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二十章 又见玄石

第二十章 又见玄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樊小六本以为穆云海带来的盒子里不是药品就是地图,毕竟南宫俊现在最需要的无非是养好身体再去找人。没想到乍一看去盒底漆黑一片,倒似空盒子一般,不由得愣了。

    然而南宫俊看了一眼盒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外面风大,南宫先生身子不好,别冻着了,咱们里面说话。”穆云海殷勤地上来搀扶南宫俊,南宫俊却警戒的后退一步避开穆云海伸过来的手。

    “嚯,穆庄主好本事,我当你送了什么呢,原来是几盒西北风!”樊小六哈哈大笑,嘲讽穆云海。

    穆云海倒也不生气,微微一笑:“亏你还是樊楼掌柜,连这百越玄石都不曾见过。”

    “你说这是百越玄石?”南宫俊脸色稍缓。

    “对呀!”穆云海见南宫俊都不认识这东西,忍不住卖弄起来。

    “南宫先生那天跟我一说,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百越玄石。不过这东西极其稀有,别说你们没见过,就是宫里……”穆云海突然闭口不言,连皇帝都没见过的东西,被他这个外戚见着了,这要是被有心人听去,还不给他网罗个罪名才怪。

    “宫里怎么了?”樊小六紧追不放。

    “就连宫里的娘娘都没见过!”穆云海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已经把樊小六的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南宫俊走近盒子,即使有火光的映照,盒子里依然漆黑一片,他缓缓伸手一一探向盒中,直到探完最后一个盒子,紧绷的表情终于松弛下来:此玄石非彼玄石,看来穆云海尚未发现那个秘密,否则以他对玄石的熟悉,帽子里的玄石若被他拿走,此时此刻的他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有劳穆庄主”南宫俊转身对穆云海抱拳。

    穆云海见南宫俊脸色缓和,只当帮他找到了心仪之物,却不知自己刚刚死里逃生。

    “不知南宫先生找这百越玄石作何用处?”樊小六凑上来,伸手从盒子里拿起一块百越玄石,只觉除了颜色是乌漆一片,与寻常石头并无分别。

    “你有所不知,玄石有平肝潜阳,安神镇惊,聪耳明目,纳气平喘的作用。磨成粉入药可以疗治诸般肿毒,明目聪耳,止金疮血,是练武之人必备之良药。”

    南宫俊所言倒也非虚,四十多年前他与上官飞为了研发菜式,试用过各种材料,无意间发现用玄石与猪肾同煮出来的玄石肾羹对滋补肝肾有良好的功效。

    樊小六眼睛一亮,贪婪之情溢于言表:“南宫先生一人也用不了这许多,不如……”

    “小六喜欢,拿去便是。”南宫俊淡然一笑。

    “谢南宫先生!”樊小六喜不自胜。

    穆云海咳嗽一声,提醒樊小六他最该感谢的人是他。

    樊小六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就有劳穆庄主将这些玄石送到我下榻的听水轩了。”

    穆云海面色一沉,碍于主人身份又不好发作,拱手向南宫俊告辞:“时候不早了,南宫先生也早些歇息。明日就是武林大会,还请南宫先生移步庄内,与诸位高人共同推选出武林盟主。“

    “好!”南宫俊没有犹豫,明天他就要在武林大会上当众揭穿穆云海的虚伪假象。

    樊小六心中暗喜,明天,必定会有一场好戏!

    “啪“地一声,毛蛋抢过来关上了乾坤宝盒的盖子,一张小脸又羞又恼,像熟透的番茄。

    “我……那……哎呀”毛蛋想解释为什么要偷樊笑天的东西,又发现没什么好解释的,他就是单纯的想偷,一急之下索性也不解释了,一跺脚就往门口跑。还好吴总管眼明手快,一把将毛蛋拦腰抱起。

    “吴总管,快看看小少爷身上有没有那东西,赶紧找出来。”

    吴总管答应着,在毛蛋身上摸索起来,毛蛋怕痒,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怒吼不止:“放开我,放开我,我找到的就是我的,谁也别想从我这拿回去。”

    话音未落,那块黑色铁片就被吴总管从他裤腰带里摸了出来。

    “还给我,还给我!”毛蛋跳着脚去够吴总管手里的黑铁片,一张小脸沮丧的能滴下水来。

    “明伯,他欺负人,你也不管管他,我再也不跟你好了!”毛蛋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一想到他这次好不容易得到的玉牌和黑铁片都被收走,他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哪怕他在烧猪院白吃白喝了这么久。

    明伯哈哈大笑,只觉得毛蛋脾气耿直,跟自己的明喜一样单纯可爱。

    吴总管却对毛蛋爱不起来,之前因为他是客人,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罢了,可没想到毛蛋竟变成了自家的小少爷,那就不能放任他继续顽劣下去。

    于是他当即板起面孔:“小少爷,咱别闹了行不行?不问自取就是偷,这要是外人,我们可是要报官的。“

    一听要报官,毛蛋眼泪一抹,一骨碌爬起来:“报官?报什么官,现在拿着那东西的人可不是我。”

    “你……”吴总管被毛蛋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好了,好了“明伯开始和稀泥“吴总管,你就别跟孩子一般见识了!”

    “我……”吴总管欲哭无泪,一想到以后的生活可能就要在跟小少爷的斗争中水深火热下去,他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少爷,不是明伯要抢你的东西,只是你不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留在你身上只会给你带来危险。”明伯开始谆谆善诱.

    果然,毛蛋这个好奇宝宝立刻睁大了眼睛望着明伯手里的黑铁片:“厉害?有多厉害?”

    “你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吗?”

    毛蛋摇摇头,一副虚心向学的模样。

    “这呀,叫天外玄石,是天上的星星缺了个角掉下来变成的石头。”

    “哇!那一定很值钱吧!“毛蛋两眼放光。

    “应该很值钱吧!“明伯三言两语就安抚了毛蛋“可是它有毒!”

    毛蛋打了个哆嗦,连忙看自己的手掌,又撸起袖子看自己的胳膊。

    明伯又笑:“我说的毒不是那种毒,是说这东西会影响你血脉的运行,如果长期带在身上,会让你变得呆呆傻傻的。”

    “可那个樊笑天怎么没事?”

    “所以他缝在帽子里啦!”明伯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

    “那,那你就拿走吧,毛大爷这么聪明,可不能变成个傻子。”

    “好,那我就先替小少爷保管吧,等下个月樊笑天再来试菜,我们就说是捡的,然后还给他好不好?”

    “嗯!”毛蛋用力点了点头,对明伯的说法感到非常满意,如果有饭吃,有钱花,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偷东西。

    外面传来小伙计的声音:明伯,外面有位客人点名要见你,你见不见?“

    “哦?“吴总管惊讶不已,除了烧猪院的伙计,没有人知道明伯,怎么会有客人点名要见明伯呢?

    “一定是他来了,吴总管,咱们一起出去迎迎吧!“说着,明伯向屋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