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人间修罗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作之合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作之合

 热门推荐: 飞剑问道万妖帝主归一剑气凌霄求魔通幽大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脚上疼痛钻心,即便张凤府皮糙肉厚,也架不住芊芊如此用力,但他仍是不表现出来,低声说道:“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你只需要将你看到的事情告诉他们就行,不必遮遮掩掩,事实就是这一切的事情刘秋水都是被逼无奈,是不是这样?”芊芊笑眯眯的说道。

    这般骤然而来的变化让刘秋水根本不知是喜是忧,突然出现的两个妖女又代表了什么?

    难道……

    刘秋水心中已有了一个不太可能却又不得不承认的设想。

    她们一定是孪生姐妹,不然断不可能如此相像,也就是说上一次遇见的未必就是真的妖女。

    念及此处,刘秋水抓住芊芊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哭泣道:“你们一定要实话实说,千万不要放过不该放过的人。”

    “闭嘴。”张凤府冷声呵斥,即便他与刘秋水除了上次不小心撞见,不得不进行的杀人灭口之外并无其他恩怨,此刻也忍不住为她这般惺惺作态的模样觉得恶心。

    “怎么说话呢?会不会对姑娘温柔一点?你若是不会对姑娘温柔,要不要我让你看看怎么样才是温柔?”故意将最后两个字咬的很重,芊芊话里的威胁之意,张凤府又如何不清楚。

    他只是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都保持默认的事情,到了芊芊这里为何突然变了卦。

    “我说不出口。”张凤府紧咬牙关说道。

    “说不出口那就干脆把嘴巴用针缝起来好了。”芊芊轻轻一笑。

    张凤府闭上眼睛,将在罗生门的那两个老头子的安危放在心里反复掂量,他相信芊芊既然敢说,就一定敢真的用东西把他们两个的嘴缝起来。

    “喂,你这女人究竟是谁?”

    终是萱萱不忿抱怨出来。

    “张凤府,你为什么要听她的?你想说什么说什么就是,虽说我也不知道具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没有,张凤府,让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芊芊仍是不忘又说了一句。

    张凤府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件事儿跟刘秋水的确没关系,所有的事情,都是魏巍几兄弟所为。”

    宋一血的冷笑僵硬在脸上,萧弄月的期待变得茫然,文肃的心沉到了谷底,魏巍的手中复仇之剑则是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最后无力呻吟了几下,再也没有动静。

    “你说谎。”魏巍歇斯底里。“张凤府,你说的根本就不是真的,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听她的?为什么要放过刘秋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多少人?”

    魏巍已彻底陷入癫狂,他仅剩的一条手臂不断挥舞,仿佛要从点苍派两师兄弟之间闯出一条路,然后死死掐住张凤府的咽喉。

    他的双眼已红的如同野兽的双眼,即便他不是野兽。

    至少张凤府相信此时此刻若是给他一把剑,他一定会在自己身上捅一千个窟窿。

    “我说的都是真的。”

    张凤府左手死死捏成一团,被身上那件荀牧衣裳遮盖下的手臂青筋暴起,紧绷的脸颊已说明了他此刻有多不甘心。

    做完这一切,芊芊开心的爽朗大笑。

    “听到没,大家想知道的事情已经有了答案,我看这件事情也就不必再说了,事实就是如此。”

    “你们骗人,你们联手起来骗人。”魏巍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分明是刘秋水干的,我师兄弟四人只是出于无奈,我们只是想杀刘秋水,从未想过害峨眉派的师妹们,一切都是刘秋水的指使……”

    “够了。”

    文肃胸口起伏不定,但他仍是怒斥一声,以此来证明自己这个世子殿下仅存的威严。

    “王师叔,叶师叔,麻烦你们先将他带回去,容后等我处置。”

    王大海心中说不出究竟是喜还是悲,即便已经答应刘秋水替她隐瞒,可看魏巍如此凄惨模样,原本应该觉得高兴的他,此刻竟总觉得有些歉疚。

    至于作为师兄的叶大同更多的还是不甘心,他低声问道:“世子殿下,真不再继续调查么?这么大的事情,单凭某一个人的三言两语便下定论,是否太过草率了一些?”

    魏巍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他此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已根本听不进去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发泄着心中那积压已久的崩溃以及愤怒。

    若非被擅长外家功夫,一身横练筋骨的王大海死死擒住,张凤府真有些担忧他会使出那招同归于尽的剑拉这里这些人一起上路。

    “还需要调查什么?”

    文肃这一刹那似乎已心力交瘁。

    “我的人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我若还紧咬着不放,岂非让人说我假公济私?”

    “我看不然。”

    宋一血踏出两步,冷脸看了一眼同样面色不太好看的张凤府。

    “先前我出来证明的时候为何世子殿下就不相信?而他一出来三言两语几句话殿下你便要盖棺定论?莫非殿下你是觉得我这天刀门传人的身份竟不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尤其……这个人现在还成了九重天的秦广王,殿下你真不需要多思量这其中有蹊跷的地方么?”

    宋一血这话道出,倒有不少是非分明者替他站队。

    “没错,我们觉得宋公子说的有道理。”

    璇女派双剑异口同声说道,她们姐妹二人大概是这里中原这批人除了刘秋水之外最为貌美的女子。

    “世子殿下可千万不要忘了张凤府之前还不过只是一个大乐坊端茶送水的小厮。”

    “就是。”

    “的确如此,即便他打赢了九重天的高手,可他现在是秦广王,如何能跟我们一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诸如此类议论之声不绝于耳,殊不知他们越是如此,张凤府越是高兴,只因他打心里面不愿将这件事情给刘秋水送了人情,魏巍固然有好色之心,可他已为这件事情死了三个师兄,丢了一条手臂。

    反倒是刘秋水,天理难容。

    只有他们开口才能堵住芊芊的嘴,到时候芊芊也就不能再继续拿两个老头子来威胁自己。

    “你们都认为如此么!”

    文肃恢复了一丝镇定,也在为之前的冲动感觉到懊恼,心道或许是因为自己太过感情用事而失了方寸。

    “我不这么认为。”

    当此众口难调时候,又有一女子声音传来。

    “我认为张公子定不会说假话。”

    众人寻那声音看去,却见一个红了半张脸,以薄纱面巾遮面的姑娘正局促不安,胸口起伏不平。

    张凤府也是十分诧异,诧异之下更多的却是哭笑不得,千算万算,居然少算了这丫头。

    不是百花谷的黄莺又是谁?

    “你?”

    璇女派双剑紫剑皱了皱眉头。

    “你凭什么这么以为?你不过只是百花谷的一个小小弟子而已,难道你跟他很熟吗?”

    “如果黄莺说了不算,那么我也替她来说句话如何?”黄莺之后便是黄雀,两个女子,虽比之璇女双剑差了那么一丝冷艳,但论起气度,黄雀却是比璇女双剑高出不少。

    “这……”

    张凤府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萱萱见张凤府愁眉苦脸,却也瞧了出来他心中定有苦衷,只是她不知怎的却不喜欢有别的女人站在张凤府这边,也不晓得是不是打翻了醋坛子,似笑非笑说道:

    “这什么这?没听到人说张公子?还不给人做出回应?”

    “对哦,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桃花运满满的啊。”

    芊芊同样满脸笑意。

    “身边就有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不说,演武台上面还有一个不止漂亮,还大有来头的,现在这里又突然出来一个,你小子究竟还招惹了多少花花草草是我不知道的?”

    被一个普通人夸做是娇滴滴的大美人,或许会心中甜蜜,但萱萱因为早已司空见惯,也不惊奇,可被芊芊如此美人夸赞,她竟觉得心花怒放,甚至破天荒的还有了一丝脸颊燥热之感,只是因为摸不透芊芊身份以及不知道她与张凤府渊源的关系,萱萱保持着最为本能的警惕,冷哼道:“怎么着?要不要让这小子把你一并收了?将来跟上面那位做一对,不分大小,也不分床。”

    张凤府暗道不妙,心道萱萱这玩笑可开的太大了,别人不知,难道他还不知芊芊的脾气以及心狠手辣的手段?

    忙低声提醒道:“千万不要胡说,尤其在她面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听他如此一说,原本对芊芊好奇的许多人则更是惊讶芊芊的来历。

    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萱萱都有些意外。

    谁知就在张凤府以为芊芊会大动肝火时候,面前这位即便穿了寻常女子衣裳,又弄得有些灰头土脸的女魔头竟第二次浅浅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老虎牙。

    “好呀,我倒是想让他收,可你问问他敢吗?”

    “……”

    张凤府嘴角抽搐,竟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仿佛方才关于峨眉派惊天大案的事情在这一刻已经化为乌有,不需要再寻找答案。

    气氛怪异的有些让人忍俊不禁。

    但宋一血却并非是能被人三言两语便左右情绪的人,更不会因为贪恋佳人一笑而继续保持眼下的暧昧。

    他冷冷的说道:“找媳妇儿的话,现在应该不是时候,张凤府,你最好明白你现在在做什么,你的一言一行又会代表什么,我不知道你跟这女人究竟在搞什么名堂,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情,因为你的一句话,可能将来会死更多的无辜的人。”

    众人听不明白他话里意思,张凤府却听的明白。

    刘秋水性格狠辣,倘若今日让她如同离鱼的水一般脱身,恐怕今日在场与她作对的人,只要被她抓住机会,都不会有好下场。

    “我知道。”

    张凤府从芊芊的浅浅笑容里收回目光。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今日若是愿意说真话,你之前的某些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宋一血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与坚决。“可如果今日你站错了队,我敢保证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为什么?”张凤府不禁问道。“你会杀了我?”

    宋一血道:“我不会杀你,因为我现在还打不过你,可我相信只要你活着,总有些人会寝食难安。”

    “宋一血,你这话什么意思?”刘秋水擦了一把眼泪委屈不已。“不必如此含沙射影。”

    宋一血道:“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对号入座?毕竟我并没有跟你说话,刘秋水,收起你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原本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想管,可你万不该跟我要杀的人走到一起。”

    刘秋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宋一血冷笑道:“我面前这个家伙知道,就看他现在愿不愿意说出来。”

    一边是正义,一边是罗生门两个朋友的生死,还有自己辛苦赌了这么久才赌来的机会,张凤府能感觉到宋一血的咄咄逼人。

    他低声对宋一血道:“宋一血,我们算是朋友?”

    宋一血不明白张凤府为何问出这种无聊的问题,但他的性格注定,他并不会为了拉拢张凤府而说出违心的话。

    “我们充其量也只算见过几次面,有过一些另类接触而已。”

    “那就是了。”

    张凤府点点头。

    “我没什么朋友,我很珍惜,所以我说的都是真的。”

    “听到没?已经有答案的事情就不必再问了吧?既然已经确定谁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我看大家也都散了吧。”

    芊芊因为想起一些美妙的事情而合不拢嘴,这里今日下午的大比武在芊荨的一通紧锣密鼓布置之后暂时告一段落,事实上即便现在打的再如何精彩,也有不少人再没有心情去看。

    “你满意了?”

    张凤府轻笑着摇头,满脸嘲讽。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为何要如此逼我撒谎?”

    待得众人散去之后,张凤府才无力叹气。

    “这跟我们刚开始说的不大一样。”

    “那是因为她想对付我。”

    演武台之上最大的那位大小姐缓步朝这边走来。

    她身后还跟着九重天地位最高的一群人,在这群人面前,张凤府觉得自己或许连蝼蚁都不如。

    芊荨目光始终看着张凤府,她从他身边路过时候语气极其平淡的说道:“一个要对付我,不要我有好日子过,一个要杀我,你们可真是天作之合。”

    张凤府不经意间瞥见了她隐隐有些闪耀的双眼,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疼痛。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