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六章 意外惊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道热流从毛蛋的喉咙直泻而下,带着辛辣的味道直冲进胃里,搅起一阵翻江倒海,毛蛋“哇”地一口吐了出来。来不及消化的食物残渣还保留着最后的形态。

    毛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朦胧中看见一个白发老头正拿着粉衣少女给他的玉牌在仔细端详。

    “还给我”毛蛋伸出手去抢玉牌。

    老头将玉牌攥进手心:“这是你的?”

    毛蛋刚想说话,一阵恶心直涌上来,一口秽物直喷老头而去。

    老头闪身躲开:“先歇着吧,等你身子好点我再问你。”

    说着,老头往门外走去,嘱咐门口的伙计:“等他吐完给他喂点小米粥,小小年纪别把胃伤了。”

    毛蛋心里传来一阵暖意:这老头人还挺好,没把我小叫花子不当人看。

    门口的伙计端着一碗温热的小米粥进来,毛蛋呆呆地看着一地秽物,喃喃自语:“真可惜,还没品出味呢,全都吐没了。“

    伙计扑哧一笑:“你是饿死鬼投胎啊?要不是明伯救你,这会儿你早就在阎王殿了。“

    毛蛋瞪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明伯?你说刚才那个老头是明伯?“

    “对呀“伙计点点头,把粥递给毛蛋”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毛蛋头摇得像拨浪鼓,心里直犯嘀咕“不对呀,那黑脸麻子明明说在这烧猪院里惹谁都不能惹明伯,连总管都怕他,难不成他的好都是装出来的?”

    伙计催促毛蛋:“喝粥吧,明伯特意交代给你熬的。”

    毛蛋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交代?我偷吃东西,他没让我赔钱,还给我熬粥,天下哪有这种好事,莫不是他看上了小姐姐给我的玉牌,想毒死我霸占我的玉牌?不行不行,小命要紧,这粥喝不得。

    毛蛋用勺子舀起小米粥放在嘴边吹:“有点烫……小哥哥,明伯是不是很凶啊?感觉你有点怕他似的。“

    伙计瞪了毛蛋一眼:“你懂什么,我那是尊重!明伯是大厨房的主厨,烧猪院能有今天,全靠明伯一手好厨艺,只要我能一直跟着他,进大厨房那是早晚的事儿。“

    “哦“毛蛋心不在焉地附和,想不通为什么人人都想进大厨房。

    “对了,这东西是你的吗?“伙计掏出一个耳环。

    “是我的,是我的“毛蛋伸手就去够。

    “得了吧!”伙计收起耳环“这是姑娘家用的,我看这做工,这材质,一定是有钱小姐用的,你说是你的,莫不是你偷的?”

    毛蛋嘿嘿一笑,粉衣少女薄怒含春的俏脸浮上心头。

    他伸了个懒腰:“我才不干那偷鸡摸狗的事呢,这是我在街上捡的,你要喜欢拿去好了,明天明伯还要问我话,小哥哥,我就不留你说话了。”

    说完,毛蛋夸张地打了个呵欠。

    “嘿,你个小叫花子,在谁跟前装大爷呢,要不是明伯看你可怜让我照顾你,我才懒得理你呢。”伙计把耳环扔到床上,愤愤然地走了。

    看着伙计走出门,毛蛋急忙收好耳环,然后解开裤腰带,一片一指长,二指宽,薄如纸,黑如碳的铁片掉到床上。

    毛蛋捡起铁片:还好你不起眼,不然小爷今晚上白来了。这黑衣人也奇怪,藏个铁片在帽子里干嘛,莫非……

    毛蛋掂量着黑铁:还挺重,说不定很值钱,这些江湖人,总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不管了,先逃出去再说,省的你再被什么人拿走,到时候把你卖了,小爷我也能吃两天饱饭。

    毛蛋将黑铁包进裤腰带里,提起裤子,扎好裤腰带,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吱呀一声,门开了。

    刚才那个伙计抱着一床棉被站在门口,看到毛蛋要跑,一把揪住他大喊起来:“来人啊,小叫花子要跑了!”

    毛蛋不停挣扎:“小爷的玉牌不要了,让小爷走。”

    几个跑堂的小二听到喊声围了过来,七手八脚把毛蛋抓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毛蛋对着众人又踢又咬。

    “放开他“明伯走了过来”他是飞云庄的人。“

    毛蛋愣了:飞云庄?什么鬼?

    众人像见了鬼似的,瞬间放开毛蛋,并自觉退到五步之外。

    明伯将玉牌还给毛蛋:“这是你飞云庄之物,恕老朽眼拙,怠慢了公子,不知公子遇到了什么难处,若是不嫌烧猪院简陋,就请安心在这修养几天,再走不迟。”

    毛蛋懵了,不过很快就回过味儿来: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管他是不是认错人了,留下来把烧猪院的好吃的吃个遍才是第一要紧的事。

    “嗯,嗯,不走了,不走了,明伯,我想吃八宝焖蹄髈。”毛蛋笑得天真烂漫,拽着明伯的袖子晃来晃去。

    周边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整个烧猪院还没人敢在明伯面前这么放肆呢。

    明伯的表情有片刻僵硬,眼中浮起一层雾气,拍拍毛蛋的手,不由自主的放柔了声音:“好,明伯明天给你做。”

    “不,我现在就要吃!”毛蛋的口水流了出来,一想到毛三说起八宝焖蹄髈时那欲仙欲死的表情,他嘴里的唾液就像开了闸的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

    “哈哈哈,小馋猫”不苟言笑的明伯居然笑了,周边又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明伯慈爱地摸摸毛蛋的小脑袋:“明伯明天一定给你做,今天太晚了,你也折腾了一晚上,去洗个澡换个衣服,美美地睡一觉,睡一觉起来,就有八宝焖蹄膀吃了。“

    “我们拉钩“毛蛋对着明伯勾起小拇指。

    “好,拉钩“明伯笑眯眯地和毛蛋拉钩,就像一个宠溺孙子的爷爷。

    “明伯……明伯……菜有毒……吴总管……吴总管……“一个矮壮的伙计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黝黑的脸色已经变成赤红,衬得脸上的麻子更加明显。

    黑脸麻子?毛蛋心里一惊,看他的样子,八成也中了毒,难道是那些点心?

    “别慌,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明伯一边扶住黑脸麻子,一边嘱咐身边的伙计“快去取我的蜜炼紫草丹来”。

    黑脸麻子直喘粗气:“吴总管……和我……我们……吃了……五色……五色酿。”

    说完,黑脸麻子脚下一软,晕了过去。

    “不会的,五色酿是他亲手做的,不可能出问题的“,明伯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行,我去找他问个清楚”。

    明伯招呼身边的伙计“每日三次,把我的蜜炼紫草丹给吴总管和小黑子服下,我要出一趟门,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日,我不在的时候,烧猪院暂停营业。”

    说完,明伯大步流星地向院外走去。

    毛蛋望着明伯的背影,流下了眼泪:我的八宝焖蹄膀还能吃上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