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灵龟湖畔 > 二十八、离别时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毕业分配是各县教育局的事情,楚西县的分配工作在原则上是哪来哪去,但同时还要照顾边远乡镇,因为这些地方师资力量薄弱需要加强。其他的县区还是按照哪来哪去的原则。

    楚西的同学明显都不淡定起来,每个人都害怕被分配到边远乡镇。其余县的学生这时心里安稳多了,他们多会找门路往县城或城郊去,再难不难也还能分到家乡。

    这两天同学们在一起说话聊天,自然都离不开分配的话题,一些家庭条件优越的往往会被恭维一番,说他们肯定会留在县城,这些家庭条件优越的同学也都非常谦虚谨慎,表示留在县城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

    他们这样说的心里是:一来如果一旦不能留在城里,我的话已经说在前面,大家也不会说我吹牛看我的笑话;二来我把困难说的大一些,如果一旦留在了城里,也更能说明家里的能量大,也更加有面子。

    还有那些家庭情况一般的或不太好的,或自怨自艾,或默不作声,他们的心里倒也轻松,本着分的好,就当作捡着便宜了,分的不好,反正也算是有工作了,在哪里不发工资呢。

    马飞扬因为失了保送,对这分配的事情也就看的更开,根本不去想这事,也有同学劝他说不找人还是不行,说不定真的被分到边远地方,到时候只有伤心落泪。马飞扬听后只是付之一笑,先是感谢同学的关心,接着表示一定努力。然后该打球打球练字练字,心想:到哪不是工作,地方再远总得有人去吧,大家都不去,难不成那地方的教育就不搞了?

    到了六月下旬,毕业离校近在咫尺。这时同学们才感觉到三年的时光,原来一晃也就过去了,同学在一起的欢快,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品味,便已到了分离的时刻,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那好的滋味正待要享受的时候,果子已经不在舌头上了。

    于是大家赶紧的,照相留念,书写临别赠言,有些关系走的近的比如什么一个宿舍的、一个县的、一个社团的、经常打球踢球的,还要到学校外面的饭馆吃饭,时称“散伙饭”。这散伙饭大多是要邀请班主任及老师的,徐立波这一阵也忙的不行,大家都是学生,谁来请都得去。

    吃饭的时候,徐立波也不断的传经送宝,告诉他的学生们:“工作了就不一样啦,一个单位就是一个江湖,江湖中有各门各派,单位里也是这样,所以千万不要特立独行孤家寡人。所谓人以群分,意思就是说人是群居动物,必须要有自己的群,群能增加自己的安全感和舒适感。如果一个人能融入不同的群,说明这个人的情商是高水平的,往往这样的人就能在单位中左右逢源混的如鱼得水,一个人如果领导也喜欢同事们也喜欢,其前途必然远大光明。当然这也是性格使然,不可强求,有的人适应能力强,善于随波逐流,而有的人呢任凭大风起就是不开船,我也并不是要大家为了什么,一定要强行改变自己,当然如果改变了自己就变得快乐啦,那就使劲儿的改变,如果改变自己,可是并不快乐甚至痛苦,那就守住自己的本真,人生苦短干嘛何必要找自己的别扭呢。但是不管怎样,有一条还是要记住,就是不要轻易得罪人,得罪了人,别人不快乐,自己也不快乐,常言道多个朋友多条路,总之,交友总比树敌好,合作总比对抗好。”

    徐立波的这番话说出来,同学们都引为金玉良言,有的默默念叨,有的反复品味,有的赞叹不已,有的对照检讨,有的如获至宝。

    毕业前一天的晚上,在和马飞扬宿舍以及另外一个宿舍的聚会上,徐立波讲完一通后,不禁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有些话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就比如说我吧,我能讲出这么一番道理,是不是就说明我的情商非常高呢,事实上我的情商并不高,你们看我在师范学校工作了这么多年,但是这么多年还是原地踏步,这是为什么呢,这就说明说和做是两回事,知道和懂得道理是一件事,而按照道理来行事则是另外一回事。假如大家都按照道理来行事,就都能获得成功吗,肯定不是,因为这里还有行事的方法问题,有的人做的得法就能成功,有的人做的不得法就很难成功。比如大家都知道一定要和领导搞好关系这个道理,那么接下来我们都有没有按照这个道理来做呢,有的人从来不沾领导,弄得领导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这肯定是不行的,这就是知道道理而不按照道理来做;有很多人都在做,但是结果却千差万别,这就是方法对错问题,有的领导好大喜功,你却谨小慎微,有的领导实事求是,你却华而不实,这便是方法不对。哎……生活是复杂的,因为人是复杂的,怎么把握才能趋利避害?只怕任何人都讲不清,唯有自己在生活中小心的摸索,我祝愿你们以后能多遇上好人贵人,莫要遇上小人。”

    这番话来自肺腑,马飞扬张高云等都听得激动不已热泪盈眶,他们从心底里感谢徐老师,觉得徐立波不但是良师也是益友。

    徐立波喝的高兴,不禁豪情满怀,和他的学生们推杯换盏,说道:“以后工作了,我们就是同行,再见面就兄弟相称吧。”马飞扬张高云们都是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徐老师,我们永远是你学生,在你面前永远执弟子礼。”徐立波听着也是欣慰不已。

    离别在即,大家都知道一旦离别,再见上一面就很难了,有的人或许今生都不一定能再见上一面。离情别绪一霎时和着酒弥漫在桌席上,有的人已经是眼眶变酸,这桌上没有女生,自然也就没有眼泪双行的场面,更多的是满腔的豪情。

    这一个说:你们都要给我写信,打电话,等我什么都安排好了,就请你们都过去,一个都不能少。那一个说:谁要是结婚不请我喝喜酒,看我不收拾他,到时候我去抱他的老婆。还有的说:谁以后要是当主任校长了,必须得请我们吃饭,要是不请我们吃饭,我们就去掀他的底,哼,你们这些人,小把柄我都有,哈哈哈。

    那酒喝的,当真是个个豪情万丈,人人气吞长云,最后是狼藉一片东倒西歪,有当场就吐了的,有出了酒店便吐的,有大喊大叫大笑的,有跌跌撞撞的,有直接滚到地上的。直闹到大半夜。

    第二天,大家都是各背行囊,分手时刻真的到了,虽然都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颇不平静,郑盛在默默的收拾东西,一件一件一个一个;张高云一会和马飞扬说两句,一会和方豪杰说两句;李宏伟早就打好了背包,坐在床上一会看看这里一会看看那里;朱鹏每收拾一样东西,都要看上半天,然后整理好;马飞扬只感觉这气氛实在压抑,一句话都仿佛能让这宿舍哀嚎一片,就如满是煤气的房子,一个火星都能燃爆。三年的朝夕相处,这都是最好的兄弟啊,马上一转身人就不见了,再见却不知是什么时候。马飞扬又想到,自己也不知能分配到什么地方,那个地方还有没有同学,那地方到底远不远,一时更是伤感。

    马飞扬拎着行囊,离开了学校,在走出校门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看着这个学校,想着三年的时光,三年来这里有太多难忘的事情,光荣、欢笑、伤感、甜蜜……,最重要的是他成长了,他现在已是青年。马飞扬咬了咬牙,终于转身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