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灵龟湖畔 > 二十五、郑盛失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宏伟立刻叫住他,道:“嗯,不能先听听歌啊,人家韩春燕舍己为人的,你听听歌就算啦,过两天,把随身听和磁带往韩春燕手里一交,说一声这随身听不错磁带也不错,就完啦。然后还是对人家不理不睬的?”

    马飞扬心里烦躁,不耐烦的说道:“你想要我干什么,我马上也高喊韩春燕我爱你行了吧。”郑盛一听不乐意了,问道:“飞扬,你这是什么意思嘛。”马飞扬立刻拱手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又让你想起伤心的往事了。”大家哈哈的笑起来。

    张高云说道:“不对呀,飞扬借一个,韩春燕给两个,按常理飞扬应该高兴的要爆了,可是你看他并没有一丝的兴奋劲儿,相反还愁眉不展的,这是怎么回事啊。”说着看向方豪杰几人。

    郑盛把嘴一撇,阴阳怪气的道:“当你的碗里既有馒头又有饼的时候,你是吃什么呢?”李宏伟道:“这就要看他喜欢吃什么了。”朱鹏道:“最怕的是碗里什么也没有。”郑盛道:“哎,你们又来扯我。”

    方豪杰顺着郑盛说道:“你是说飞扬现在已经是心有所属情有所系了。”郑盛道:“否则就无法解释,飞扬面对韩春燕时的无动于衷。”

    张高云听得点头称是,喃喃道:“看来飞扬竟是情种一枚啊,就是不知道那一个是谁?”马飞扬听着他们的对话,扑哧一声笑了,说道:“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无聊了,要不咱们打篮球去吧,来来来,我跟谁一对一。”

    几人一时也无法判断那一个是谁,因为这跟李宏伟不一样,李宏伟是有迹可循,马飞扬这是完全的无迹可寻,所以也不好威逼,因为他们知道只要马飞扬坚不吐实,也掏不出有用的东西。又都说飞扬城府太深,非我们可比也。

    郑盛一连发出几封信,可是收效甚微,不但自己急,连一屋子的弟兄都跟着急。这晚,李宏伟从外面回到宿舍,见兄弟们都在,嘴里不断的说:“不好,不好。”

    方豪杰便问:“什么不好,说清楚一点。”李宏伟看了郑盛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前天梁晶晶跟我说卓佳好像在追宿老师,现在宿老师经常会单独带卓佳练钢琴,还指导发音什么的,我听了也是半信半疑,今晚我看琴房有亮灯,便想起我的语文讲义白天带到琴房,走时忘记拿了,这就过去看看要是有人,正好就把讲义拿回来,谁知我一到琴房发现门是关着的,我又想肯定是最后走的人忘记关灯了,我刚要走,就听见有人在笑,仔细一听是两个人,他们说什么我没听清,但是却听出了是宿老师和卓佳的声音,我赶紧离开琴房的门,主要是害怕他们一出来发现了我,那样大家都尴尬,我刚到楼下,就见琴房的灯关了,两人从楼上下来,嗯,他们虽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是那说话的腔调,走在一起的样子已经能说明很多啦。”

    大家一听都是惊讶不已,他们都知道宿老师就是他们班的音乐老师,是南津音乐学院刚分配的大学生。这宿老师高高瘦瘦的,头发随便散着,衣服穿的也很随便,但是弹得一手好钢琴,拉得一手好二胡,还是标准的男中音,整个人看上去充满着艺术气息。

    班里有女生追宿老师,已经不是新闻,但郑盛一听心凉了一大截,怪不得这么多的信发出,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原来是这样。郑盛的脸上顿时阴沉了下来,想说不知道说什么,想骂也骂不出来,整个人一下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马飞扬过去拍拍他,让他不要多想了。张高云也安慰起来:“这事情不可强求啊,算了吧,该放手时就放手,也没有必要不能自拔。”李宏伟道:“对,高云说的对,结束,你也轻松了,卓佳也轻松了。”方豪杰说道:“哎,有什么啊,大丈夫何患无妻。马上再找个比卓佳更好的,然后到她跟前卿卿我我,气气她。”郑盛听了,只是苦笑了一声。

    郑盛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相信李宏伟不会胡编乱造,然而在内心深处,他又希望李宏伟看到的是偶然的巧合,卓佳和宿老师就是正常的师生往来,至于说话的腔调什么的,卓佳本来就是娇柔的声音啊,一定是宏伟想多了。

    接下来,郑盛开始故意观察宿老师和卓佳的动向。终于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他看到卓佳去了宿老师的宿舍,郑盛跟过去却发现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郑盛呆立着如同雷轰一般,看着那紧闭的门窗,感觉身体和灵魂已经不在一块,脑中一片空白。一时又心乱如麻,恨宿老师,身为教师居然勾引女学生,又恨卓佳作为学生,谈恋爱已属不该,竟然跟老师谈恋爱。突然,郑盛从旁边拾起一块砖头,向着那门猛的扔去,只听“砰”的一响。立刻转身离去。

    郑盛回到宿舍一下不能平静,见只有马飞扬在宿舍看书,也不理他,直往床上一躺,躺着躺着就笑了起来,那笑声像哭。

    马飞扬立刻放下手中的书,过去看他,问他怎么了。郑盛也不说话,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的上铺。这时张高云、朱鹏、方豪杰回来了,一见这种情况,忙问马飞扬怎么回事,马飞扬道:“不知道,一回来就往床上一躺,然后就是傻笑,也不说话。”

    马飞扬又把水端了过来,郑盛叫道:“我不喝水,我要喝酒,我要喝酒。”方豪杰急道:“小盛子,到底怎么啦,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兄弟们都在,你说说,到底谁惹你了。”只见郑盛面无表情,过了一会惨然一笑说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众人一听,方知又是因为卓佳,但不知卓佳干了什么说了什么。

    正在这时,卓佳从门外风一般的闯进宿舍,一进宿舍便直奔郑盛,将手里的一沓信往郑盛身上猛摔,然后又指着郑盛叫道:“你以后注意一点,别以为做了事跑了,就以为人家没看见。”说完便气呼呼的转身而去。

    郑盛把这些散乱的信,一封封的收拢好,却见这信根本没拆,便又嘿嘿的笑,然后自己一封一封的撕碎。马飞扬连忙过来把这些碎纸片扫进垃圾桶,张高云也过来拍拍郑盛,大家知道这时说什么都没用,就先让郑盛安静一会吧。

    这个夜里,大家分明能感到郑盛难以入眠,一直在辗转反侧不时叹气。马飞扬心想,郑盛用情也是够深的了,幸好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否则的话,还不知会痛苦到何种地步。又想起自己,假如温柔拒绝了自己,是不是也会如此痛苦,还有韩春燕呢,假如被自己所拒绝,会不会也是这样。想到这里,他也是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面对韩春燕,只希望韩春燕坚强。

    第二天一早,郑盛起床伸了个懒腰,刷牙洗脸仿佛没事一样,看的大家面面相觑,但是谁也不提昨天的事,都觉得这样好。

    过了一个星期,宿舍里的兄弟们和郑盛又开始有说有笑了,大家知道以前的小盛子又回来了,方豪杰提议明天是星期六,咱们到街上再去看录像吧。

    这么一说,大家都说太好了,马飞扬问:“这次看什么片子?听说当下最当红的功夫巨星演的片子比较火,唉,多少年前看过他的关于少林和尚的电影,当时可是火的不得了啊,电影院里一场接着一场,场场爆满。”

    郑盛道:“对对,就看他演的,现在他的功夫和当初演少林和尚的时候可不一样啦,功夫明显厉害了,人也帅了。”方豪杰立刻打断,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功夫怎么可能厉害了,那是武术设计的原因。”郑盛道:“哎,反正就是比以前好看了。”几人说走就走。

    他们找了半天,在一个巷子里找到了一家录像厅,里面放映功夫片同时还有一部三级片。马飞扬张高云他们对于三级片还是第一次接触,当看到画面上传来男女又脱衣服又搂抱的镜头,几人都是一阵紧张,心跳明显加快,那画面牢牢吸住他们的眼神,好几次画面中的女演员都差一点可以看到关键部位,但是镜头又一下切到别处,弄的他们心痒难耐失望不已。马飞扬偷偷的看向周围的人,见别人都专心看录像,都不注意录像以外的事情,这才放心,随之也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使人觉得老练,不要被人笑话了。

    从录像厅出来已是傍晚,几个人都是满身的兴奋,一路上高谈阔论。当说到片中的美女明星时,张高云叫道:“她就是我梦中情人。”余人便哈哈大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