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灵龟湖畔 > 十二、进入师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开学还有五六天的样子,马报国就不再去卖西瓜了,他要为两个儿子准备准备上学的事情,正常新的学期开始,马报国都要为儿子添置新的衣服鞋子,特别是小二,毕竟是到城里念书,而且人也大了,更需要讲究讲究。姐姐马小杨也想来想去该给弟弟准备什么,虽说县城离家并不太远,但出门上学不是说回家就回家的,像脸盆、被子、席子、茶瓶这些大装备自不必说了,连牙膏、水杯、鞋刷这样的小用品也是一应俱全。马飞扬看着父亲和姐姐忙这忙那,感觉就像是在嫁姑娘,虽然也说这不需要那个不用,但是说也没用,干脆任由他们准备。

    报到的那天,姐姐送马飞扬到镇上坐车,马飞扬跟爸爸说了一声,便要出门,马报国又看了看行李包裹,随手又把一条带子紧了紧,说道:“去吧,好好念书。”说完便看着姐弟两个出门。快到庄头,马飞扬回头望了一眼,他忽然看见爸爸那孤独的身影正站在门前,看着他们离去方向,马飞扬不忍再看,只觉脸颊一酸,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马飞扬轻车路熟来到师范学校,若无其事的进入大门。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站在门口还是怯生生的,只能在大门外张望,现在就像之前进入周庄中学一样的感觉。马飞扬看见一幢大楼的门前立着几个靠牌,靠牌前围着一堆的人,也便走过去看,原来是分班的名单,马飞扬立刻放下行李开始搜寻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在中一(1)班,班主任徐立波。

    马飞扬来到一(1)班的时候,班主任徐立波正坐在讲桌跟前给每个前来报到的同学登记。徐立波三十多岁,戴个眼镜中等身材,白白胖胖笑眯眯的,跟学生说话也是和和气气,他先问马飞扬的姓名、家庭住址、毕业学校等基本信息,然后又问有什么特长。那个态度简直让马飞扬怀疑这不是自己的老师而是朋友,到觉得很不适应,这和周庄中学的老师完全不一样,他想起周庄中学的老师经常会因为一个题目做错了或一次考试不及格而大光其火,即使在不生气的时候,也是很难看到笑容的。

    报到的同学到齐了,徐立波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开始讲话,他把眼镜向上推了推,又“嗯”了一声,这才说道:“首先热烈欢迎各位同学来到我们楚西师范学校,更欢迎你们来到中一(1)班,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同时还是语文老师,姓徐叫徐立波,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们将携手共同度过,同学们有什么困难,不管是学习上的还是生活中的,都可以找我,我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们。”徐立波顿了一下续道:“你们来到师范学校意味着将开始全新的学习和生活模式,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都是原来学校的优等生,希望同学们能友爱亲诚团结互助,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共同打造积极奋进的班级形象,啊,我们师范学校有个特点,就是各种活动比较多,比如体育比赛、歌咏比赛等等,希望同学们练好本领积极参与,争取名次,多为班级荣誉添砖加瓦……”接下来,徐立波又讲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是分宿舍,宿舍是六个人一个房间。

    马飞扬来到宿舍发现有两位同学已经到了,很快又进来三位,只听一位同学笑道:“好啦,我们这里就算齐啦。”接下来便是认床位,各人收拾自己的物品,相互询问。

    很快大家便热乎起来,这个宿舍里马飞扬和朱鹏、张高云是楚西县的,李宏伟和方豪杰是灵水县的,郑盛是观山县的。那个说“我们这里就算齐啦”的就是郑盛,戴一副近视镜,镜片是圆的脸也是圆的,个头不太高一说话就带笑。

    马飞扬由于和朱鹏、张高云都是一个县,自然就更显得不一般,马飞扬问朱鹏是哪个乡的,朱鹏回道:“是大陆乡的。”马飞扬自我介绍说道:“我是周庄镇的。”又看向张高云问:“你呢?”张高云答道:“我家是县城的。”朱鹏说道:“周庄镇好啊,北沙河从你们那儿过去,夏天游泳可方便啦。”马飞扬微微一笑道:“哦,这是不错。”一旁的郑盛也过来打趣:“哟,张高云你家是县城的,怎么还来住校啊。”张高云答道:“其实是不用住校的,但是我不想在家里住,我感觉还是住校好玩,再说家里地方也挤。”

    那边李宏伟和方豪杰也聊了起来,马飞扬跟着他们说道:“灵水县离我们楚西有多远啊?”李宏伟抢着答道:“有六七十公里吧,反正坐车得一个多小时。”郑盛也跟着说道:“啊,都差不多远,我们观山县也是这么远。”

    郑盛仰躺在床上说道:“灵水县为什么要叫灵水县,是不是你们那儿有个灵龟湖的缘故?”方豪杰点头说道:“你说对了,我们那儿有个灵龟湖,因为湖的水面像一只老龟,就叫灵龟湖,传说湖里还真有一只灵龟,能保佑风调雨顺的。”六人在宿舍里说笑,虽然刚认识不久,但都觉得并不陌生。

    马飞扬坐在床上环顾这宿舍,一下想起周庄中学的宿舍,不由得笑了一声,郑盛立刻追问:“没来由的,你笑什么,快说,想起什么好事啦!”说完也笑。马飞扬笑道:“我是想起了我们周庄中学的宿舍,跟这个没法比啊,那个宿舍……简直不能住。”

    这么一说,其余人也都附和起来,接着便是对原来学校宿舍的回顾,都是一些糗事。有的说他们那宿舍墙壁有个缝隙,冬天时候,大家都不想出去上厕所,便对着那缝隙往里刺;有的说有个年轻女老师去宿舍检查卫生,结果到里边,就“哇”的一口吐了;有的说有天早晨起床上操,到操场上一看四个同学脚上的鞋都是一只一样的,原来冬天大家都不想起床早操,班主任来一催的紧,便立即起来,拿鞋子就穿也不管是谁的,结果就那样了。直说的大家都哈哈的笑个不停。

    晚自习第一节课,班主任徐立波来到教室,轻轻咳了一下,说道:“下面我们开个班会,同学们都注意听,本次班会主要是安排一下我们一(1)班的班级干部,啊……经过对各位同学的初步了解和短暂交流,下面我宣布班级干部名单:班长高粱、副班长马飞扬……。”

    徐立波读完名单后又说道:“这个班级干部人员安排目前就是这样,接下来我们还要根据每位同学的表现和我的观察再作进一步的调整和完善,对于班干部的任用我的原则就是,要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他的作用,才能更好的为班级服务为同学们服务。”顿了一下又接道:“另外,有才能的同学也要把眼光放开一点,我们学校还有团委和学生会两个组织,也要加入一些新鲜血液,希望同学们都努力表现,积极争取。”说完,徐立波又让新的班级干部都站起来和大家认识一下,然后便是一阵一阵掌声。

    马飞扬没有想到自己能被任命为副班长,在周庄中学时,都到了初三才当上学习委员,那已经是求学以来的最高职务了,现在一下当了副班长,心里真是激动不已,他感动的看向班主任徐立波。

    徐立波在考虑班级干部人选的时候,主要就是根据每位同学的履历和报到时的短暂交流,他一看高粱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当班长,再一看高粱的模样白净利索,说话也干干脆脆的,直观的感觉就是干练活泼而且不失稳重,就不再犹豫直接把班长的职务交给了高粱。他和马飞扬交流的时候,能分明的感觉到这位同学的成熟,他不知道马飞扬有过卖西瓜的经历,这经历使马飞扬对生活对人情又提高了一层认识,又看马飞扬长得大大方方的说话也大大方方的,履历上又曾是科代表,便想应该让他和高粱共同管理班级事务,因为高粱毕竟是女生,有时候涉及到男生的工作还是需要男生的。

    徐立波知道找到几个好的班干部能让他省心不少,他凭直觉认为这班长和副班长绝对没有问题错不了,这是多年的经验,这一点还是有把握滴。

    回到宿舍自是一番喧闹,郑盛跳起来勾着马飞扬的脖子说道:“不错不错,我们宿舍里出了一个班级领导,马飞扬这是你个人的荣誉也是我们宿舍的荣誉,你以后可要把我们五个人服务好了啊。”

    张高云笑嘻嘻的说:“对呀对呀,先把宿舍的兄弟照顾好了,才能把全班照顾好啊,宿舍的事情都弄不好,怎么能干好班级的事情啊,哈哈。”

    马飞扬推了张高云一下笑道:“你不要搞错了,我是班级领导,是为班级服务的,不是为你们服务的,要是光服务你们几个,我当个宿舍室长不就行啦,再说了你们有的也是属于统治阶级,为你们服务那还叫为人们服务吗。”说完哈哈的笑。

    李宏伟叫道:“哎呦,这刚当上班长,你看境界确实是高啊。”然后又学着电影中汤司令竖着拇指说道:“嗯,高,实在是高!”

    朱鹏道:“飞扬你说的不对,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你只有服务好我们几个,才能服务好全班的同学,你服务我们的同时,也是展现你的能力,看看到底能不能更好的为更多的人服务。”

    方豪杰也大声道:“也不能这样说,如果飞扬身为班长心在宿舍,那不是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嘛。”郑盛附和朱鹏说道:“大鹏你说的对,飞扬你就先把我们几个伺候好了再说吧,要不然你就伺候我和张高云吧,我们是真正的人们。”

    马飞扬大马金刀的往床上一坐喝道:“好,就这样,我来伺候你们,小盛子给我打一盆水来。”众人一听先是一愣,随即又是笑作一团,郑盛更是肚子一挺,倒在床上,笑不出声来了,半天才说道:“这不得了,这不得了,这是要当官做老爷啦。”

    只见朱鹏笑着捧过一杯水送到马飞扬面前,一弯腰说道:“请大人用茶。”马飞扬一看也是笑的倒向一边,把手一挥道:“罢了。”余人更加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马飞扬道:“徐老师叫明天把各寝室的室长报给他,我们的室长定谁?”大家一听都说这还用说嘛,就是你啦。

    马飞扬笑道:“不能不能,这职务本就不多,兄弟我怎么能独享,我看这样吧,现在我已是副班长了,朱鹏是数学课代表,方豪杰是体育委员,李宏伟是劳动委员,这室长就让张高云干吧,下面再有什么职务就是小盛的怎么样啊!”

    张高云立刻摆手,说道:“你们没听徐老师说嘛,学生会和团委还要补充新鲜血液,我马上要冲刺学生会啦,我志不在室长。”马飞扬“咦”的一笑说道:“那好呀,你先当室长,服务好我们几个,才能搞好学生会的工作啊。”张高云一下无话,只能嘿嘿的笑,余人也都附和着。

    朱鹏道:“既然张高云有鸿鹄之志,那郑盛你就勉为其难吧。”他这一提,大家都表示,这样好,这样兄弟们就都有职务了。

    方豪杰笑道:“那我们这寝室就成干部之家啦。”郑盛刚要表示拒绝,谁知大家一窝蜂的叫好,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郑盛便笑说:“好,那我就当室长啦,以后到了宿舍,你们就要听我的,我不给你们睡觉,你们就别睡觉。”大家一听都说道,哎呀这权力太大了。

    课上了一星期,一切按部就班,同学们都说,现在学习真是轻松多了。师范学校的课程安排可没有主科副科的区别,音体美语数外大家都是平起平坐的,下午也只安排两节课,然后就是课外活动,晚自习也是两节,就是纯粹的自习。作业,和初中的时候更是不一样,初中的作业仿佛是无穷无尽的,现在的作业只是提醒一下你的身份还是个学生,还是有作业的。

    同学们对师范老师的上课也觉得新鲜,这也和初中老师完全不一样,师范老师的讲课,那是真正的“讲”课,老师从上课讲到下课,板书有时有,有时没有,学生主要是听课、是记笔记。马飞扬对徐立波的语文课,很是喜欢。徐立波是南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知识丰富语言流畅,有时候还有独到的见解,叫你听了他的课会产生一种获得的感觉。

    那天徐立波讲毛主席的《沁园春·长沙》,徐立波讲道:“这首词写于一九二五年,在词中毛主席发出惊天一问‘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很多人都认为这一问,十年后也就是一九三五年毛主席在《沁园春·雪》中,给出了答案,就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就是说今天的无产阶级将主宰大地的沉浮,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实际上在这首词的下半阙,毛主席就已经进行了回答,谁主沉浮?就是同学少年,就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这些同学少年,他们将主宰中国大地的沉浮,当然同学少年和无产阶级并不矛盾,今天的同学少年就是明天的无产阶级,而他日的无产阶级也正是昔日的同学少年。所不同的是毛主席在《沁园春·长沙》中采用的是暗示的手法,而在《沁园春·雪》中采用了直抒胸臆的手法,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一九二五年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还不是十分的强大,所以对待这个问题还要谨慎,而到了一九三五年中国共产党完成了伟大的长征,力量在逐渐的壮大,所以对待这个问题,也就不再需要遮掩。”马飞扬听的新奇,他记得在初中学《沁园春·雪》的时候,老师讲这首词和《沁园春·长沙》是姊妹篇,是对《沁园春·长沙》中“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回答,谁知徐老师竟说该词的本身就已经进行了回答,而且讲的合情合理,不由得对徐立波大为钦佩,进而又对文学有了浓厚的兴趣。

    马飞扬觉得要把篮球和书法好好的练习一下,这虽然是他的爱好,但是在初中的时候,可没有时间来练习,现在有的是时间 ,所以每天的课外活动他都会泡在球场上,到晚自习的时候,就开始练习书法,硬笔和毛笔都练。方豪杰和张高云也都喜欢篮球;郑盛喜欢看书,没事就去学校图书馆;朱鹏对美术有着浓郁的兴趣,有事没事的就待在画室;李宏伟歌唱的不错,长相也不错,音乐老师已经把他选进合唱队,有时跳舞缺人,他还要跳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