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漠北风云 > 第16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单战撤了指在单海喉间的剑,义父我败了,单战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不远处的骆宁,骆宁这时也只好走到两人身前,义父早餐已备好了,说完就底着头和单海站到了一起,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单战背了剑又走到自己的刀处,顺手一拔又抖去刀尖处的雪水,不吃了你们吃罢,说完就胁着刀剑远去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不过那方向好像是下山的方向,

    单战一去骆宁这才像是被赦免一样,仰着头去看单海,单海也回视着骆宁,一只手早已攀上了骆宁的头,帮她抚去头上肩上的积雪,走吧回去吃早餐,路过那棵树时单海纵身一跃借了府冲之势拔下插在树上的刀

    还是单战的那间小屋,只是这时的小炉上早已架了一口小锅,还没进门就闻到了香味,这时也没有长辈在,两人也就那样的对面而坐,骆宁端过碗帮单海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

    单海接过骆宁递来的碗,一大清早就和单战干了一架这时单海肚中早已是空空如也,三下五除二,一碗稀饭早已下肚,骆宁见单海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不等单海自己去盛早已接过他手里的碗,在帮他盛了一碗,又是三两下搞定,一连三碗下肚单海才觉的肚中没那么空了,这时才正视起骆宁来,这时的骆宁也正细咀慢咽着嘴里的稀饭,

    宁儿和我说说你在剑阁的经过呗,这时骆宁也刚好吃完碗里的最后一点稀饭,好啊,

    让我们在将时间往后倒一倒,倒至单海和骆宁当时分手的那个路口处,不要怪我啰嗦,只是骆宁这一段剑阁之旋对后面的故事发展也很重要

    看着单海纵马前冲的身影,骆宁也只好调正马头向着心中即定的目标而去

    一路风尘不忘初心骆宁也终于出现在了剑阁的入口处,只是剑阁的入口处和刀林的不同,虽然周边也有很多树,但树上却没有一柄剑,不像刀林,树上到处都插着刀,入的剑阁处一映入眼帘的就是位于自己右手边不远处的一柄黑色巨剑,剑身三分之一插在土里,还有三分之二却也给人一种直冲云霄的感觉,因为这柄黑剑实在是太大了,刚才在外围时只能看到他的剑柄,现在进来才发现它竟是如此的高大

    眼睛好不容易从巨剑上移开,又看向左边那几栋高大的建筑,想必那就是剑阁九阁了,正在骆宁看的入神时,身边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位小丫环装扮的女孩,一开口就是一个甜甜的笑,客人也是来剑阁试炼的罢,虽说来剑阁之前义父已对自己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一看身旁的小丫头也不像有什么危险的样子,

    客人还没有找好住处吧,对了义父好像说过只有房间里才是最安全的,算了就随她去罢,一时骆宁也就随小丫头带路找了一处客栈安顿下来,

    客人还有什么吩咐吗,对了自己还少一柄兵器,带我去买一柄兵器吧,好,客人请随我来,

    剑阁卖剑的自是不少,只是骆宁眼光颇高,看了几家都没有满意的,其实也不怪骆宁眼光高,谁让她一直接触的都是上品的好剑,从一开始的溪流剑在到后来的玄冰剑,那一柄拿出来不都是上品,所以不要怪某些人的眼光高,实则是人家根本没用过凡品

    客人这已是剑阁最后一家卖剑的了,希望能找到您要的,好罢那就进去看,一进店里柜台里墙壁上到处都是剑,只是这些剑都有剑鞘,而自己又用惯了没有剑鞘的重剑,

    好一通找才在墙上挂的一排剑中看中了一柄,看品像是还可以,只是不知锋利度如何,让老板取了剑拿来一看,骆宁拿在手里惦了惦,重量还可以和自己正在用的玄冰剑重差不多,只是一见刃口都已生锈了,明显已没有太大的作战能力,

    老板还有没有和这柄重量差不多的剑,有,请客人稍后,刚才骆宁已在店里转了一圈,最后才看上墙上这柄,所以老板自是不会在柜台里给骆宁找,一转身就入了后屋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老板终于从后屋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长盒,长盒上还积了不少灰,显然不知是从那个旮旯里找出来的,但不论如何还用一个盒子装着,看来总比外面这些要好一些,

    老板又找了一块抹布抺去锦盒上的灰尘,这才将锦盒推至骆宁身前,老板自己不开却是让骆宁自己去开,骆宁也不怕他有炸,自己若有个闪失,想必这剑阁也不会好到那去,怎么说雪狼宗也是整个漠北无出其右的门派

    锦盒一被打开,赫然里面躺着一柄通体雪亮的剑,只一眼骆宁就喜欢上了这柄剑,颇有点迫不及待的就伸手去拿,入手时传来一阵冰凉,不过这也是铁器固有的凉意,不像玄冰剑,玄冰剑的凉是真有一股风雪之凉也不知它是用何种材质铸造的

    自锦盒中取出长剑,正反两面都看了看,还算完好无缺,重量也恰到好处,关键是它也没有剑鞘,骆宁真是越看越喜欢,暗暗中自掌心里透出一丝内力,刀体上立马蒙上一层冰花,这一下骆宁就更喜欢了,此剑必也和玄冰剑一样,是一柄属寒之剑,与自己所修功法正合,

    老板多少钱,老板也不明说只是竖起一根手指。十金,老板摇了摇头,骆宁一开始本想说十两,但一想到这剑的品像怎么着也不只十两,所以才说了个十金,却不曾想还不只,难道是一百金,骆宁试探性的说到,却不曾想老板果然点了点头,不过自己这次出门带的钱也不少,若想在这剑阁走到自己要想的目的地,一柄趁手的兵器是必不可少的,最后骆宁一咬牙还是买下了,只是一如在刀林一样,骆宁才一出店门就有伙计从店里出去,也不知向何而去了

    骆宁回了客栈洗漱一下就睡了,奔波了好几天,骆宁也是疲惫有加,即乎占床就睡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骆宁醒来,走至窗前展臂深呼吸了几口清晨的空气,试炼开始就是今天了,那把昨天买来的剑这时还安静的躺在锦盒中,骆宁取出锦盒中的剑,一阵寒意自剑上传来,骆宁嘴上浮上一个笑,放下剑洗漱一番带着剑就出门了

    如刀林一般的剑阁的建筑也是分九层的,骆宁背着剑向第一阁而去,还没进门只头顶门眉处赫然挂着一块扁,上书三个苍劲大字,第一阁

    还没进门骆宁就听到了一阵琵琶之音,紧接着是一段哀伤的唱词,香冷金炉,梦回鸳帐余香嫩。更无人问。一枕江南恨。消瘦休文,顿觉春衫褪。清明近。杏花吹尽。薄暮东风紧。

    唱调哀伤惹人同情,也不知这门内之人都经历了什么,还是她也是如自己一般是来这剑阁历练不成反被留下来的人,从这字里行间来看,似还是江南人氏,莫不是念家了,还是思念故人了,但这都不是时候了,骆宁缓了一下刚被曲调带偏的心绪,一伸手推开了眼前的缕空木门

    入的室来首坐处果然是一位怀抱琵琶的妙龄女子,就是比之骆宁也大不了多少,但这时的女子却是满面愁容,好似还没有从刚才的哀伤曲调中缓过来,

    骆宁走至女子对面盈盈下拜行了一礼,这时骆宁又记起不能用自己的真名,那该给自己取一个什么名字好呢,瞬时脑中灵光一闪,有了就叫骆婷吧,想到即出

    骆婷向姑娘请教,请教不敢,这时那位坐着的女子也放开了怀里抱着的琵琶,小步走了几步到骆宁面前,只是她脸上在没有了哀伤之色,这时有的好似是一种羡慕之色,也不知她在羡慕骆宁什么,不过很快她就自己说了她羡慕什么

    女子一改不仅之前的哀伤之色没了,开口道,我叫阿岚,江南人士,在这个地方待了五年了,每当有人踏进这扇门时我就为她们演秦这支曲子,这曲子的哀伤也正应正着我的哀伤也是你们的哀伤,你说外面的世界多好,为何你们还总是喜欢往这个鬼地方跑,难道手中的剑握的更紧,功法在高比在外面的自由还好吗,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说完又是一阵冷笑

    阿岚转过身不在去看骆宁,因为她知道这时的骆宁还无法理解自己,说在多也是白搭,于是她从放在桌上的琵琶背后取出了剑,一柄和琵琶等长的剑,剑一入手阿岚就转过身,只是在她转过身时手中的剑已经一分为二了,竟是一把子母剑

    骆宁这时还没有将均天剑法和逆流剑合二为一,所以她现在所想还是先用均天剑应敌,阿岚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对着骆宁说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你不该来这个地方,本就比骆宁长不了几岁的年龄,但一开口偏又是一副饱经苍桑的话语,

    骆宁此时是心有不明,但脸上还是没有太多表现,只是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剑,阿岚摇了摇头,底语了一句,又一个当日的自己,说完这一句也不在多言,双手各持一柄剑拉开架势,两女双目一遇,阿岚左手剑一急竟是直奔骆宁而去

    看着阿岚向自己而来的剑,终于开始了吗,即然早晚都要打,那之前干嘛还要那么婆婆妈妈,骆宁也一抖手中刚买的剑,直刺迎上,骆宁对自己的剑法还是有几分信心的,两剑相交,骆宁只一招就击偏阿岚的左手剑,只是阿岚的左手剑才偏右手剑又急时的来到,但骆宁在击偏她左手剑的同时就已经留好了后手应对她的右手剑,这不阿岚右剑刚至,骆宁的剑柄就击在阿岚右手剑身上,骆宁这一招出力可不小,阿岚虽扺住了这一击,但人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