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九百三十八章 争风吃醋

第九百三十八章 争风吃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飘飘一看到那玉箫,瞬间明白了这一切。她和柳茵茵都是被风谷子在密室中养大的,后来风谷子料到自己寿限将至,才让她们离开风魔洞。

    她自然知道,这玉箫的来历。却并不知道,用这玉箫便可以号令风雷楼上下数百绝顶高手。

    “看来,我还真是找对人了,君主让我找的天命所属之人,肯定就是你了。”此时柳飘飘看霍天磊,已经是不自觉的带着仰慕的目光。

    她做梦夜没有想到,霍天磊会有这样的担当。

    “什么天命所属不天命所属的我是不知道,但是你们风雷楼的麻烦事儿,好像并没有结束,等你们君主醒了,我还有事情要问她。”霍天磊此时心中依旧是疑惑重重,关于风谷子临终前嘱咐的几件事情。

    “君主伤势过重,想要等她醒来,恐怕需要一段时间,你既然已经拿到了玉箫,就劳烦你代为管理风雷楼的事物,以免人心不稳,再生事端。”柳飘飘说话时,幽若深潭的眸眼中,透着让霍天磊无法解读的深意。

    “这恐怕不成吧?我刚到忘忧岛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再说风雷楼的事物,我也不了解呀?”霍天磊才不想给自己照这样的麻烦,他感兴趣的是风雷楼的配药房和藏经阁。

    “放心,风雷楼的事物,都有专人负责,你只需要稳坐大殿,关键事物做个决定就行。”柳飘飘并没有给霍天磊在做推辞的机会,把话说完就转身进了君主的房间。

    霍天磊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只能暂时妥协。

    魏峰看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跑到东院去找给他作盔甲的工匠,让他给自己弄个假肢。

    霍天磊则是回到外院去找柳茵茵,推开院门却看到柳茵茵正手扶门框翘首以盼。看到霍天磊进门,就满眼期待的上前询问。

    没走几步,叫笑一个踉跄,身子一下失去了平衡。

    霍天磊慌忙上前搀扶,心里奇怪那个潘林女修士不知道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霍天磊看到刘茵茵虚弱的样子,顿时阵阵怜悯铺满心头。

    “我没事儿,君主现在怎么样了?飘飘找到了吗?”柳茵茵扶着霍天磊的手臂,才算是稳住了身子。

    可是眼中的焦急,脸上的担忧却是有增无减。

    “没事儿了,君主已被救下,飘飘现在正在照顾她!”霍天磊告诉柳茵茵她最想要的答案,然后把她搀扶回房间里继续休息。

    “不行,我要去看看她。”柳茵茵自己路都走不成了,还犟着坚持自己的意念。

    “你这个样子去看她,有什么用?还是先养好自己的伤,再说吧。”霍天磊嘴上劝着柳茵茵,心里已经对这个君主的性格充满了期待。

    看的出来,柳茵茵和柳飘飘对她的忠心,并不只是因为她是主人。

    没有适当的理喻,她们不会如此拼尽全力,又或者有什么其它的原因?霍天磊有点想不明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半个月的时间。

    霍天磊虽然身在忘忧岛,却对四海八荒的状况了若指掌。

    风

    雷楼势力庞大,每天从四海八荒传回来的讯息,千奇百怪。光是他们豢养的信鸽,就有几千只。

    各个地区发生的事件,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回风雷楼。

    霍天磊在风雷楼这段时间,大致也知道了风雷楼的运营模式。

    通过秘制的灵药,控制选精心挑选出的高手。那些灵药可以大幅提升修士的实力。但是服用时间长了,就会产生很严重的依赖性。

    而这秘制的灵药,有重要的一个配料,就是来自风魔菇的秆茎。

    这也是这些绝顶高手,会心甘情愿留在风雷楼的原因所在。

    而且封魔洞里的风魔菇,每年都要用活人献祭,让它吞噬年轻人的精血,它才会安然生长。

    否则,它就会释放血灵石的灵尘,驱使那些魔化甲壳怪到岛上掠杀生人。

    柳茵茵一两天的时间,就已经恢复行动能力。君主风月影依旧没有醒来,风雷楼的事物,就由她帮助霍天磊暂为管理管。

    霍天磊多次去探望风月影,却都被告知尚在昏迷中。可是,霍天磊却看到风雷楼,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秘密清洗。

    先前风云擎的党羽,都莫名其妙的失踪。

    霍天磊追查,都是无果而终。隐隐觉得,君主有可能已经醒了,可是却无法证实也没有办法让她现身。

    询问柳茵茵,她总是闭口不谈敷衍了事,这让霍天磊越发的感觉事有蹊跷。

    每天晚上,柳茵茵都会给霍天磊送来克制魔性的丹药,霍天磊吃了就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这天,霍天磊从风雷楼大殿回去,在自己房门前正巧碰到刘茵茵。

    霍天磊对这一幕并不陌生,知道她这又是给自己送药来了。

    “茵茵,你这一天到晚只有送药的时候,才来我这里是不是有点儿冷落我了?”霍天磊眉梢轻挑,佯装索欲求欢。

    “风雷楼是禁欲之地,我身不由己,你就先委屈这阵子。”柳茵茵白了霍天磊一眼,用清冷的声音面无表情的开口回应。

    她的态度,顿时让霍天磊心里憋了一口气。

    霍天磊觉得他现在执掌风雷楼,虽说只是暂时代理,但也是手握绝对的权利。他想不出来,有谁会来问责自己。

    显然,柳茵茵的话,是在故意找借口。

    “唉!你们这风雷楼,药房紧锁,藏经阁更是我找都找不到,你和柳飘飘都对我疏离防备,我在这里呆着也没意思,打算明天就走了。”霍天磊哪里肯受这个气,开口就给柳茵茵出了个难题,让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走。

    “你爱留不留。”霍天磊的话顿时让柳茵茵怒上眉头,恨恨的把药塞进霍天磊的手里转身愤然离去。

    霍天磊看着她的背影,坏坏的勾唇冷笑,他只是不想吃这药看看晚上这对姐妹到底在搞什么花招。

    夜幕降临皎月当空,霍天磊换上一身夜行衣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隐匿灵力气息,仅依靠体能潜行,一路摸到了西苑君主的门外。避开巡逻的守卫,小心翼翼的掀开屋顶的瓦片,往屋子里面窥探。

    房间里几盏油灯,光线换算清晰。

    柳茵茵和柳飘飘守候在床边,也是一身夜行衣,紧袖口长绑腿显然是要外出的装束。

    “茵茵……霍天磊那边这么样了?”

    “禀告君主,他好像已经厌烦了岛上的生活,吵闹着要离开。”

    “那怎么行?没有除掉风云擎,千万别让他走,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他留下。”

    “姐姐,你想留下他,那还不简单?腰带一松的事情,还需要向君主禀告吗?”

    “你。”

    “好了!风雷楼的规矩,你们都一清二楚……最好,不要让我为你们破例……现在跟我去除掉风云擎,至于霍天磊,我想我也该去见见他了,我一直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我风雷楼的冰雪双煞在我面前为他争风吃醋。”

    三人的对话,霍天磊在房顶上听得一清二楚。显然,风月影早就醒了,只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霍天磊隐匿气息,不敢贸然使用神识,窥探风月影的修为境界。但只是听她稳若幽山柔弱潺水的声音,就知道她的修为不在风云擎之下。

    看着这三个女人离开,霍天磊悄无声息的跟在她们身后。一路到了东院大殿,霍天磊的心里已经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风云擎虽然对风月影算是冷酷无情,但是一个女人能下手杀了她的哥哥,也说明她的心不善。

    霍天磊依旧是躲在屋脊上,掀开瓦片往下窥探。

    房间里灯火通明,风云擎并没有遭受虐待,却已经是面容憔悴神色黯然。

    想想也知道,这些日子他有多难熬。

    从世人仰慕的尊崇地位,一下子沦为阶下囚。每天门外都有数十个绝顶高手看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命丧黄泉。

    想想就有够折磨。

    “哥哥,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风月影的声音,听起来温婉动人,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凛冽的寒意。

    霍天磊想起救下她时,她惨不忍睹的样子,就知道风云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哼!少在这里假惺惺,要杀要刮随你的便!”

    “哥哥,我们可是从小相依为命,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跟那个姜文一起来害我?”

    “是你太固执,以风雷楼的势力,何须如此委屈?这忘忧岛方寸之地,岂能容我雄霸天下的野心?”

    “哥哥,你错了,我们小时候练功的藏经阁,墙壁上的警言你难道忘了吗?看守风魔菇,是我风雷楼秉承天道嘱托的使命,你难道不知道,父亲因何遭遇劫数吗?”

    “狗屁天道,他凭什么问鼎四海八荒?不就是因为他够强大吗?等我拿到了风魔菇的元神,区区天道又有何俱?”

    “既然你执迷不悟,就别怪小妹手下无情了。”

    “哼哼!你虽然比我修为高一级,但想杀我怕是也没有那么容易。”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我在你吃的饭菜里,下了毒……你现在,只要调动灵力,就会静脉阻塞自爆丹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