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二十六章 不眠之夜

第二十六章 不眠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烧猪院大门紧闭,沿着围墙一圈,挤挤挨挨的围满了乞丐。竹竿带着几个小乞丐守在紧闭的大门前,引得过往行人不断侧目。

    早在司马夫人来烧猪院找茬的时候,吴总管就派了小伙计去通知他,请丐帮来帮忙清场。

    司马夫人在第二进院里撒泼打滚的时候,一群小乞丐在毛三的授意下突然闯进烧猪院,流窜在客人们的餐桌间,不是抢走客人的菜就是挤走客人的位置,制造了一场小小的混乱。

    等到明伯毒发之时,烧猪院里除了伙计就是乞丐,再无半个客人。吴总管请毛三把守在烧猪院外,不要让任何一个人进来,更不要放任何一个人出去。

    此时,明伯的尸体穿戴整齐停灵在院子里,吴总管红着眼睛面对所有伙计:“各位,今晚烧猪院突逢巨变,明伯他……”吴总管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院中一片哭泣声,几个在大厨房里跟着明伯学艺的伙计哭得几近昏厥过去。

    “我知道大家来烧猪院干活无非是想学门手艺,养家糊口。烧猪院绝不会亏待大家。”吴总管扭头招呼身边的小伙计“去把那几个箱子抬过来。”

    几个伙计吃力地抬着几口大木箱过来放在吴总管身边。

    吴总管一一打开木箱,除了一个木箱里放着一堆纸之外,其余箱子里放着的全是整锭的银子。

    吴总管指着箱子:“这里面除了一箱生死契外,其余的全是烧猪院这大半年的盈利所得。烧猪院能赚钱离不开各位的辛苦,现在明伯不在了,家主不知何时回来,我擅自做主将钱分给大家。”

    伙计们停止了哭泣,一个个望着箱子里的银元宝,又兴奋又激动。

    “已经跟烧猪院签了生死契的,你们也可以选择留下还是离开,留下的,生死契继续生效,作为你们入股烧猪院的凭证,参与年底分红,离开的,拿走你们的生死契,从这几箱元宝里分走你们的应得。”

    人群中开始响起嗡嗡嗡的讨论声。

    “烧猪院生意这么好,就拿这点钱走,太不值当了。”

    “我没签生死契,能拿一点是一点。”

    “明伯都不在了,以后烧猪院的生意还能好吗?我还是拿钱走人吧。”

    吴总管冷眼旁观,心中一片悲凉。这些年,他和明伯兢兢业业,没少为家主赚钱,可到头来他们得到了什么?他恨家主凉薄,所以他要用大撒币的方式来报复他。

    讨论声渐渐弱下去,很显然,大家都拿定了主意。

    “不管你们做出何种选择,烧猪院都会兑现承诺,但是有一样“吴总管目光犀利地扫视在场伙计一圈”只要出了这个门,你们就要守口如瓶,永远不跟任何人提及烧猪院的一切,从此与烧猪院相忘于江湖,你们能做到吗?”

    吴总管在烧猪院遣散伙计的同时,穆云海也在飞云庄的密室里开小会。

    “回禀庄主,公主一行日夜兼程,现已离开益州地界前往徐州了。”

    “好,通知徐州,暗中保护,密切监视。”穆云海皱起眉头,不知公主为何要去徐州。

    “禀告庄主,我等监视赴宴宾客,除元虚洞的九天昊提前离开之外,其他门派均无异动,但他们私下殴斗,已经死了几个人,受伤的也有十几个了。”

    “哦?死的是什么人?哪个门派的?”

    “有魔山派的金弓手,神毒派的玉面飞龙,地灵门的幽冥二老,莲花宗的白莲圣姑和玄指门的独一指。”

    穆云海冷笑一声:“一个个名头大的吓人,还不是不堪一击。海外派、天山门和天龙门没什么动静吗?”

    “回庄主,还没有。”

    “继续监视!对了,查一下元虚洞有什么事,九天昊为什么提前离开。”

    “是,庄主!”

    “还有,继续盯着樊楼的樊老板,他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全都要向我汇报。“

    “回庄主,那个樊老板对着湖里的锦鲤说了一晚上话。“

    “哦?他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不过语气和神情有点怪,不知道是不是着魔了。”

    “哈哈!”穆云海来了兴趣“想不到樊老板还有这癖好,继续盯着,这老家伙狡猾得很,最好找个机会除掉他。”

    “是,庄主!”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穆云海遣散密探,走到一个柜子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卷画轴缓缓打开。

    画上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美人,却不是德妃的模样。

    “仙女姐姐,我没用,你交代我的事到今天也没办好”穆云海看着画中美人喃喃自语。

    烧猪院的伙计已经走了七七八八,除了签过生死契的人,留下来的人屈指可数。

    吴总管看着空荡荡的钱箱子和空荡荡的院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礼往,明伯,我们是不是太傻了!”

    “吴总管”毛蛋走过来,两只眼睛红肿得像桃子“你也要走吗?”

    吴总管看着毛蛋苦笑:“我能走哪儿去?我没有家人,现在连朋友都没有了!”

    “你不走就好,我不能留下来等明喜了,你要是见到他,帮我跟他道个歉。”

    “你想去神农谷找司马夫人?”吴总管一点都不诧异,只是感到疲惫“小少爷,听我一句劝,留在这等家主回来吧,烧猪院群龙无首,他不可能不回来,你实在没有必要走这一趟。况且那神农谷是人家的地盘,你势单力薄,家主也不见得会……会护着你。”

    “我不是去认亲,当初他不要我,我也没必要腆着脸找上门去。我是想去江湖上走走,学点真本事,以后不但能保护自己,还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毛蛋努力把眼泪逼回去,对吴总管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毛三走过来:“他那个爹薄情寡义,不认也罢,我们丐帮遍及天下,到哪儿没口饭吃?”

    吴总管点点头:“家主惧内,离开也好,免得以后再生事端。”

    毛三大手一拍毛蛋的肩膀,从怀里掏出香主令牌塞给毛蛋:“这块令牌你拿着,毛三爷虽然没用,这块令牌还是管点用的。”

    毛蛋也不客气,接过令牌塞进怀里,抬头看吴总管:“吴总管,我就要走了,你把那个乾坤宝盒送给我留个念想吧。”

    吴总管神情黯然:“家主无情,我们不能无义,小少爷,你今晚暂且住下,容我打点好你的行装,明日一早送你离开。”

    毛蛋点点头:“嗯,我也想再陪陪明伯,吴总管,毛三爷,你们都去歇着吧,今晚我守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