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一章 书开正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京汴梁,繁华的都城,餐饮业最为发达。酒楼林立,大的叫正店,小的叫脚店。

    正店七十二家,脚店上万家。坐落于东华门外的樊楼为七十二家正店之首。

    樊楼共五座楼,每座楼三层结构,装修豪华,规模宏大,可容纳酒客上千人。且珍藏全国最好的美酒。据传,那滋味堪比仅存于皇宫的内库法酒。

    站在樊楼向下望去,透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可以看到街角飘扬的红色布招,上书三个大字:烧猪院。

    说起这“烧猪院”,汴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因他家做的肉菜色香味俱全:冰糖肘子甜糯软烂,肥而不腻,粉蒸排骨外糯里嫩,唇齿留香,就连最简单的拆骨白切鸡也能做到皮爽肉滑,韧而不柴。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烧猪院”的掌柜--大相国寺的慧明和尚。这和尚不在寺庙里好好念经,专门喜欢研究烹饪做菜,尤以做肉菜闻名,是汴梁城妇孺皆知的烹饪大师。

    从烧猪院向右,拐过一个街角,是汴梁最大的瓦舍。瓦舍是大型文艺演出的场所,里面用栏杆围成圈,以幕布围起来,称之为勾栏。汴梁最大的瓦舍里有五十五座勾栏,每个勾栏里演绎的节目也不同,有说书的,唱曲的,演杂技的,还有诸如傀儡戏,口技,相扑,耍猴等等。

    此时,正值晚饭后的时间,勾栏里人来人往,不过大多走马观花,只有一个勾栏例外。里三圈外三圈的人群将勾栏里的营生围的水泄不通,人虽多,却不喧哗,只听得一阵“噼噼啪啪”的响板声从人群里传出。

    “为人切莫用欺心,举头三尺有神明。若还作恶无报应,天下凶徒人吃人。”随着响板声,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不徐不缓的念出四句诗,这是说书开始的象征,话音刚落,围观的人群发出一片叫好声。

    一个约摸八九岁,衣着褴褛的小男孩在人群中挤开一条缝,像一条小黑蛇在人群中穿行,哧溜一下窜到说书人面前,抬起一张小脏脸巴巴地望着说书人。拖着鼻涕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随着说书人的一举一动骨碌碌的转着。

    “今天给大家说的是一段江湖上的旧事”说书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勾栏里满满当当的人群,那些人不自觉的抻着脖子,一脸热切的望着他,这让说书人有了一种巨大的满足感,脸上不由地泛出一丝笑意。

    “好”小男孩一边叫好,一边把巴掌拍得啪啪响,兴奋的小脏脸上鼻涕快要流到嘴里,他抬起胳膊随意一抹,在黑乎乎的脸上擦出一道本色的肉痕。

    说书人扫了一眼小男孩,眼里的嫌恶一闪而过,将手中的梨花板往案台上“啪”的一拍:“话说六十年前,江湖上突然崛起两位后起之秀,一位面若银盘,眼若晨星,复姓上官,单名一个飞字。上官家家学渊博,祖上曾做过宫里的御膳总厨,精通川鲁苏粤,浙闽湘徽八大菜系,经过几代人对菜式的钻研和创新,到了他这一代,不仅坐拥万贯家财,更深得家族秘谱真传,做菜的修为已臻于化境,一滴水,一朵花,对他而言都是食材,他自创的花馔十八式以花入菜,入口唇齿留香,食后余香沁体,一时引得汴梁花贵。有人会做就有人懂吃,说到懂吃,就不得不提起另一位后起之秀南宫俊了。这南宫俊时任宫中的寻味使,是历任寻味使中最年轻的一个,只因他有一个特殊技能,无论什么菜品,毋需品尝,只要看一看,闻一闻,他就能说出所用的食材和调料,甚至连十八反都能一一指出。许是小小年纪就身居高位,这南宫俊有个怪癖,喜欢踢馆,还专挑江湖上闻名遐迩的老字号踢,听闻上官飞的厨艺出神入化,南宫俊微服来到汴梁,想与上官飞一较高下。”

    “你说的可是三十年前上官飞一家离奇死亡的那桩无头公案?”人群中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说书人的话。

    人们循声望去,是一个身材修长,瘦骨嶙峋的黑衣人,他抱臂而站,手执一把宽刀,头戴一顶宽檐大帽,帽檐下一圈黑纱遮住他的脸,看不真切他的容貌,但那股肃杀之气即使隔着黑纱也能感受得到。

    “这位客人想必也对那件旧事有所耳闻?”说书人并没有被黑衣人的气势吓住,脸上甚至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

    “略知一二”黑衣人站在人群里没有动,他的周围却空出寸余,仿佛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围墙。

    “哦?不妨说来听听”说书人一脸不屑,笑意更深。

    黑衣人依然抱臂而站:“上官飞不是南宫俊杀的!”语毕,不发一言,安静的站在那里,像是等待说书人继续说完他的故事。

    “这就完了?”人群中有声音打破凝滞。

    “还以为有什么劲爆的内幕呢!”

    “不懂装懂,捣什么乱!”

    人们七嘴八舌的埋怨黑衣人,催促说书人继续讲下去。

    说书人难掩得意之色,捏起梨花板边敲边说:“阴世新添枉死鬼,阳间不见少年人!说南宫俊来到汴梁之后,向上官飞投帖请求一见,却被上官飞拒绝。原来,上官家祖训有云:凡我辈子孙,世代不得与南宫姓交好,有违祖训者,天诛地灭。

    想那南宫俊,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却在上官飞这里一次次碰软钉子,心下自然不爽,索性守在上官家门口,非要会会这个傲慢无礼之人。上官飞本是谦逊仁厚之人,无奈这个中缘由却不能道破,本就心存愧疚又被南宫俊堵了门,为排解心绪,竟自携妻儿自密道潜出,游山玩水去了。南宫俊在上官飞家门口死守数日,终是没能见到上官飞,因宫中急召,不得不留下战书一封,悻悻离去。

    “他们一直没有见面吗?”小男孩忍不住发问。

    说书人捻着胡子瞪了小男孩一眼,对他打断自己感到不满。

    黑衣人再度开口:“见了,还成为好朋友,所以上官飞违背了祖训,死于天诛地灭。”

    “我知道了,一定是南宫俊改名换姓骗了上官飞”小男孩学说书人的样子,捋着不存在的胡子做思考状。

    说书人一拍惊堂木:“南宫俊有没有见到上官飞,上官飞是否因他而亡,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人群骚动起来:“这才讲了几句就下回分解了?不行不行,继续讲。”

    说书人的目光落在小男孩和黑衣人身上:“不是我不讲,是实在讲不下去了。”

    人群激愤:“赶出去!赶出去!”

    一双双手过来推搡小男孩和黑衣人,黑衣人保持着抱臂的姿势,在众人的推搡中踉跄着向勾栏外退去。

    小男孩像一条滑溜的小蛇,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对着推搡他的人做鬼脸,看到黑衣人出了勾栏,急忙钻出人群追了出去。

    说书人满意的看着二人离开,碰了几下梨花板:“我们书接上回,话说上官飞一家来到杭州……”

    人群安静下来,崇敬的望着说书人,听得津津有味。

    勾栏外,小男孩一路小跑,不远不近的跟着前方的黑衣人,黑衣人好似全无知觉,径直走出瓦舍,汇入熙熙攘攘的人流,眼看拐过街角。小男孩紧追不舍,冷不防被一只大手提溜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