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十章 毛三救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烧猪院没开门已经三天了。

    这三天里除了一些老饕时不时来门口转悠一圈,打听烧猪院开没开门外,就属毛三来得最勤了。

    这不,他又领着一帮小叫花子晃悠到了烧猪院的红色旗招下,嘴里有的没的念叨着:“赏几个吧大爷,大爷赏几个!”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烧猪院紧闭的大门,面上颇有几分担忧之色。

    围在毛三身边的小叫花子互相交换了一下疑虑的眼神:这毛三爷不是傻了吧,要饭也该去人多的地方,烧猪院这都几天没营业了,连口剩菜都没有,来这干嘛?

    “毛三爷,要不您老在这歇会,咱哥几个再去别处转转?”一个瘦的跟竹竿似的男孩陪着笑脸。

    毛三转过头上下打量着竹竿:“毛蛋不在,最开心的就是你了吧!”

    竹竿讪笑:“毛三爷这话说的,毛蛋不在我们都想念的紧呢,不然我能抛下我的地盘不顾,天天来帮他守地盘吗?”

    “呸!”毛三啐了竹竿一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小九九,不过罢了,事业第一,友情第二,以后咱丐帮还指着你们几个兔崽子发扬光大呢。去干活吧,今天是最后一次来这了,要是还没找到毛蛋,我就只当他……”

    毛三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竹竿向其他几个小叫花子使了个眼色,脚底抹油般一溜烟的跑了。

    毛三愣愣地看着烧猪院的大门,嘴里喃喃自语: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嘴巴还这么馋,要不是你嘴馋,毛蛋也丢不了。

    毛三抹了一把脸,虽然脸上没有泪水。他不由想起八年前刚捡到毛蛋的那个夜晚,也是在这附近,也是跟八宝焖蹄髈有关。

    那时烧猪院刚开不久,后门还开着,客人吃不完的剩饭剩菜还能便宜他们这些小叫花子。毛三永远记得那一天,因为那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天,平平无奇的小三子在那一天得到了丐帮九袋长老的赏识,成为分管京城业务的毛香主。

    那时候的毛三也不过十来岁,黑黑瘦瘦,不比现在的竹竿多几两肉,每天晚上都会到烧猪院的后门走一趟。但狼多肉少,传说中的八宝焖蹄髈总是在出门的瞬间就被一抢而空。

    毛三闭上眼睛,那天傍晚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

    天边的火烧云映红了半个汴梁城,毛三正在街边行乞,路上突然卷起滚滚风尘,一匹又一匹快马呼啸而过,躲闪不及的行人被卷入马蹄下,哭喊声,奔跑声响彻街道。

    就在这时,一名拄着拐的老乞丐从城楼飞身而下,一拐击中为首马头,只听一声嘶鸣,马儿口吐白沫倒地而亡,骑在马背上那个须发皆白的胖老头旋身飞起,稳稳落下。

    紧跟在他身后的几匹快马被骑马之人死死勒住,嘶鸣着,高高扬起前蹄堪堪停下。其中一匹马身上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臭要饭的,你敢挡我去路?”胖老头怒指老乞丐。

    躲在街边小摊后面的毛三仔细打量着老乞丐:一个、两个、三个……妈呀,他竟然有九个口袋。难道他就是九袋长老?

    老乞丐一顿拐杖,开口就骂胖老头:“死胖子,你好歹也是一派掌门,竟然助纣为虐,残害无辜,我今日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恶人!”

    胖老头身后几人翻身下马,围拢过来,形成多对一的对峙之势。

    胖老头仗着人多,哈哈大笑:“就凭你?小老儿劝你一句,你混到今天也不容易,别趟这趟浑水!”

    老乞丐一脸鄙夷“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你不把那婴孩留下,休想走出这汴梁城一步。”

    毛三循着那婴儿的哭声望去,只见马背上一左一右横放着两口木箱,哭声就是从其中一个木箱里传出的。

    毛三心中一紧“看那木箱连个气孔都没有,那么小的孩子放里面不闷死才怪,九袋长老想要那个孩子,我去给他弄来便是,也算救人一命。”

    “废话少说,臭要饭的,我给过你机会了,等会做了鬼可不要找我!”话音未落,胖老头人影一闪,已到老乞丐身边,只见他不用任何武器,一双手掌变幻无穷,似乎变出千万个手掌,从四面八方向老乞丐拍去。

    “好一招幻影掌”老乞丐赞了一声,不慌不忙绕转身子扬起袖袍,抛出一股劲道,推开围绕周身的虚掌,实实在在与胖老头对了一掌。

    只听“嘭”的一声,二人各自向后滑行数步,都觉得气血翻涌,赶紧运气调息。

    “一起上!”胖老头头也不回,向其他几人发号施令。

    “真不要脸”毛三躲在竹筐里,一边缓慢地向几匹马移动,一边关注着九袋长老跟人打架。看到胖老头不顾江湖规矩,想以多欺少,忍不住骂了一句。可他不会武功,去了也是送命,于是更专注于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孩子这件事。

    远处传来叮叮当当武器相碰的声音,毛三顾不上观战,已经悄咪咪地移动到放着木箱子的马儿旁边。

    透过竹筐的缝隙,毛三看到九袋长老出招的速度有些放缓,还喷出了一口鲜血,看样子支撑不了多久。他眼一闭,心一横,猛地站起,扔掉竹筐,翻身上马。

    “驾……”毛三挥起马鞭抽到马屁股上。

    吃痛的马儿嘶鸣一声,扬蹄狂奔,毛三差点被颠下马背,赶紧死死抱住马脖子,下意识地拽紧马鬃。

    “我的马……”身后有人大喊。

    “快追!”

    毛三不敢回头,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啸,马嘶不绝,胯下这匹马好似疯了一样快如疾风不停奔跑,肚里空空的毛三在马背上颠得胃里翻江倒海,吐得一塌糊涂,终于力有不支,从马背上滚落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毛三被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惊醒,手里还紧紧攥着一团马鬃。

    旁边一个老乞丐双目微闭,盘膝而坐,似乎正在运功疗伤,正是之前与胖老头交手的九袋长老。此时,那个哇哇大哭的小婴儿就躺在他的膝盖上。

    毛三一骨碌爬起来,倒头跪拜老乞丐:“丐帮弟子毛三,参见九袋长老。”

    老乞丐没有反应。

    毛三再拜:“丐帮弟子毛三,参见九袋长老。”

    老乞丐仍然没有反应。

    毛三大着胆子上前探了探老乞丐的鼻息,不禁吓得倒抽一口冷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九袋长老气息全无,已经仙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