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不老食谱 > 第二十九章 百濮刺虫

第二十九章 百濮刺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像白蚕一样的虫子在地上蠕动着,每一次蠕动都让它变大一分。它头顶两颗小黑点一样的眼睛已经大得像两颗黑葡萄了,身上本来细密而柔软的绒毛一根根支棱起来,坚硬得有如硬刺。

    那刺虫扭动着直起一半身体,两颗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在吴总管和毛蛋之间来回打量,好像在考虑先吃哪个好。

    门外的敲门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但看傻了眼的吴总管和毛蛋都没有留意到。

    “小少爷,快跑“吴总管先回过神来,冲毛蛋大喊。

    刺虫的眼睛立刻向吴总管转过去。

    毛蛋一下子冲到吴总管身前:“我不走,这虫子是那丑婆娘放的,我先宰了它,再宰了那丑婆娘。”

    说着,毛蛋从怀里掏出毛三给他的那块令牌朝刺虫砸了过去。

    “铛“的一声,铜牌与刺虫的硬刺相碰,掉在地上。

    刺虫好像被吓了一跳,身体一抖,上半截身体直坠下来,眼看就要砸中毛蛋。

    只见一道火焰像鞭子一样卷住刺虫,咻的一声将它拽走,同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百濮刺虫,这可是个好东西!“

    毛蛋和吴总管循声望去,不知何时,院子里竟站了一个身穿红色纱衣的小姑娘。

    “贼丫头!“

    “樊小姐?“

    “你怎么进来的?这东西是个啥?“毛蛋跑到小姑娘身边指着地上那条被火焰困住的虫子。

    “哼!“小姑娘转过头去不理毛蛋。

    吴总管走过去:“久闻樊小姐擅长法术,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樊小姐?“毛蛋盯着小姑娘,她还在生气,圆圆的小脸上一张樱桃小嘴撅的老高。

    “没错,她就是樊楼老板最疼爱的小女儿灵珠儿。”吴总管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心想不怪樊老板疼爱,要是自己有这么个瓷娃娃似的女儿,一定也喜爱的紧呢!

    灵珠儿对吴总管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我听我爹提过,烧猪院是和尚开的,我一直想来看看,可惜我爹管得紧。今儿一来才发现原来不是和尚开的,是妖怪开的。”小姑娘咯咯咯的笑起来,更显得天真可爱。

    吴总管尬尴不已,陪着笑了两声:“樊小姐真会说笑,烧猪院哪来的妖怪?”

    “那它怎么会在这?”灵珠儿指着地上那条刺虫,此时的它已经缩小到一开始的白蚕状态,正悄咪咪地蠕动着,已经脱出了火焰鞭。

    “别让它跑了”毛蛋急得上手就抓。

    “别动!”灵珠儿手一扬,火焰鞭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鞭梢卷起白蚕样的刺虫,再一甩,直接将它甩进地上放着的一个水晶瓶里。

    刺虫进瓶,灵珠儿手里的火焰鞭立刻变成一个圆溜溜的瓶塞,噗的一声掉在瓶口,将刺虫封在了水晶瓶里。

    毛蛋津津有味地看着灵珠儿行云流水般的施法,看到刺虫被收,忍不住拍着巴掌叫起好来。“好!没想到贼丫头你除了骗人,还会这么厉害的法术。”

    听到毛蛋的夸奖,灵珠儿也开心起来,她蹦蹦跳跳地取回水晶瓶,举起来向毛蛋显摆:“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亏我刚才那么敲门你都不开,要不是我及时赶到,这会你早就在它肚子里了。“

    “原来刚才敲门的是小姐,真是失礼“吴总管看了毛蛋一眼”你认识我家小少爷?“

    “上次在杏花楼就是她把我吊旗杆上的“毛蛋抢着告状。

    “谁让你不给我看那个东西的!说话不算话,我当然要教训你了”灵珠儿反唇相讥。

    吴总管听得一头雾水:“停一停,你俩的旧账先放一边,樊小姐,你刚才说那个虫子跟妖怪有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小少爷,这虫子是从哪儿来的?咱们能不能先把这事弄明白了?”

    灵珠儿点点头,走到明伯的尸体旁,指着他垂下来的手臂:“百濮刺虫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毛蛋点点头:“没错,一开始是一条细细的白线,出来以后就变大了。”

    “百濮刺虫是一种蛊虫,周朝时期在百濮之国出现过,所以叫百濮刺虫。相传炼制这种蛊虫需要用下蛊之人的血每日喂养,几十年才能养出一只。”

    “好狠毒的丑婆娘”毛蛋回想起当时司马夫人挥舞着巴掌向他冲来的场景,那时候的她应该已经起了杀心,而明伯抓住了她的手,所以本该下到他身上的蛊虫下到了明伯身上。

    “难道司马夫人是妖怪?”吴总管喃喃自语。

    “下蛊之人不一定是妖怪,但是能给她这个蛊虫的人一定是妖怪!”灵珠儿肯定的说。

    “为什么?”毛蛋好奇的问。

    “你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灵珠儿一脸得意,谁叫她刚才要哭的时候他都不来哄她,急死这个臭小子。

    “妖怪!”毛蛋瞪了灵珠儿一眼,心思全在妖怪上,本以为学好本事就能给明伯报仇,没想到他的对手竟然不是人。

    “怎么样?你报仇要不要带上我?”灵珠儿似乎看透了毛蛋的心思。

    “报仇?”吴总管激动起来“小少爷,你也听到了,那司马夫人深不可测,又跟你沾亲带故,你怎么报仇?我和明伯的命是你爹给的,不管今天死的是明伯还是我,我们只当把命还给他,你千万不要再起这样的念头,也不枉明伯……”

    吴总管的声音哽咽了,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都化作了低沉的哭泣声。

    毛蛋又瞪了灵珠儿一眼,拍拍吴总管的后背安抚他:”吴总管,我错了,我听你的话,仇我不报了,爹我也不认了,我还是当我的小叫花子去。“

    灵珠儿打了个呵欠:“乏了,回家睡觉。臭小子,想报仇了就来樊楼找我,我有的是时间!“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了,折腾了一晚上,毛蛋和吴总管的眼睛都是红肿的。

    吴总管将一个巨大的包袱交给毛蛋:“小少爷,这里面是我给你准备的四季衣服和一些银两,你要的乾坤宝盒和毛香主给你的令牌也在里面。“

    毛蛋接过包袱打开,果然看到乾坤宝盒和令牌。他一手拿起乾坤宝盒,一手将令牌塞进怀里。看到夹在衣服中的银袋子,想了想,也顺手拿起塞进怀里。

    “吴总管,衣服我就不带了,我小叫花子行走江湖,有口饭吃就够了。今日一别,有缘再见,我走了!“

    “等等“吴总管叫住转身离开的毛蛋,从怀里掏出一片黑漆漆的东西,正是毛蛋从樊笑天的帽子里偷来的天外玄石。

    “这个东西,我想还是你拿着比较有用。“吴总管把天外玄石放到毛蛋手上。

    “不要“毛蛋像接了个烫手山芋似的将天外玄石扔给吴总管。“明伯不是说这玩意会让我变傻吗?”

    吴总管笑了:“明伯骗你呢,他是怕你有危险。”

    毛蛋狐疑地看着吴总管,等待他的下文。

    吴总管叹了口气:“本来我们都以为只要你爹认回你,你有了依靠,这东西就可有可无了,可是现在看来,能帮上你的也就只有这东西了。”

    “吴总管,你到底想说什么呀?”毛蛋快急死了,一把抢过天外玄石左看右看。“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怎么帮我呀?”

    吴总管欲言又止,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也许它能帮你找到你的太爷爷。”

    “你说的是上官飞?”毛蛋来了精神。

    “嗯!”吴总管点点头“也是慧明和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