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慕林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探听

第三百四十七章 探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璞的家书,在说完对谢映容的处置之后,就没多提别的了,不外乎是嘱咐文氏要孝顺两位母亲,交好族人,多多照应族中家境清贫的家庭,照顾好几个孩子,盯着两个年长的儿子认真读书,约束三儿子用心上学,不要总是出去胡闹,还要注意几个孩子的身体,在换季时当心他们会生病……等等等等。

    跟着家书一起抵达湖阴县的,是两名谢家商号的伙计,他们同时还兼任着从苏杭湖嘉一带采买一批新的货物,送往北平的任务。谢璞让他们捎带了些北货南下,其中有一批是留给家人的,算是中秋节礼。由于谢老太太如今就在湖阴,他没有再往京中送节礼,只在信中提及,哪份礼物是特地给长女谢映慧留下的,让文氏另行派人送进京去,又或是把谢映慧接回老家后再给她。

    文氏把信收了起来,向几个孩子微笑:“如今知道老爷在北平一切安好,大家都能安心了吧?慧姐儿回乡一事,显之写信跟她商量商量吧?我也要给她写信。能一家团聚,自然是一家团聚的好。况且老太太已经回来了,接下来老爷又让人把容姐儿送回来,到时候金姨娘肯定也要跟着回来的。京里的大宅就不剩几个人了,慧姐儿留在那里也太孤单,遇事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还不如回来省事。”

    谢慕林说:“老太太不止一次说过,等病好了就回京里去,还叫我陪她同去呢。我自然不肯答应,娘和兄弟妹妹们都在这里,我回京去做什么?我看老太太心里,还是想回去找三妹妹算账的意思多些。倘若三妹妹能回来,她老人家也省事了,不必再受路上奔波劳累的苦。”

    文氏讶异:“老太太要回京?这事儿你怎么没跟我说?”

    谢慕林道:“她本来就想要留在京城长住的,喜欢那里的生活繁华舒适,不喜乡下清贫。若不是被三妹妹的谎话吓着了,她也不会跑到老家来。如今真相大白了,她想回京,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过她老人家的主意多了去了,娘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看爹爹在信里的意思,明显是更希望老太太留在老家生活。咱们还是听爹爹的吧,别由得老太太胡闹了。”

    文氏嗔了她一眼,小声斥道:“胡说!这些话可不能叫外人听见。”

    谢慕林笑笑,也不多言。她知道文氏其实已经同意她的看法了。毕竟谢璞的想法就放在那里,文氏身为谢璞的脑残粉,又怎会违背他的意愿?

    谢谨之在旁说:“眼下还是先跟大妹妹商量回乡之事吧。等她定下来了,三妹妹那边也可以动身了,这事儿便有了准话。那时候我们再去劝老太太留下来,便有了八成的把握。”

    谢显之点头赞成:“我也是这么想的。若三妹妹不回来,老太太未必就愿意松口。她老人家的怨气只怕大着呢。”

    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文氏便宣布散了。宛琴见她一直不提女眷去北平的事,欲言又止,但想到这种事也不方便在孩子们面前谈,便闭了嘴,却跟在文氏身后,随她去了正院。

    其他人都回自己的院子去了,谢慕林一把揪住了谢徽之,拽着人往东边的议事院走。这时候那院子没什么人,正清静。谢谨之已经先走一步,他们也不怕会遇上他。

    谢徽之一直缩着脖子,小声求饶:“二姐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小弟一定老实回答,绝不敢有半句虚言!你别揪我呀,弟弟我疼——”

    谢慕林回头剐了他一眼,倒是爽快地松了手。等走到议事院,她随便走上台阶,来到一处厢房门前,也不进门,就直接追问谢徽之:“老实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怎会叫你回新宅来?你前儿不是才告诉我,说老太太如今对你和气了不少,不象从前那般,动不动就让你滚了么?!”

    她回新宅住的这段时间,一直是谢徽之守在老宅照看谢老太太。不过他并不是整天都待在那边,族学的课程,他还是每天都要上的,因此就天天一大早出门坐船,在族学上课、吃午饭,等下午放了学再回老宅去。不过谢徽之这性子,想让他老实放学回家,太难了,他每天不是回新宅消磨时间,就是约了人在谢家角或县城里到处乱逛,总要等到太阳西下,县城大门都快要关了,方才坐船返回老宅。有过好几次,他是天黑了才到家的,没少被谢老太太骂。

    谢老太太也是寂寞得太久了,虽然谢徽之是她一向不喜欢的庶孙,又成天早出晚归不沾家,除了晚上吃饭时会在她面前出现,其他时间基本隐形,压根儿就不是正经来尽孝的孩子,但有人来陪她,总比没人好。所以在嫌弃了谢徽之一段时间后,她还是忍不住开始跟这个三孙子搭话了,问他湖阴县城的新鲜事,哪里又开了什么店铺之类的,顺带还要讲讲古,说说她年轻时候的湖阴县,她当时又是多么风光,云云。

    谢徽之虽是个熊孩子,但在交友方面很有长才,只要不是遇上大金姨娘与谢映容,他是很容易讨人喜欢的。估计他也是见谢老太太态度软化,便也顺水推舟地哄起了老人,如今倒也能陪谢老太太聊一会儿天,少挨不少骂了。

    谢慕林听他说了这些事,方才放心长留在家中不回老宅的。没想到谢徽之不但经常在放学后留在新宅玩耍,甚至都在这边过夜了,如今还要说,被谢老太太赶了回来?

    谢徽之连忙撒手拧头:“不是不是!二姐姐误会了!我不是被老太太赶回来的,是……”他犹豫了一下,左右四周看看,才压低了声音继续,“是老太太听说了二房那边的新闻,打发我回来探听消息的!”

    谢慕林疑惑:“二房有什么新闻?”

    谢徽之嘻嘻笑了笑:“还能是什么新闻?不就是杨家那档子事儿么?杨老四不讲究,几乎要把姑姑姑父的脸丢在地上踩了。姑父跑回本家求了几天,才求得杨大太太答应教训杨老四,连扬州那边的杨大人都给惊动了,方才把事情平息下来。老太太知道这事儿后,就想看二房的笑话,催着我回来打探消息呢。”

    谢慕林挑起了一边眉毛:“这事儿在杨四上县衙告状之前,连族里知道的人都少。如今大多数族人也只是私下传传罢了,外头除了我们谢家与杨家,知情的人应该也不多。老太太一直住在老宅里,连院子都少出,老宅的下人也不是爱多嘴的,她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谢徽之猛地僵住了,表情十分不自然地冲着谢慕林干笑了几声:“这个……我不知道呀……”

    谢慕林冷哼,轻轻拧住了他的耳朵:“臭小子,是你跟老太太说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