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纸短婚长 > 第2章 林溪,好久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强很是震惊。

    博天集团的一把手薄扬,出了名的低调,是林强想攀也攀不上的高枝。

    而现在这高枝,就在眼前!

    林强赶紧熄灭了手中的烟头,谄着脸对薄扬有求必应。

    林溪不知这些,她径直去了培训中心。

    她主业是医生,迫于经济情况,在闺蜜姚嘉云的培训中心里兼职做英文老师。

    一进门,姚嘉云就迎了上来,因为知道林溪今天是去干什么的,所以看着她的脸色,姚嘉云就说道,“又被你叔甩脸子了?”

    林溪点点头,“是真甩脸,装钱的信封直接呼脸上了。”

    姚嘉云原以为林溪只是去看了些脸色罢了,听到这话登时就怒了,“也太过分了吧?你怎么做的?呼回去了没有?”

    “没有。”林溪摇头,“我把钱捡起来了。”

    听到这话,嘉云有些心疼自己的老友,“要么我这边给你拿点儿,你先拿去还给你叔,先还他个三四十万的,他也能消停点儿。我这边不急要钱,你兼职的工资里慢慢扣呗?怎么样?”

    不是姚嘉云小气,而是她太清楚自己这老友,在别人面前能把摔脸的钱弯腰捡起来,但在交心的朋友面前,无论怎么样还是想保有一些自尊。

    所以哪怕再困难,林溪也从不和姚嘉云开口。

    林溪微微笑了下,婉拒了,“你知道我的,要向你伸手的话,早就伸手了。”

    省得嘉云再说想借钱给她的事儿,林溪就扯开了话题,将刚才叔叔和她的谈话内容说给姚嘉云听了。

    才一听,嘉云就皱着眉头,多了几分踌躇,小心翼翼问了一句,“溪啊,你为什么不选第一个呢……你也知道的吧,博天的一把手是……”

    抿了抿唇,姚嘉云才吐出了那个她最不敢在林溪面前提及的名字。

    “是薄扬啊。你要是和他谈一谈,一个项目的合作问题而已,对他而言跟谁合作不是合作?但对你而言就能解燃眉之急了不是么,你何必这么为难自己?”

    林溪咬着唇,目光里有着隐忍的疼痛,似是想起了自己最不想去触碰的心事,声音低哑了些。

    “我开不了口。外人怎么嘲笑我都没关系,我扛得动。但如果是他的嘲笑……我背不起。我宁愿为难自己。”

    姚嘉云听出她声音里那些隐忍的痛楚,不敢再提这个,小心翼翼扯开话题。

    “那你不是要去和那鳏夫相亲了?你打算怎么办啊?四十岁了啊!死了老婆,还拖着个女儿……你才二十六,你叔叔简直了,哪有这么糟践亲侄女的?”

    林溪对这倒是乐观了,浅笑道,“没事,他只说让我去见一面而已,又没说一定要个什么结果。我见面时表现差一点,人家也不一定能看得上。”

    只要去见一面,起码能短时间内让叔叔消停些,她也能有时间喘口气儿。

    姚嘉云显然很怕林溪真的作践自己去给别人当便宜老婆,所以听了这话倒是放心了些。

    嘱咐了几句让她别太辛苦了,这才从培训中心离开。

    之后的两天,一直还算太平,叔叔果然消停了些。

    医院总归是每天都忙得兵荒马乱的,林溪又要在培训中心兼职,每天几乎是陀螺一般连轴转,忙是忙了些,但日子过得倒也快。

    这天下午,她正在做一台瓣膜置换手术,叔叔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在手术期间,不是急诊或者科室里来的电话,她通常都不接。

    但让手术护士挂了之后,林强马上又拨了过来。

    林溪迟疑片刻,皱眉对手术护士说道,“开扬声接吧。”

    她其实对叔叔打电话来是想说什么,已经有所预料了,原本是想接通之后说等手术结束给他回电话再细说的。

    却不料林强似是很兴奋,电话一接通,就在那头大嗓门地说道,“溪溪!上次跟你说让你和人见一面的事儿你没忘吧?时间地点定好了,今晚八点在盛和国际二楼茶座长安厅。你打扮漂亮点!表现好一点!”

    口罩下,林溪的唇紧紧抿着,片刻后低低应了一声,“知道了。”

    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林强在那头就挂了电话。

    虽说这年头,对相亲这事儿早已经见怪不怪,但手术室里还是小小沉默了一下,因为谁也没想到林溪这样的海归人才,竟也沦落到要相亲……

    这让手术室里的未婚男女青年都有种唇亡齿寒的危机感。

    片刻后是麻醉师先口打破尴尬的气氛,“果然这年头,都逃不过相亲啊,没想到连林医生这么优秀的人也一样……”

    下班后,林溪忙完了一整天,蓬头垢面的形象出现在了盛和国际,甚至比约定时间还提早到了十五分钟。

    到了二楼茶座和服务员说了厅号,就直接被领到了长安厅门口。

    林溪没想到对方会比她更早就到了。

    并且,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长安厅里坐着的,并不是叔叔说好了的那个死了老婆的鳏夫,而是一个她暌违已久的男人。

    林溪的目光在接触到他的时候,就瞳孔猛缩,一瞬间,连呼吸仿佛都停止了,心跳似乎也漏了一拍。

    坐在茶厅里的男人眯着一双深邃的眼,容颜英俊得一如既往。

    只是唇角噙着的笑容寒凉,声音更是彻骨,“林溪,好久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