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废婿超逆袭 > 第八章:化解家中危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医,你怎么在这里?”张常乐笑着走了过来跟江岩握手。

    王天华大吃一惊,呆呆的站在原地,心说,这个废物怎么会认识卫生局的张常乐,而且还是张常乐巴结他?这也太扯了吧?

    江岩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家!”

    “这是你家?那坐在沙发的那这几位……”张常乐有些意外,心中暗叫不好。

    “一个是我老丈人,一个是我丈母娘,一个是我老婆。”江岩介绍着说道。

    “哎呀,原来是自己人呀。”说话间,张常乐就走了过去,跟他们一一握手。

    走到苏晴跟前,还特意感谢道:“苏大夫,谢谢你了!”

    “伯父伯母好,我叫张常乐,我跟神医是好朋友,多亏他和苏大夫救了我儿子,你们能培养出这么好的女儿和女婿真是功德无量。”张常乐对着江岩是一顿夸赞。

    苏文元和吕秀娥都懵了,有点不知所措,心说,这个窝囊废怎么这么能耐,还认识张常乐,真是叫人不敢相信,只能呆笑着点头。

    苏晴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可没时间跟父母的讲其中的来龙去脉。

    这种时候,袁课长走了过来,对着的张常乐说道:“一共五十件三无的医疗器械,这是清单,请您过目签字。”

    苏文元和吕秀娥看那张清单,心里又是一阵担忧,记录的这么清楚,没收设备和罚款是小事,一辈子本本分分,眼看快退休了,找一个副业,没想到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搞不好还得提前下岗。

    刚才女婿王天华已经求了半天情,没有丝毫的作用,还被严词批评,看来这次真是在劫难逃了。

    江岩走到了张常乐跟前,笑着说道:“这些东西虽是三无产品,但是,他们一没有伤天,二没有害理,是不是就不算违反规定?”

    王天华显得有些不屑,这种话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嘴皮子都磨破了,一点用都没有,现在再说,简直是浪费时间。

    苏晴也感到有些无奈,这件事毕竟不是一件小事,往严重了说,兴许还会被抓,江岩也真是,不知道趁机会想点别的办法,竟然还重复刚才的那些无用的废话。

    二老也是一脸鄙夷,心说,都板上钉钉了才说话,刚才干什么去了?现在装模做样,真不知道这个废物脑子里咋想的。

    而就在此时,张常乐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惊的举动,他竟然把清单给撕了,没错,撕成了碎片,一片一片,想粘都粘不起来。

    张常乐转头对着袁课长说道:“这件事你恐怕是搞错了,这是他们买来自己和亲戚用的,根本不是什么准备销售的三无产品。”

    袁课长随即明白,赶紧点头陪笑着说道:“对不起了,是我搞错了,我给二老道歉。”

    说着,袁课长对着苏绍元和吕秀娥,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对不起!”

    情况转遍实在是太快,一时间,令人应接不暇。

    不过,还是吕秀娥反应够快,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现在有张常乐撑腰,不被没收设备和处罚,那就天大的好事。

    她立马显出一副高调的姿态说道:“哎呀,袁课长不用客气,谁还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们也不会追究的。”

    袁课长被说的有些无语,脸色稍显尴尬,也不知道是谁犯了错,不过,张常乐在这里,他也只好听着,毕竟,这是张常乐的决定,他这个做下属的只能去执行。

    “感谢您的深明大义,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带着人离开了,多有打扰,实在抱歉。”

    吕秀娥仍旧高傲的说道:“嗯,去吧!”

    袁课长带着人离开,张常乐也有任务在身,决定告辞。

    “手下人多有得罪,今天还有事情,我就先走一步,改日再见。”说着,张常乐握手道别。

    吕秀娥赶紧一脸谄媚的说道:“喝口水再走吧!”

    “真是对不住,今天真有事情,这样,改日我请大家吃饭。”张常乐推辞道,说完,就转身往门外走去。

    这时候,王天华凑到了张常乐跟前,套着近乎说道:“哪能让您请,改天我请您!”

    不过,张常乐没有搭理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转头对着江岩走过了来,笑着说道:“神医,有些事情找您商量,你现在方便吗?”

    江岩领会,跟着他走出了门口,此时,苏文元、吕秀娥和王天华全都是满脸堆笑,紧跟在张常乐身后,给他送行。

    苏晴不想看到家人这幅谄媚的表情,这件事也算是解决了,索性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你们先回去吧,有些话,我想跟神医单独说说。”张常乐很礼貌的说道。

    王天华愤愤,想不到这么绝佳的机会,让这个废物江岩给赶上了,真是走了狗屎运。

    江岩和张常乐两人下楼。

    “神医……”

    张常乐刚开口,就被江岩给打断道:“不要叫我什么神医了,大家都是朋友,以后就叫我江岩好了。”

    张常乐嘿嘿一笑,赶紧改口道:“江岩兄弟,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我一个富商朋友的父亲得了骨髓炎,瘫痪在床,最近病情恶化,医生建议准备截肢,老人禁不起折腾,况且老人也不想变成残废,您能不能帮忙去看看?”张常乐一脸期待的问道。

    江岩脑子里立马呈现出治疗方法,不过,这种病并不好治,需要看到患者以后才能下定论。

    “我可以先去看看,能不能治,我不敢保证。”

    张常乐喜出望外,赶紧说道:“你能从死亡线救活我儿子,老人的病你也肯定没问题,明天上午我来接你,可以吗?”

    江岩点头答应,目送张常乐离开。

    返回家中,老丈人、丈母娘和王天华正坐在沙发磕着瓜子,似乎刚才的事情,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看到江岩回来,吕秀娥突然就变得一脸谄媚:“女婿回来了,来来来,这边坐。”

    本来,王天华在主坐上坐的好好的,结果江岩进屋,丈母娘就把他轰到了一边偏坐,让江岩坐在他的位置。

    这样的待遇从来没有过,不要说丈母娘主动让座,就连她一脸笑容,都是江岩都头一次看到,一时间,弄得他有些错愕。

    王天华被夺了主坐位置,心中愤愤,不就是认识一个卫生局的张常乐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江岩本不想坐,但是丈母娘实在是太热情,硬拉着他坐下。

    江岩知道为什么,她肯定是想问关于张常乐的事情,果然,刚坐下,她便说道:“想不到你竟然认识张常乐,怎么不早说,害我们紧张半天。”

    “我们就见过一面,不熟!”江岩淡淡的说道。

    “女婿,你就不用谦虚了,不熟他能这么照顾咱们?”吕秀娥有些不信。

    王天华嫉妒的说道:“我就说嘛,他肯定跟张常乐不熟。张常乐不是说了吗,是苏大夫救了他儿子,这次的功劳肯定非晴妹莫属,肯定是看在晴妹面子上,他才不追究的。”

    正巧,苏晴出来喝水。

    吕秀娥对着苏晴问道:“昨天张常乐去你们医院看病了?”

    苏晴点点头道:“是的,怎么了?”

    吕秀娥没有回答她,转头对着江岩又是恶语相加:“我还以为张常乐看在你这个废物的面子,才不追究的,原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你还有脸坐在这?赶紧起来一边去。”

    苏晴端着水杯一脸错愕,心说,这次还真是看在江岩的面子,只不过,看着母亲这般架势,担心越解释越乱,索性就逃离了这里。

    江岩很无奈,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他也懒得跟丈母娘解释,也只好灰溜溜的离开客厅。

    吃过晚饭,江岩开始熬制治疗疤痕的药膏,需要温火细熬六个小时,这么算下来,明天早上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不过,就怕苏晴不用,那样的话,可就前功尽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