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十三章 极品珍馐

第十三章 极品珍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不知婆婆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能得我家主人高看”绿翘扁了扁嘴,引玉玲珑坐到一张八仙桌旁。

    只见那八仙桌上用几盏晶莹的琉璃盏盛着颜色各异,或盛放或含苞的花朵,缕缕花香沁人心脾。

    玉玲珑是个爱花之人,不免心生怜惜:“这些花在枝头开得娇艳,何苦折毁它们供人赏玩。”

    绿翘捂嘴一笑:“那是我家主人做的点心,婆婆若喜欢,不拘哪个,随意取来尝尝就好!”

    玉玲珑惊异不已,伸手取来一朵花苞仔细端详,伸出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也不知那点心是何材料所制,入口则化,一股甜香在舌尖绽放,好似花朵在口中开放。

    “妙哉,妙哉!”玉玲珑连连称赞。

    绿翘斜了玉玲珑一眼:“这算什么呀,我家主人会做的东西还多着呢!”

    玉玲珑的味蕾被激发,肚子里响起咕噜噜的声音,不好意思地瞟了瞟绿翘。

    “老身日夜兼程,食不果腹,让姑娘见笑了。”

    “婆婆可是饿了?”娇柔的声音伴着一缕香风飘过来,玉玲珑只觉眼前一团紫雾迤逦而来。定睛细看,紫雾消散,只见一绝色女子当前而立。

    真真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玉玲珑怔怔地望着眼前女子,不自觉吟出《诗经.硕人》中的经典诗句。

    那女子害羞地别过头去,用紫袖遮住了脸。

    绿翘伸出手在玉玲珑眼前晃晃:“婆婆!”

    玉玲珑回过神来,赶紧垂下美艳向紫衣女子行礼:“老身唐突了,实在是小姐过于美貌,老身一时恍惚,还以为是仙子下凡呢!”

    绿翘噗嗤一笑:“没想到婆婆也是好色之人,若非您是个老婆婆,早就被我打得脸上开花了。”

    “绿翘”紫衣女放下袖子白了绿翘一眼,绿翘对紫衣女子吐吐舌头,紫衣女摇摇头,无奈一笑。

    玉玲珑的目光紧紧追随着紫衣女子,见她展露笑颜,顿觉日月无光,天地变色,两行热泪竟不知不觉滚落脸庞。

    “婆婆可是饿得狠了?”紫衣女子上前搀扶玉玲珑,转头吩咐绿翘:“你快去拿我做的绯羊首来给婆婆充饥。”

    绿翘冲玉玲珑哼的一声,转身离开。

    玉玲珑不知自己是如何移动到座位上的,有美在侧,他只觉如坠云中,头重脚轻,全身绵软,只想靠在美人身上,却又怕自己的浊气污了她,又怕自己一身凡骨压坏了她,一双手脚无处摆放,只得任由美人扶着,倒与他现在羸弱的老婆婆形象颇为相符。

    玉玲珑一向对自己的美貌颇为自负,元虚洞门下尽是男儿,长相阴柔偏女性的玉玲珑打小就是众师兄的团宠,大家都当他小师妹一样的宠溺,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玉玲珑都搞不清自己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可是在见到紫衣女子的那一刻,他的男性意识觉醒了,那两行热泪既是激动之泪,更是庆幸之泪。

    “婆婆稍作片刻,那绯羊首本是熟食,只待切来便可食用”紫衣女子柔声细语安慰玉玲珑,吐气之间似兰花开放。

    “敢问小姐芳名?”玉玲珑好不容易找回失散的魂魄,眼巴巴地望着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一声轻叹:“我娘家姓徐,夫家姓孟,单名一个蕊字。”

    玉玲珑大惊:“小姐竟已许配他人?”

    紫衣女子神色悲痛,掩面转头,啜泣之声又起:“蕊儿命苦,我夫君仙逝已多年,独留蕊儿孤苦无依,恰似浮萍随波逐流。”

    玉玲珑先喜后悲,喜的是佳人无主,悲的还是佳人无主。他忍不住伸手去拍紫衣女子的肩头,想要安慰她。

    “你干什么呢?”绿翘端着一盘美食出来,一看见玉玲珑要将手放在主人肩头,立刻大声呵斥。

    紫衣女子惊慌回头,脸上泪痕犹未干,似一朵带雨梨花,楚楚可怜。

    “我……我……”玉玲珑慌乱极了,竟不知如何回答。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牵动他的心神,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轻易拨动他的心弦,让他心里隐隐作痛。

    绿翘走来,气呼呼的瞪着玉玲珑,重重把那盘绯羊首放在他面前,转头对紫衣女子说到:“主人,这婆子实在可恶,打发她填饱肚子就让她下船吧。”

    “不要啊!”玉玲珑大喊一声,噗通一声跪在紫衣女子脚下,抱着她的大腿老泪纵横。

    “老婆子孤苦无依,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小姐若赶我下船,老婆子只有死路一条了,若小姐不嫌弃,老婆子情愿留下来伺候小姐,只求小姐别赶我下船啊!”

    玉玲珑哭得情真意切,好不容易找到一生所爱,什么面子里子统统抛到一边,只要能常伴在她左右,就是让他扮一辈子老太婆他也愿意。

    紫衣女子看看气鼓鼓的绿翘,再看看脚下哭得稀里哗啦的老婆婆,皱起了眉头。

    “罢了,我这里刚好还缺一个浆洗打扫的仆人,老婆婆若不嫌弃,留下来便是。”

    “主人……”绿翘气得大喊一声,嘴巴真的翘了起来。

    “多谢小姐收留,多谢小姐收留!”玉玲珑抓住紫衣女子伸过来的手颤巍巍地站起来,那柔弱无骨的触感仿似一道电流直击心脏。

    “绿翘,我乏了,扶我回房休息”紫衣女子转过头看玉玲珑“婆婆,你今天刚来,不用急着干活,吃完东西让绿翘安排你,我就不陪了。”

    绿翘走来扶住紫衣女子向二楼走去,走了两边又转过头来狠狠瞪了玉玲珑一眼。

    玉玲珑心愿达成,顿觉腹内饥饿难耐,迫不及待坐到那盘绯羊首前用筷子夹起一片。

    只见那绯羊首切得薄如纸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胭脂红的颜色,弥漫着淡淡的酒香。

    “这就是她做的绯羊首?”玉玲珑低喃着,将筷子送进口中,只觉肉质紧实,口感清甜,全无羊肉的膻气,不觉食指大动,一口一片,风卷残云般将一大盘绯羊首吃了个干干净净。

    “嗝!”玉玲珑打了个饱嗝,吐息中竟是酒气。一股困意席卷而来,竟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

    不知睡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绿翘的尖叫声。

    玉玲珑一下子跳起来:“何事惊慌?”

    绿翘指着玉玲珑,一张脸吓得刷白,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