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十九章 乾坤宝盒

第十九章 乾坤宝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伯回来,烧猪院又恢复了正常营业,整日迎来送往,高朋满座。

    明伯让管家给毛三报了个平安,得知毛蛋无恙,毛三好不容易流露出的一点温情又憋了回去,在烧猪院里追着毛蛋要把他带回丐帮。

    本来一心想走的毛蛋因为好奇那乾坤宝盒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死皮赖脸地赖在烧猪院不走,连带着让毛三也白蹭了好几顿八宝焖蹄膀,直吃到他再也不想吃了,这才依依不舍地将毛蛋托付给明伯,赶回帮里去处理一些杂事。

    吴总管自明伯回来之后就总是跟明伯关在房间里神神秘秘地谈事,害的毛蛋找不到一点机会接近明伯盗取那乾坤宝盒,于是,短短几天之内,他硬是逼自己练出了一个“听墙角”的好耳力。

    这日傍晚,前两进院里才刚掌上灯,伙计们在第四进院里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吴总管又神神秘秘地钻进了明伯的屋里。

    毛蛋悄悄溜到明伯房间的窗户下,舔湿食指,在窗角的窗户纸上戳了个小孔,眯起眼睛向里看。

    屋里明伯好像正在和吴总管争论什么,脸色不是很好看。但两人的声音都不高,似乎是刻意压制了音量。

    毛蛋踮起脚尖,将耳朵贴到小孔上,屏息凝神,这才勉强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您确定……非走不可?”

    “我坏了规矩……无颜再见家主……”

    “可是您帮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血脉……”

    “本以为他是飞云庄的人……真是造化弄人啊!”

    毛蛋听得云里雾里,待听到飞云庄三个字,突然心念一动,他们说的那个人莫非是我?

    为了听得更真切一些,毛蛋大着胆子走到门边,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窄缝,好在里面的人似乎沉浸在某种情绪中,完全没有留意到门口的动静。

    吴总管面有悲色:“这么多年,烧猪院只知明伯,不知家主,就算我们的命是他救的,该报的恩也报了,他要赶你走,我也不留了,要走咱们一起走。”

    “不可意气用事,小少爷刚找到,家主被……被耽搁了,烧猪院正是需要你我坐镇的时候,要走也得等到家主回来以后再走。”明伯叹息一声。

    “明伯要走?”毛蛋心里一紧,不舍之情油然而生,忍不住推门闯入:“明伯,你要去哪里?”

    “小……公子”明伯和吴总管都是大吃一惊,双双站起来向毛蛋行礼。

    “几时出发,我跟你一起走,反正我小叫花子四海为家,去哪儿都行!”毛蛋挽住明伯的胳膊,生怕他一松手明伯就不见了。

    明伯和吴总管用眼神无声的交流。

    “要不要告诉他?”

    “反正迟早都要说,早说还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那你来说。”

    “不,你说。”

    毛蛋见二人眉来眼去,神情复杂,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问:“你们刚才说的飞云庄那个人是我吧?莫非我就是你们家主失散多年的血脉?”

    吴总管倒抽一口冷气:“小……小少爷好聪慧!”

    毛蛋倒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他自小行乞,整日游走于街市,听多了稀奇古怪的事,再加上生性吊诡,倒也从未因自己的身世悲春伤秋过。

    “也罢!既然你已经猜到,我就告诉你吧!”明伯摸了摸毛蛋的脑袋,下定了决心。

    “那日吴总管和小黑中毒,所食那道五色酿正是家主亲自烹制,所以我急着出城找家主打听,没想到家主携妻小外出游玩未归……”

    “是我娘和我的弟弟妹妹吗?”毛蛋听得津津有味,目光炯炯地盯着明伯。

    明伯摇了摇头:“弟弟妹妹却是你的弟弟妹妹,娘却不是你的。”

    “哦!我明白了,我爹娶了新老婆,这才给我生下了弟弟和妹妹。”毛蛋用手捋了捋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明伯和吴总管交换一下眼神,本以为小少爷听到自己多了个后妈一定很难过,没想到他没事儿人一样,倒也让他二人的心情放松不少。

    “人命关天,我不敢耽搁,所以违背了家主的训示,自作主张上昆仑山元虚洞找元真老祖救人……”

    “我就知道那大眼小子骗人”毛蛋兴奋地一拍大腿“他与我素昧平生,认识我是谁?怎的就知道我有难了?果然还是我毛大爷心思细腻!”毛蛋哈哈大笑。

    吴总管无奈地白了毛蛋一眼,心想这小少爷是不是有点傻。

    “小少爷说的可是您孙子明喜?”

    明伯一惊:“你知道?“

    “嗐!不就是当年瞒着家主送明喜上昆仑山的事吗?要我说,那是您的家事,家主他就无权干涉,再说那元虚洞虽然修习玄门功法,但以丹道为主,是奔着修仙去的,怎么能跟江湖邪派扯上关系呢!”

    “元虚洞?听起来好好玩的样子,有机会我也要去耍一耍”毛蛋暗下决心。

    “我到了元虚洞以后才知道元真老祖几年前就闭关了,他门下大弟子九天昊刚好从飞云庄赴宴回来,我便和他说起飞云庄的小公子在我们烧猪院做客的事。哪知他说飞云庄庄主穆云海膝下并无所出,我便将公子那日所带玉牌细细描述一番。九天昊一时也拿不准公子是不是飞云庄的人,于是就拿出了这个乾坤宝盒。”

    说着,明伯从怀里掏出那个令毛蛋念念不忘的小盒子放在手上。

    “这宝贝有何稀奇之处?”吴总管也来了兴趣,和毛蛋一起眼巴巴地望着那个用紫檀木制成,镶嵌着琥珀、绿松石、玛瑙和蓝晶石的小盒子。

    明伯没有说话,轻轻打开盒盖,万道七彩琉璃光从盒中射出,在空中扩散成一片光幕。光幕中显现出毛蛋的样子,纤毫分明,就像照镜子一般。

    毛蛋惊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光幕,只见那光幕里正在上演毛蛋躲在樊笑天的房间里用耳环上的针划开帽檐偷东西的场景。

    看到从樊笑天的帽子里滑出一片黑铁的时候,吴总管脸色大变:“樊笑天?想不到他就是……”

    明伯点点头:“没错!这几年他年年来烧猪院试菜,家主早就猜到了他的身份,可因为对那个人怨气未消,所以始终不露面,也不告诉他那个人的下落。”

    “可……可这跟小少爷有什么关系呢?您是怎么认出他就是家主失散多年的血脉的?”

    “你继续往下看”

    毛蛋为自己的偷窃行为被曝光而感到羞耻,但吴总管和明伯的注意力显然被那块东西吸引住了,根本没发现旁边的毛蛋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

    光幕上的画面还在继续,毛蛋解开裤腰带找那块黑铁片,肥大的裤子一下滑落到脚跟,露出了光溜溜的屁股,左边屁股上竟有块印章大小的伤疤,那伤疤颜色比周围皮肤要深一些,上面还有稍微凸起的篆字,活像有人在毛蛋屁股上盖了个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