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灵龟湖畔 > 六、中考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考,感觉天一样大的事情,当你深处其中的时候,觉得也就和平时一样,太阳每天还是那个时间升起,然后又西沉下去,风吹来的时候,树叶也是一样的晃动。人们该上班上班该玩乐玩乐。在考前,老师家人都嘱托不要紧张,反而把心情和气氛弄的紧张起来,其实考的时候才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压迫感。

    最后一场的铃声一响,马飞扬轻松的走出考场,很快便遇着了张剑桥,自然的先对了答案。温柔也向外走着,她的旁边是桂一枝,两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周大庆和王闯他们也兴高采烈的又说又笑,仿佛他们考的漂亮极了。

    这个晚上,马飞扬往床上一躺忽然想到明天就不用去上学了,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但也并不是怎样的兴奋,他又想着试卷上的题目,开始默默的算着分数,先是往松了算,再是往紧了算。算着算着又觉得这挺无聊的,心想算这有啥用啊,该是多少分还是多少分,于是便不再去想这些试题,可是思绪又一下飞到县师范学校,想象那学校是什么样子,肯定比周庄中学漂亮的多,自己正坐在那里听课在那里打篮球……。突然自己便笑了,心道:我怎么想到这啦,我还没考上师范咧,就开始做梦。

    马飞扬皱起眉头使劲的睡觉,一番辗转反侧又想起了考卷上的试题,他气的牙痒,就从床上坐起来,想还是看看书吧,或许能很快睡着,顺手摸过一本书来,刚翻了两页,觉得怎么都看不下去,心想这不对呀,前两天还又读又背到夜深,现在怎么就不想看了呢,看不下去又躺下,两眼直瞪着蚊帐,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马飞扬的父亲有五十多岁,是地道的农民,平时就是摆弄家里的地。母亲两年前去世了,母亲走后,父亲也就更加少言寡语。马飞扬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姐姐二十一岁,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也就是干一些饭店服务员的工作,母亲去世后,就回家了,帮助父亲干地里的农活,还有照顾两个弟弟,另外家里猪、羊、鸡也落在她身上,一个弟弟正上小学五年级。

    马飞扬起来的时候,就听见铁勺子和瓷盆碰撞的声音,姐姐早就起床了,正在和着猪食,满满的一盆,马飞扬便过去帮着姐姐端猪食喂猪。姐姐连忙说:“弟,你别动你别动,你不能干这活。”

    马飞扬说道:“这有啥啊。”说着就端起猪食盆,要向猪圈走。姐姐上前把盆又端下来,笑着说:“回头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还得我来洗,再说你知道怎么喂猪啊,你以为把盆端过去往猪跟前一放,就可以啦。”马飞扬挠了挠头说道:“我看别人家都是这样喂得呀。”

    姐姐边忙着边说道:“你懂啥啊,这一盆食端过去,几头猪就会一起过来抢食,食槽小了,小猪就抢不上,这时你就得拿勺子去赶大猪,给小猪腾出地方,猪吃的时候,还得用勺子把食搅起来,防止食太热……。”

    马飞扬听了感觉真是新鲜,便跟着姐姐到猪圈去看猪吃食,一看果真这样,只见本来趴着的四头猪,一看主人端着盆来了,立刻条件反射一样一下立了起来直奔食槽,那两头大猪身高体壮马上占据了最佳位置,一头中等身形的猪也有了一席之地,这样食槽就没了空余的地方,那头小猪只急的在三头大猪屁股后面乱转乱叫。

    这时姐姐把盆里的食先倒了一半在槽里,并用勺子来回的搅动,嘴里还“啰啰啰啰啰……”的唤着,一边唤一边用长铁勺去打那两头大猪,两头大猪害怕责罚又往一边挤了挤,小猪终于加入进去啪啪的吃起来。

    马飞扬看的有趣又说道:“姐,那我待会去地里拔拔草吧。”姐姐说道:“不用啦,昨天刚拔过,你先吃饭,吃完就去看书吧。”马飞扬说道:“我这不是放假了嘛,现在也没有暑假作业。”姐姐说道:“这些活不用你来干,有我就行了,你要是觉得没事,就把小三儿的学习辅导辅导。他马上也小学毕业考试了,你看看他学的怎么样了。”说完走开去弄别的事情。

    马飞扬在家待了两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家里家外的活根本插不上手,父亲和姐姐早已弄的有条有理,弟弟的功课掌握的很好,同期相比还要超出他的水平。他无所事事觉得毫无精神,原来在学校起早贪黑的学习,反而不像现在浑身无力。他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他决定每天早晨都去跑步锻炼身体,再到镇上书屋去租金庸古龙的小说来看,还有字也要练一练。又想温柔在家干嘛呢,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的无聊啊,也是整天的睡觉?一想到温柔就想这两天是不是去找她呢。于是脑子开始联想见到温柔的情景,和温柔说些什么样的话,又怎样回答她妈妈的问话。还有周大庆、张剑桥他们都在干嘛,怎么也不来找我啊。

    人就是这样,本来在一起朝夕相处寸步不离,觉得根本不可能分开,要是分开那该是怎样的痛苦和难受啊,其实一下分开了,也不过如此,固然思念,可也不是设想中的撕心裂肺难以自拔。

    马飞扬跑步的线路是庄后的北沙河的河堤,这条河自西向东穿过楚西,然后向南一拐直奔南国而去。楚西县隶属于北阳市,毗邻北阳市区,北阳市区就坐落在北沙河上游的北侧。北沙河的河水清澈水势平缓鱼虾充足,在交通上有着沟通南北的重要作用,故时而有运输的船只来往,两岸堤防绵长树木葱郁。周庄镇的人们会在这里捕鱼捉虾,天气炎热的时候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会来凫水洗澡,这一段北沙河就像周庄人的家河,因为这么多年还从未发生过淹死人的事情。

    早晨的河堤,空气清新树木润泽,野草野花连绵不断,鸟飞鸟鸣始觉人来。芬芳的气息痛快了鼻子,啾啾鸟声舒服了耳朵。马飞扬越跑越是精神,后悔早该来跑了。他一口气跑了十里,觉得可以了,锻炼的目标已经达到不可把自己炼的太累。开始慢走,因为体育老师说,运动结束后不可以不动,应该慢慢的走走。

    河里已经有人摆船下丝网,远处还有人在船头上撒网,马飞扬喜欢看人撒网,自己也曾撒过。那一次他跟着三大爷去撒网,他一下把网扔出去,只听扑通一声,水面溅起高高的水花,把网拉上来一看啥也没有。三大爷笑道:“小二啊,你以为这不要点儿本领啊。”然后三大爷一层一层的理网,边理边说道:“撒网,有一半的功夫是在理网上,理不好就撒不开。”三大爷理完了网开始撒网,就见三大爷站在船头,左手攥住网的一头又缠了几下,右手拎着理好的网随着腰部的扭动也左右的摆动,大概来回两次,然后等到右手和腰都转到左侧的时候,利用回来的惯性再稍微发力把右手一扬,那右手划了个半弧,手指自然松开,网便在空中匀漫漫的张开形成一个圆向水面罩下,只听“唰”的一声,那网便均匀的没入水面。稍微等了一会,三大爷开始收网,三大爷说道:“收网不能急,要慢慢的。”三大爷两手交替不急不躁,那网渐渐浮出水面,最后拎到船头,就可以看见鱼在网中挣扎蹦跳,三大爷说道:“运气好一网也可以撒十来斤甚至几十斤咧,正常就是这样几斤几的。”

    马飞扬边走边看,这时前面也有人在跑步,正向自己跑来。还有一箭距离的时候,马飞扬便笑着招手:“剑桥,你怎么也来跑步啊!”张剑桥气喘吁吁的跑到马飞扬跟前还原地跑着说道:“哎呀,飞扬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你也来跑步。”马飞扬正色道:“英雄所见略同,哎……在家真是无聊,还不如上学。”张剑桥道:“我也是啊,在家实在没事。”说着马飞扬又陪着张剑桥向前跑去。

    张剑桥跑了七八里路就累的不行,停下来喘气,问马飞扬道:“你刚才跑了多远啊?”马飞扬回道:“刚才已经跑了十里,加上又陪你跑的三四里,今天跑了十多里啦。”

    张剑桥说道:“还是你厉害呀,到底经常打篮球就是不一样的。”又问:“你怎么不去打篮球啊?”

    马飞扬道:“到哪里打?”

    张剑桥说道:“当然是到我们的学校打呀,这边的两个村小虽说也有球架,但没有水泥球场,根本没法带球。”

    马飞扬道:“哈哈哈……还我们学校,我们都已经毕业了,应该说母校啦。”马飞扬笑着接着说道:“我们作为已毕业的学生,再跑去打球,学校里还让不让我们去啊。”

    张剑桥说道:“这怕啥咧,主要是大家毕业一走,现在聚在一块打球有点难了。”

    马飞扬叹了一声:“是啊,原来在学校时候,可以天天打,赵猛、李斌这些校队的水平也高,这一毕业马上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张剑桥又问:“有没有去找温柔玩?”

    马飞扬笑道:“怎么去啊,我一个人不想去,啊……剑桥,哪天我们一起去吧。”

    张剑桥道:“我去干啥,你们俩聊天说的热闹,马上就要嫌我碍事的,我可不去讨你的厌。”

    马飞扬笑道:“你瞎说,那可不是我干的事情。”

    张剑桥坏笑道:“那就是讨温柔的厌,到时候温柔会说张剑桥你还不快走,我们家不欢迎你……哈哈哈……”

    马飞扬也哈哈笑起来,伸手去掐张剑桥的脖子,张剑桥立刻用手遮挡,又快步跑开。

    张剑桥又道:“现在镇上新开了一家书屋,你没事可以过去租书看啊,你不是挺喜欢看武侠小说的吗?”马飞扬惊喜一下说道:“这是啥时候的事啊,里面都有些什么书啊。”张剑桥道:“我没有到里面看过,多会儿去看看。”

    二人边走边聊,张剑桥又问:“中考的成绩什么时候能出来?”马飞扬说道:“估计应该在七月初这样。”马飞扬看着张剑桥笑起来:“怎么啦,你有啥可担心的。”张剑桥笑道:“也不是担心啥,就是随便问问。”接着问:“你准备啥时候去温柔家玩,要是害怕就叫上我吧,到时候温柔她妈追着你打,我就出来替你挡着。”

    马飞扬便呵呵呵的笑,笑了半天说道:“我还没想好呢,到时候再说吧,你放心跑不了你。”马飞扬想,要是这两天就去,她妈问我学习成绩怎么样,温柔肯定对她妈说他成绩可棒啦,今年报的是县师范,但万一我没有考上,可不就是人多长脸多长啦,那下一回还怎么去啊,不如还是等成绩出来,录取通知书到了再说。说着,二人已到了庄头,各回各家,走时马飞扬约张剑桥游泳,张剑桥说游泳他不会,去了只会看衣服。

    马飞扬到家里时,刘雨已经在家等了一会,正在和姐姐说话,一见马飞扬回来便过来问道:“马老师,一大早就去跑步啦!”马飞扬知道这是在取笑他,也笑着答道:“你净说没影的事,这还在哪呢,你怎么来啦,周大庆他们都在干嘛的?”刘雨说:“昨天周大庆跟我说找几个人今天去他家玩儿的,大庆去找王闯几人了,我来通知你还有江船的。”马飞扬喜道:“哦,咱们啥时候去啊。”刘雨道:“反正你在家也没有啥事,现在就走吧。”马飞扬连忙洗了脸,拿了块饼,又跟姐姐说了,便一起去大庆家。

    快到中午的时候,同学们基本上就到齐了,只有于金宝没有到,周大庆说于金宝考试一结束便跟家人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周大庆的家里只有大庆一人在家,周大庆的爸爸在县里的化肥厂上班,妈妈去赶集了。今天周庄镇逢集,一大早大庆的妈妈就把自家种的苹果摘了两筐赶着去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