又坚定的忍住。

    吴开成语重心长起来:“大庆啊,其实你的表现一直还是不错的,最近是怎么回事啊,要是再这样下去,可就不符合你这劳动委员的身份啦,你是不是不想干啦?你要是不想干,我就把你拿下来,省得别人说我袒护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吴老师的话一下击中周大庆的软肋,他一听这话,立刻慌忙道:“吴老师,我错了,从现在开始到毕业,我保证还和以前一样好好表现。”

    吴开成“嗯”了一声道:“你能有这样的态度,也不错,那我就看你的表现,今天这事你是不对的,你没有饭吃可以跟我说嘛,干嘛去拿别人的饭盒?你拿了别人的饭盒,那别人就没法吃啦,你说对不对?”周大庆的头垂的更低了。

    吴开成又问:“你是不是没有米了?要是没有米,我家有,你放学过去拿一些。”

    周大庆眼圈发热,抬头很认真的对吴老师说道:“吴老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不打架了。”说完眼泪竟然沁出。

    吴开成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你,言出必行……啊……那个米,你等会去我家拿一些,以后要自己蒸饭,好了,你去吧,别忘了去给高大军道个歉。”

    周大庆又是点头又是鞠躬说道:“我这就去的,马上就去”。

    晚上在宿舍里,刘雨问大庆:“今天老吴找你去说什么啦?”周大庆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笑道:“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呗,跟我谈了好长时间,最后还叫我上他家拿米。”周大庆叹了口气说道:“说句实话,老吴对我还是不错,以后不惹事了。”

    王闯一听说道:“老吴确实不错,至少比三班那个老娘们强多了,她就知道骂班长、找家长、报校长”。

    王建武接着说:“听说高大军被她撵回家找家长去了。”

    刘雨说:“高大军有个堂哥叫高联和,是镇上有名痞子,他会不会来找事的。”

    周大庆从凉席下面拿出半包烟,自己抽了一支,随手递给刘雨他们分,吐了一口烟说道:“高联和有什么,我也不怕他,只是我现在确实不能再打仗,至少在毕业前不能,再打就没脸见老吴啦。”

    这时马飞扬从教室回来,一看宿舍里烟雾缭绕,赶忙拿衣服挥舞驱散烟气,说道:“都快掐喽,值班老师来了。”几人一听立刻掐灭烟头,也拿起衣服或书本挥舞起来,感觉可以了,又把地面简单的处理一下。

    值班老师进入宿舍区,站在各个宿舍门口向里看了看,基本不进去,然后无非就是催促抓紧睡觉或提醒一下马上熄灯了。

    三班的班主任苏红婷老师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教师,严肃刻板不苟言笑,身材不高较胖,教的是数学,数学寡淡无味,她也像数学一样没啥生趣。在学校里不仅学生怕她,就连同事们也有所忌惮,不敢随便开个玩笑。

    有一次学校里老师会餐,大家知道苏老师喜欢吃红烧肉,红烧肉一上桌,一位年龄差不多的男同事老万就把红烧肉向苏红婷跟前推推,嘴里说道:“来来来,苏老师多吃点,多吃红烧肉皮肤好,性感更不老”。苏老师当时就把脸一沉,冷冷的说:“万老师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嫌我吃多了,我多吃不多吃,也没有吃到你的”。整个场合立刻尴尬起来,老万陪笑着:“咳…咳…对不起对不起,我开玩笑的”。苏红婷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喜欢开玩笑”。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老万旁边的魏主任连忙打圆场说道:“老万你看你这话说的,人家苏老师皮肤好是天生的,跟吃红烧肉有啥子关系嘛,来这杯酒罚你”。苏红婷白了魏主任一眼说道:“你们要开玩笑,去找别人,我不是这样人。”说完就退了席。

    大家面面相觑,直到走的远了,魏主任歪着头去看老万,严肃而郑重说道:“以后要注意,我们苏老师是正派人,是不开玩笑的。”大家一听又便笑开了。不过自从这事以后,学校里的同事们再见着苏老师,要么老远就避开、要么就很严肃认真的和她打招呼说话。

    这高大军和周大庆打架,苏红婷也了解过了,主要责任是在二班的周大庆,但是苏红婷可不讲这一套,打架就是不对,哪有什么前因后果。

    苏红婷对于班级的管理追求的是军事化,一个笤帚摆放的位置都是不允许随便动的,她说,我们班决不允许出现打架现象,谁要打架我就让家长直接带走。所以高大军只好去找家长,高大军本不想去,但苏红婷说:“如果你不去,那我这节课就不上了,现在就去你家。”高大军一方面觉得不能因为自己影响了同学们上课,另一方面也怕苏老师真去找他的爸爸,那样还不如自己去。

    高大军的爸爸来了,主要就是给苏老师赔礼道歉,说苏老师辛苦了,大军你给添麻烦了,请你多担待,我以后一定好好教育之类的话。苏红婷也说话了,她先说:“我一再强调不要打架斗殴,尤其现在已经是初三了,更要自觉自重,但是周大军居然充耳不闻顶风违纪,太不像话。”又说:“你家这孩子我也管不了啦,你还是带走吧,我这班里不要他。”还说:“你身为家长平常在家是怎么教育的?”

    苏红婷的话就像连发的炮弹,把高大军爸爸轰的张口结舌面露难色,最后是苦苦哀求,再加上保证,好不容易才让苏老师收回了成命。

    高大军知道了苏老师刁难爸爸的事了,心里只剩了怨恨,从此大变模样。开始大事不患小事不断,弄得苏老师又毫无办法了,再找家长,家长也不来了,报给校领导吧又不够条件,批评教育完全没了作用,最后干脆相互都当作不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