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十五章 明伯归来

第十五章 明伯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杏花楼是个酒庄,酒庄外竖着一杆又粗又高的旗杆,红底黄边的旗招迎风猎猎,即使站在汴梁城的最东边也能看到这突兀招展的旗招一角。

    此时,毛蛋头朝下,脚朝上的倒悬在旗杆上,杆高风大,他瘦弱的小身板悠来荡去,瑟瑟发抖,看得人直捏一把冷汗,生怕他下一秒就会从上面掉下来血溅当场。

    毛三仰望杆顶,急得扯着嗓子大喊:“小兔崽子,你快给我下来,吴总管说你没偷他们东西,我不罚你便是!”

    毛蛋哆哆嗦嗦的声音从上面飘下来:“愿赌……服输……我……我还……没吊满三刻……不……不能……阿嚏!”

    吴总管在旗杆下急得团团转,转头呵斥看热闹的伙计:“还不快去找梯子,就知道看热闹。”

    伙计们散去寻找梯子,吴总管仰着脸一脸担忧。

    “毛香主,快想想办法呀,公子万一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向明伯交代啊!”

    毛三往手上啐了一口唾沫,抓住旗杆就要往上爬,可是他虎背熊腰的,旗杆一阵激颤,头顶的毛蛋发出一连串惊呼。

    “别动,别动,再动我就要掉下去了!”

    毛三连忙扶住旗杆:“好好好,我不动便是,你快下来,毛三爷接着你。”

    毛蛋哭兮兮的声音传来:“我也想啊……那贼丫头把我的脚绑在旗杆上了……呜呜……毛三爷救我啊……”

    毛三急得大骂:“哪个贼丫头这么可恶,千万别让我毛三逮到她!”

    毛三急得直打转,见伙计们扛来梯子,赶紧接过来靠在旗杆上就要往上爬。

    吴总管一把拉住毛三:“毛香主,还是换个人稳妥些”说着,吴总管瞟了身边一个瘦瘦小小的伙计一眼“你上!”

    小伙计一脸惊恐地看了看高耸入云的旗杆,两只手摇的像拨浪鼓:“不行呀吴总管,我还没签生死契呢,我可不能有事。”

    “废物”吴总管怒骂一声,推开小伙计,随手去拽他身边的伙计,哪想那些人约好似的,齐齐向后退了几步,让吴总管摸了个空气。

    说话间,旗杆下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人们七嘴八舌的出着主意。

    “梯子也没用啊,旗杆那么高,谁能上得去?”

    “要我说还是把旗杆砍了得了!”

    “不行,这旗杆是我杏花楼的标志,我看谁敢砍!”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杏花楼老板怒瞪那个出馊主意的人。

    毛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急得直挠头:“你个小兔崽子,好好地跟人打什么赌,这么多人都救不了你,你就在上面等着风干了给毛三爷当下酒菜吧!”

    “哇……”毛蛋在上面嚎啕大哭“毛三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偷东西了,以后你就是打死我,让我偷八宝焖蹄髈我也不干了!”

    看热闹的人的不约而同地看向毛三,毛三一张黑脸涨的通红,一脸尬笑地向周围人解释:不是偷,就是让他捡点剩的,剩的,嘿嘿”

    “看,那是什么?”人群中有人指着远处天际一个黑点,只见那黑点正急速向这个方向飞来。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黑点,逐渐看清那竟是一只巨大的老鹰。

    巨鹰伸展了翅膀,滑翔到旗杆旁边,围着毛蛋转起了圈。

    毛蛋吓得大喊起来:“毛三爷,快救我,那大鸟要吃我!”

    毛三对准老鹰飞出一枚暗器,可那暗器还没挨到老鹰的边,只见他翅膀一忽闪,那暗器就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似的,直直坠落下来。

    突然,老鹰伸出利爪,一把抓住绑在毛蛋脚上的绳子,用刀锋般锐利的鹰喙一下啄断绳子,毛蛋大喊着从空中掉落。

    看热闹的人群瞬间扩散,旗杆下的人肉垫子瞬间变成了硬邦邦的土地。

    “啊……”毛蛋的眼泪在空中飞溅,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还没来得及问贱丫头的名字,他可不想死。

    可是,预想中的狗啃泥并没有实现,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他已经稳稳落在巨鹰的背上,下一秒就随着巨鹰冲上了天际。

    毛三在下面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毛蛋……”

    “原来你叫毛蛋啊!快醒醒,你想吃的八宝焖蹄髈来了!”

    毛蛋的鼻子自动开启了觅食功能,只见它抽动着,扯着毛蛋的身体往香味飘来的地方蠕动过去。

    “果然是八宝焖蹄髈!”毛蛋蓦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整盘晶莹红润,芳香四溢的猪肘子。

    明伯笑眯眯地站在毛蛋身边,他的身旁站着一位长身玉立的少年。

    “公子别来无恙啊!”

    “明伯”毛蛋娇喊一声,一头扑进明伯怀里“你终于回来了!我刚才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梦到我被一只大鸟救了……”

    明伯噗嗤一笑,指着身边的少年:“你说的大鸟是他吗?”

    毛蛋糊涂了:“他?他不是人吗?我说的是鸟。”

    “人怎么就不能变鸟了,我变给你看”那少年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缓缓举起双臂,双臂上生出羽毛,竟然变成了一双翅膀。

    “哇!你用的什么法术,教教我!”毛蛋望着少年目瞪口呆。

    少年收起翅膀:“你又没拜我当师父,我可不能教你!”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毛蛋咕咚一声跪倒在青年脚下,倒头就磕。

    明伯一把拽起毛蛋,瞪少年一眼:“就学了这么点障眼法你还好意思收徒?”

    “哼!”少年脖子一梗“爷爷偏心,只对外人好!”

    毛蛋看那少年生气的样子甚是可爱,忍不住伸手掐了他气鼓鼓的小脸蛋一把:“这么大还撒娇!”

    少年拍掉毛蛋的手,一双大眼睛瞪着毛蛋,眼中却没有怒火。

    “放肆,敢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

    毛蛋冲少年吐了吐舌头,肚子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他一把抓起盘子里的猪肘子大嚼大咽起来,边吃边口齿含糊的问明伯:“明伯,这几天你去哪儿了?你怎么知道我被吊在旗杆上的?”

    明伯哈哈大笑,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明伯可没那神机妙算,都是这盒子里的东西告诉我的。”

    毛蛋吞下一口肉,油腻腻的小手就抓了过来:“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少年一把抓住毛蛋的胳膊,嫌恶的看着他油光锃亮的嘴:“元虚洞的圣物岂容你随意亵渎!”

    “元虚洞,那是什么地方?”

    明伯与少年对视一眼,少年抢先答道:“那是凡人修仙的地方,当年爷爷送我去修炼,我跟师父学了法术,自然知道你有劫难。爷爷为了救你,到元虚洞求我师父,师父这才命我拿了乾坤盒下山救你!”

    少年说得振振有词,毛蛋听得稀里糊涂:“等等,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哪里不对?我说的都对,不信你问爷爷”少年的脸上浮起红晕,眼角不由瞟向明伯。

    明伯不慌不忙拿起那盘吃了一半的八宝焖蹄髈:“哎呦,都凉了,吃坏肚子就不好了,我还是倒了吧!”

    “不要!”毛蛋扑向明伯,一把抢过盘子,像护食的小狗一样紧紧护在胸前。

    外面响起纷乱的脚步声,吴总管人未到声先到:“明伯回来了?快告诉他飞云庄的公子被老鹰叼走了……”

    明伯对少年使了个眼色,少年化作老鹰从窗口飞出。

    毛蛋刚要喊,被明伯捂住嘴巴:“嘘!保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