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二十四章 惊雷记忆

第二十四章 惊雷记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水轩是一座临湖而建的水榭,四面镂空的设计让整个建筑没有一处死角,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樊小六选择住在这里,自然是担心穆云海会对自己不利,将居所曝光于大众眼前,冷是冷了点,但是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旁人自然能听得清楚,看得明白。

    此时,听水轩里坐着一个人,八卦门的少门主步惊雷,他的手里照旧把玩着一枚精巧的小八卦镜,眼睛呆呆地望着水面陷入沉思。

    自从八年前八卦门门主失踪后,八卦门在江湖上的势力日渐式微,当时只有十岁的步惊雷虽承袭了门主之位,却难以服众,导致八卦门内部派系林立,内斗不断。

    步惊雷早听说飞云庄的情报网遍布天下,可前些年忙于稳定八卦门内部纷争,一直腾不出手来结交飞云庄,直到接到飞云庄的邀请,那可真是久旱逢甘露,当即便抛下门中事务前来赴宴。

    他手上这枚八卦镜就是当年他爹出门前留给他的礼物,八年来,他把玩了无数次,可怎么也找不出它与其他八卦镜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八卦,八卦,爹是想留下什么线索给我吗?“步惊雷喃喃自语,心烦意乱。

    “步惊雷,你也在这!“一声欢快的叫声打断了步惊雷的沉思,他寻声望去,只见司马麒麟兄弟正向听水轩走来。

    步惊雷赶紧将八卦镜藏于袖中,起身打算离开。他自小肩负重任,见惯了尔虞我诈,对任何人都习惯性的保持着警戒,不喜欢太过亲密的举动。

    可那个司马麟第一次见面就扯他袖子,缠着他要八卦镜玩,他太讨厌这种天真的人了,因为越是天真就越证明他被保护得很好,他嫉妒。

    ”哎,你别走啊“司马麟跑过来拦住步惊雷“怎么我刚来你就要走?你讨厌我啊!”司马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逗步惊雷,每当看到他一脸不耐还要装出彬彬有礼的样子,他就觉得这个人很分裂,就更想撕下他的伪装。

    步惊雷的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白了司马麟一眼,连话都懒得跟他说。略略拱了拱手就打算离开。

    司马麟一伸手拦住步惊雷:“有好戏看你也不看?“

    步惊雷瞪着司马麟:“让开!“

    司马麒上来打圆场:“步兄,我弟弟没有恶意,就是贪玩。“

    “就是,我最喜欢交朋友了,看你身边也没个伴,明天跟人比试连个助威呐喊的都没有,不如我们仨结个对子,万一有人欺负你,也好有个帮手不是?”

    步惊雷一声冷笑:“欺负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如此说来你的功夫很厉害了?不如咱们提前切磋一下,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底。“

    步惊雷看着司马麟,脸上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这可是你说的,回头打疼了你们,可别哭着找你们的爹。”

    “切磋技艺,点到为止,若我兄弟二人技不如人认输便是,步兄又何苦出言讽刺?”司马麒有点生气,这个步惊雷也太目中无人了。

    “但若是我兄弟二人赢了,我要你为刚才的话向我们端茶认错。”司马麒补充到,他虽比司马麟懂些礼数,到底也是被爹娘宠着长大的。

    “出招吧!”步惊雷后撤一步,稳住下盘,一双手掌缓缓拉开。

    “看招!”司马麟大喊一声,手掌变作剑指,身形突然飞起,直点向步惊雷胸前的璇玑,膻中两穴。

    步惊雷不慌不忙,脚下按八卦方位游走起来,轻松躲过司马麟的攻击。

    “麒儿,一起上,这小子有些道行。”司马麟冲司马麒大喊。

    “以多胜少,胜之不武,你先来。”司马麒反而退出战斗圈。

    司马麟年轻气盛,又急于求成,一击未中,心头气浮,脚尖一点水榭廊柱,身子在空中一扭,剑指空翻,似落英缤纷,也不管什么穴了,只劈头盖脸地朝步惊雷一通狂扫。

    步惊雷微微一笑,脚下像抹了油一般在无形的八卦图里迅速滑动起来,刹那间快到像是分出无数个分身,虚虚实实难以辨清哪一个才是本体。

    司马麟只觉的眼花缭乱,不知该点向哪个人影,司马麒也不觉叫了一声好。

    突然,只听“啪“的一声,司马麟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步惊雷停下脚步,得意地看着司马麟:“这可是你自找的。“

    “哈哈哈,八卦门的八卦步果然不同凡响“穆云海和樊小六带着家丁走进来。

    司马麒向穆云海抱拳行礼:“穆庄主好!樊老板好!”

    司马麟捂着半边脸,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看到家丁捧着的盒子,马上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穆庄主带了什么好东西过来?“

    穆云海有意显摆,示意家丁打开盒子,司马麟凑上去看,连步惊雷也忍不住好奇直往这边瞅。

    “这黑漆漆的是什么呀?“司马麟拿出一块百越玄石端详。”步惊雷,你也来看看。“

    步惊雷打了司马麟一巴掌,心中闷气出了不少,见司马麟不仅没恼他,还像没事人似的招呼他看好玩意,对司马麟产生了一种愧疚之情,态度上也就随和了许多。

    他走到司马麟跟前,伸手刚要接过百越玄石,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他袖中隐约透出光芒,还伴有小孩子的啼哭声:“爹,我不让你走,不要走……“

    所有人都惊奇地望着步惊雷的衣袖,司马麟更是忍不住就去他衣袖里摸索:“你袖子里藏了个小孩?“

    步惊雷惊呆了,傻傻地站着任司马麟对自己上下其手。那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儿时的他,有关那个晚上的记忆如一头猛虎,恶狠狠地向他扑来。

    与此同时,步惊雷脑海中的记忆通过他袖子里的八卦镜也同步呈现在众人眼前。

    司马麟从他袖子里取出了八卦镜,那枚小小的八卦镜射出一道光柱打在百越玄石黑乎乎的表面上,竟好似在那上面开了一扇窗,窗里上演的正是步惊雷和他爹的故事。

    小小的步惊雷追着一个男人高大的背影哭喊:”爹,别丢下我……“

    男人跨过门槛,步惊雷扑上去抱住男人的腿,男人回过头来,眼里是隐忍的泪水。

    “是他?“从穆云海的方向传来一声低叫。

    步惊雷急忙看向穆云海,却见他神色如常,彷佛刚才那个声音不是他发出的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