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万界之最强老爹 > 第599章 终于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寒来暑往,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飞快流逝。

    柳神在苏扬的照看下已经发生出了新的柳枝,而这个位面的气运之子,却还没有出现。

    督促村民修炼,去给柳神浇水,成了苏扬排解寂寞的两件事。

    呆的时间长了,苏扬有时都会怀疑,系统是不是出问题,还是自己被系统遗忘了。

    这一日的黎明,夜空漆黑寒风阵阵,四周寂静无声,连鸟虫走兽都已沉睡。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苏扬,再也睡不着了,心中总是感觉到将有事情发生。

    盘坐在床上的苏扬,装模作样的掐算了一番,“一请天地动,二请鬼神惊,三请张生来赴会......”

    “咦,有了,想必今天就是气运之子降临的日子。”

    “懒散了这么多年,终于又能喜当爹的带娃娃了啊。”

    苏扬洗漱一番出了石屋,像是平凡的老人一般,缓步走向了村口。

    柳神见苏扬走来,欢快的摇动着新生的柳枝。

    “大哥,起来的这么早啊,是不是在给我浇水的,真是让大哥操心了。”

    苏扬一跃而起,坐到了柳神那八九米高的断面上,伸手拨楞着柳神唯一的柳枝。

    “老柳啊,你都喝了我那么多天河水了,怎么就只长出一根头发,你还是当年有三千长发的时候好看。”

    柳神一阵心塞,很想对苏扬高喊一声绝交,不过想想战斗力的差距,以及苏扬手中的天河水,柳神决定忍了。

    “大哥,头发三千根,缘愁似个长,头发越多越烦恼,还是就长一根好。”

    跟苏扬认识了几年,柳神的贫嘴技能也见长。

    苏扬撇撇嘴,抬头看向了远方。

    在那朦胧的夜色中,有两人正在向着石村方向匆匆赶来。

    看着那两人,苏扬明白自己要等的人就要到了。

    苏扬坐到了柳神断面的树芯位置,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柳神感觉到苏扬的动作,也赶忙变的正经起来,努力让自己成为一株正常的柳树。

    唯一的柳枝,在夜风中飘舞,那两人越走越近,可以看出来是一男一女。

    那对女人的怀中,还抱着一个襁褓,襁褓中的婴儿气息十分微弱。

    女人的面色忧愁,不时看向怀抱中的孩子。

    “子陵,把孩子放回祖地,真的就能救他性命么?”

    被称为子陵的男子,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女人感到了绝望,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

    “我苦命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苦,都怪妈妈不好,没有看护住你啊。”

    女人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在男人的搀扶下,步履蹒跚的走到了村口,走到了焦黑的柳树旁。

    柳神努力的挥舞着独苗柳枝,似乎在对那男女说,来啊,我们这里有高人,肯定能救活你们孩子的。

    男人在树下停下了脚步,仔细的看着柳神焦黑的枝干。

    “这应该是祖地的祭灵了,就把孩子放在这里吧,希望祭灵能保佑他,保佑他活下去。”

    女人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下孩子。

    “子陵,要不再想想别的办法,一定还有办法能救孩子的。”

    男人看向襁褓中虚弱的孩子,面上闪过不忍的神色。

    “可是已经没时间了啊,而且他的至尊骨被那魂淡切了去,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祖地或许能保佑他。”

    “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没有了,能用的办法都试过了,就剩下这一个办法了,把孩子放下吧,咱们一起向祭灵祈祷。”

    女人抽泣着将襁褓中的婴儿,轻柔的放在了柳神凸出的树根上,脸上满是浓浓的爱意。

    “儿啊,我的儿啊......”

    女人看着那已经虚弱不堪的婴儿,泪水又滚落了下来。

    男人痛苦的转过身,紧紧闭住了双眼,双手紧紧握拳,身躯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半晌之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过去,天空已经渐渐泛起了明亮。

    男人走到女人身边,咬牙将轻抚婴儿面庞的女人拉了起来。

    “时间不多了,咱们对祭灵祈祷吧,希望他能保佑咱们孩子。”

    男女两人虔诚的对柳神祈祷。

    祈祷完之后男人咬破了手指,将手指的学业滴到了柳树的跟上。

    “我只有我的精血了,这是我献上的祭品,希望祖地能保佑我儿子,保佑他活下去。”

    男人的精血散发出不弱的能量波动。

    那精血,缓缓渗入柳神的树皮中。

    柳神的独苗柳枝欢快的摆动起来,似乎是在让男人放心,一定会当好襁褓中婴儿的保姆。

    看着精血被柳神完全吸收,男人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多谢祭灵护佑,我儿就拜托了。”

    男人说完对柳神施了一礼,看了被放在树根上的婴儿一眼,拉起女人的手快步离去。

    被拉着走的女人,依依不舍的看向婴儿,面容已经痛苦的扭曲起来。

    那对男女的身影消失不见是,已经天光破晓,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苏扬从柳树的断面上一跃而下,蹲在地上看起了那襁褓中的孩子。

    “气息好微弱啊,看样子随时都会死掉,这个位面的气运之子,也太不像正经的气运之子了。”

    “莫非这个不是气运之子,而是个假的?”

    苏扬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系统,一直空白的气运之子后面,终于出现了......出现了两个问号。

    气运之子:??

    苏扬仰望已经朝阳初升的天空,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这个看起来随时会挂掉的婴儿,真的是这个位面的气运之子。

    “这特么,当爹这么多次,还是头一次带个奶娃娃,是不是得养点能产奶的动物了。”

    苏扬老爹当了不少次,但是养襁褓中婴儿的经验,几乎为零啊。

    有些头疼的苏扬,抱起襁褓中的婴儿,缓步走向村中,打算先去石二寡妇的隔壁家里去化点缘。

    不少清晨早起的村民,看到从村口走回来的苏扬,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单身老族长,怎么抱了个婴儿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