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二十七章 夜半惊魂

第二十七章 夜半惊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朗星稀,如水般的月光洒在烧猪院的院子里。

    纱幔随风飘动,烛火摇曳,光影忽明忽暗,明伯惨白的脸在倏忽不定的光影中平添了几分恐怖。

    可毛蛋一点也不怕,他低着头在灵前烧纸,火光映红了他泪流满面的脸。

    他自小漂泊,毛三又是个不懂得表达爱的人,是明伯给了他从没得到过的慈爱和温暖。

    “明伯,你不在了,毛蛋又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叫花子了……”毛蛋越想越伤心,忍不住哭出声来。

    “毛蛋……毛蛋……”突然,从明伯的尸体处传来缥缈的呼唤声。

    毛蛋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缓缓转过头去看明伯的尸体:“明伯,是你在叫我吗?你别吓我,我胆小!”

    明伯的尸体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安静地躺在那里,彷佛刚才的呼唤声只是毛蛋的幻听。

    “一定是我太想念明伯了,真是自己吓自己!”毛蛋抹了一把眼泪,蹲起身继续烧纸“明伯,我多给你烧点纸钱,到了那边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毛蛋……毛蛋……”这一次的声音清晰了许多,毛蛋迅速转过头去,迟疑的起身向明伯的尸体走去。

    “明伯,是你吗?你活了?”毛蛋探着头,小心翼翼的靠近尸体,心里又激动又害怕。

    突然,明伯的眼睛猛地睁开,上半个身体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毛蛋惊叫一声,吓得跌坐在地。

    但明伯的尸体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僵硬地坐在那里。

    “嗝……嗝……“毛蛋吓得开始打嗝,但还是一步步走近尸体。

    “明伯,我是毛蛋,我是你最喜欢的毛蛋呀,你可千万别伤害我”毛蛋嘴里嘀咕着,颤巍巍地伸出手去触碰明伯。

    “毛蛋……“明伯的嘴巴张开了,叫出了毛蛋的名字。

    毛蛋一把捂住嘴,瞪大眼睛望着开口说话的尸体,两条腿抖得像秋风中的树叶,再也迈不动一步。

    ”毛蛋……我死得好惨啊!“明伯的声音有点怪,清脆中带着一丝稚嫩,听起来像是小女孩的声音。

    “我知道,明伯,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你放心地去吧!“毛蛋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想怎么为我报仇?“明伯没有转过头来看毛蛋,嘴巴一开一合。

    “我……我……“毛蛋被问住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明伯的嘴里发出,衬着明伯惨白苍老的面容说不出的诡异。

    毛蛋愣住了,紧接着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指着明伯的尸体怒吼:“贼丫头,又是你!快给我滚出来,别在这装神弄鬼的!“

    “且……吓不住你,一点都不好玩!”一个飘忽的影子从明伯的尸体中抽离,从轮廓上看竟然是个跟毛蛋年龄差不多的小女孩。

    毛蛋一拳打向那个影子,影子忽地一下散开,银铃般的笑声飘忽不定地在四面八方响起。“傻瓜,你打不着我的!”

    毛蛋冷哼一声,不理会那个笑声,小心地扶明伯的尸体躺好,跪下来给尸体磕头:“明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招惹了一个讨厌精,连累你死后都不得安宁。”

    “你骂谁讨厌精?”小女孩的影子咻地一下飘到毛蛋身前,叉着腰指着毛蛋痛骂“你才是讨厌精,你全家都是讨厌精!”

    毛蛋挥挥手扫开那个影子:“别烦我,心情不好,没空陪你玩!”

    影子一跺脚:“哼!傻瓜,谁有空理你,要不是因为……”

    火盆里的纸钱快要烧完了,毛蛋走到火盆钱继续往里面放纸钱,火舌噌地一下蹿起来,小女孩的影子哎呦一声,赶紧伸手去挡那火光。

    毛蛋一看,心想原来她怕火!于是将纸钱卷成纸棒,伸进火里引着,变成一个火把,高举着向影子横扫过去。

    “贼丫头,上次你把我挂旗杆上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这次你又来戏弄我,你惹我没关系,明伯是我最尊重的人,你敢惹他我要你好看!”

    影子左挡右避,连连后退,嘴里不住求饶:“好毛蛋,好哥哥,我错了,你别再用火燎我了!”

    毛蛋哼了一声,把火把扔回火盆,拍了拍手:“你走吧,明天我就不在烧猪院了,吴总管他们都是好人,你别祸害人家。“

    “你要走?去给明伯报仇吗?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叫我?“影子又飘了过来锲而不舍地追着毛蛋。

    “这是我自己的事,叫你干嘛?毛蛋不耐烦地挥散影子,像挥开一只讨厌的苍蝇。

    “你欺负我!”影子哭了起来“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哭,哭到你答应为止“

    毛蛋扑哧笑了:”你爱哭就哭呗,反正难受的又不是我!“

    “你……你给我等着“影子一扭身,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毛蛋冷哼一声:“想吓你毛爷爷,你还嫩了点!”

    院子里安静下来,毛蛋走到明伯的尸体前:“明伯,明天一早我就要走了,我跟吴总管要了你的乾坤宝盒,我知道那宝盒是元虚洞的圣物,应该还给人家,可是我想用那宝盒找到丑婆娘给你报仇,你放心,等我报完仇一定将宝盒还给元虚洞,你一定要保佑我早日学到真本事,早日为你报仇。”

    毛蛋抚摸明伯中毒的手,因为血液凝固,那只手掌保持着黑肿的样子,毛蛋的眼泪滴落在手掌上,突然发现那肿胀得几乎透明的手掌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他抬起那只手,对着月光仔细观察,只见一丝白线在里面扭动,似乎想找到一个出口。本来什么都没有的手掌上突然出现了一滴黑色的血珠,那血珠越聚越大,从一颗沙粒大小变成了黄豆大小,隐约透出一点白头。

    毛蛋吓坏了,松开了明伯的手,明伯的手臂垂下来,血珠顺着手指流淌下来,那丝不停扭动的白线竟随着血流一起流淌下来。

    毛蛋惊讶地望着那丝白线,只见它一边扭动,一边变粗,从若有若无的样子逐渐变得清晰可见。这一次,真正的恐惧抓住了毛蛋,他只觉得呼吸困难,声音卡在了嗓子里,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响起了急促而猛烈的敲门声,好像无数只手拍在了院门上。

    毛蛋动弹不得,内院里却传来吴总管的脚步声:“来了来了!大半夜的,谁在敲门呀!“

    吴总管披着衣服,步履匆匆地从内院走出来就要去开门。

    “不要……开门!“毛蛋颤抖着,牙齿打着架说出这句话。

    吴总管一眼看到地上蠕动着的像白蚕一样的东西,指着它问毛蛋:“那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