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废婿超逆袭 > 第十八章:宝胜堂的医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晴瞪了他一眼,这不是咒人家老公嘛,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王丽英也听见了,但她顾不上计较,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公的电话。

    打完,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果然被江岩说中了,着急道:“我老公的情况比我还严重,现在该怎么办?你能治好他的病吗?”

    “你先不要着急,大哥在什么地方,带我去看看!”江岩安抚着说道。

    “好好好,跟我走。”说着,王丽英拿起车钥匙,拽着江岩就要往外走。

    苏晴有些不乐意,歪打正着治好了锔长夫人的脓包,不见好就收,还跑出去给锔长治病,万一弄出点什么毛病,那可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江岩,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王丽英心里着急,但是不能莽撞,松开了江岩,然后说了一声:“我先去开车,下边等你。”

    等王丽英走出门口以后,苏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的教训道:“江岩!你不要逞能了行不行,你知道他老公是谁么?工商锔长,你要是弄巧成拙,我们都得跟着你遭罪。”

    江岩有些无奈,想要解释,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此时,王丽英已经把车开到了楼下,摁着喇叭催促,似乎是非常的着急。

    现在到了这个份上,也不能不去,但是也不希望苏晴生气,只能答应道:“没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去逞能,到时候,我劝他们去医院,这样总可以了吧?”

    苏晴对于江岩的话,并不是十分满意,但是,她也知道,王丽英已经认定他是一个医术高明的人,如果自己拽着不让去,到时候出了问题,还得怪罪到自己的头上。

    索性,苏晴就不管,但愿江岩能够按照他说的去做。

    江岩下楼,上了王丽英的车,瞬间,车子启动,直接飙到了一百迈。

    本来,半个小时的路程,结果十来分钟就到了。刚到家门口,他们就看到两个人,一个西装革履,大带着金丝眼镜,有点像领导。还有一个短发年轻小伙,穿着白大褂,手里拎着一个药箱。

    王丽英见到他们也有些意外,连忙问道:“小王?你怎么来了?”

    这个被称为小王的人,是他老公下边的一个课长,名叫王腾飞。

    王腾飞急忙说道:“嫂子,刚才给锔长打电话请示工作,听说他生病了,我心里是万分的紧张,所以就找了宝胜堂的张思明张医生,来给锔长看病,他是医神张宝胜孙子,医术非常了得,保准药到病除。”

    宝胜堂是临海市最有名的中医馆,昨天晚上那疤痕药,还是从他们那里买的。

    宝胜堂里最厉害的中医大夫要数张宝胜了,被誉为当代医神,尤其是一手鬼门十三针,能让人死人起死回生。这次能请动张宝胜的孙子,看来,王腾飞花费了不少心思。

    看到宝胜堂的医生到此,王丽英也不禁高看一眼。

    有两大医术高超的医生都来给她丈夫治病,王丽英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一半。

    于是,王丽英赶紧打开房门,将他们让了进去。

    进门时,王腾飞以为江岩是王丽英家的亲戚,非常客气,但是一谈话,才发现他也是来个锔长看病的。

    王腾飞的脸色突然就变了,还免不了冷冷的嘲笑道:“看病?真是开玩笑,连个药箱都不拿,怎么看病?用嘴吗?”

    张思明也是一脸不屑,心说,只要宝胜堂人来了,其他人也只有靠边站的份。

    江岩没有搭理他们,这种人见多了,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进到屋子,他们便看到一个梳着背头的中年人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四肢无力,一身病态。

    这就是王丽英的老公,工商锔长周万城。

    江岩第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毛病,比过敏的脓包症还要严重,已经引起体内血块淤积,鼻孔微微渗血,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锔,你怎么样了?”王腾飞赶紧跑了过去,殷切就像是自己老子生病一样。

    周万城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是王腾飞,用非常微弱的声音回答道:“小王呀,我没事,扶我起来,我要去工作。”

    众人面面相觑,心说,都这样,竟然还想着工作,这是多么敬业呀。

    王丽英也赶紧凑过来,坐到沙发上,关切的问道:“老公,你生病了,你赶紧躺下,我找来了医生,帮你看看!等病好了再去工作。”

    一看这情况,王腾飞赶紧招呼张思明过来,生怕江岩抢占先机。

    江岩十分的不屑,心说,我倒要看看自称当代神医的孙子,到底有多少本事。

    张思明得意的忘了江岩一眼,然后便走了过去,给周万城号脉,不过,号了半天脉,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此时,他的表情还变得无比疑惑和慌张,脑门渗出些许的汗珠。

    王腾飞感觉有些不对劲,小声在张思明耳旁问道:“张大夫,怎么了?我们周锔到底是什么病呀?”

    这人是王腾飞找来的,如果,找不到病根,治不好病症,他也会在锔长面前颜面扫地。

    张思明皱着眉头不说话,王丽英也非常着急,心说,行不行,倒是给句话呀?

    张思明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不过,确实没有找到病因,为了不在同行面前丢面子,也为了保住宝胜堂的名声,他决定硬着头皮尝试尝试。

    张思明打开药箱,立马展现出琳琅满目的医用工具,整齐摆放,上下三层,瓶瓶罐罐,满满当当,毫不夸张的说,中医所需的东西,全部囊括在其中。

    此时,张思明取出一盒精致的金丝银针,在酒精灯上烤了烤,便准备朝着周万城脑袋上的穴位扎去。

    难道是要强行把人弄清醒?周万城这病是霉菌中毒,又不是昏迷不醒,给脑袋扎针,这不是瞎胡闹吗!扎了也是白扎,耽误治疗时间。

    江岩现在倒像是一个局外人,所以,看的是无比的透彻,对着张思明提醒道:“你确定要扎太阳穴、百会穴和耳根穴?”

    张思明大惊,呆呆的望向江岩,心说,他怎么会知道?难道他看了什么门道?不可能,我是当代神医的孙子,我都看不出来,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怎么会看的出来,他肯定是胡乱瞎猜的。

    所以,张思明没有搭理江岩,依旧是我行我素,朝着周万城脑袋的那几个穴位扎了下去。

    果然,跟江岩预计的分毫不差,周万城没有任何的反应。

    张思明有些慌了神,心说,不应该呀,这是爷爷鬼门十三针的一招,百试不爽,今天怎么一点用处都没有?

    无奈之下,张思明赶紧又将毫针拔出,又在脑袋上的其他几个穴位扎了上去。

    来来回回一共试了好几次,最后,王丽英终于忍不住了,满脸不悦的对着张思明说道:“张大夫,你是拿我老公试着玩吗?”

    张思明涨红了脸,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腾飞也是脸上无光,不过为了缓解王丽英的怒气,赶紧在一旁打圆场:“周锔这病实在是太复杂,张大夫是在用特殊的方法治疗,相信很快,就会让锔长好起来。”

    不过,这句话没有人相信,张思明也觉得不妥,再这么下去,肯定会出事,丢了名声是小,出了人命可就兜不住了。

    张思明还算有点良知,低下了头,非常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周锔这病我无能为力!我看,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啊!你可是宝胜堂的人,怎么说无能为力呢?”王丽英也慌了,急的不知该怎么办。

    王腾飞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不过,为了心里平衡一点,便把阴谋的目光转向了江岩。

    心说,只要江岩也治不好锔长的病,那这一局就算是打平了。

    “嫂子,你先别着急,张大夫虽然不行,你不是还带了一个江大夫吗。”王腾飞朝着江岩冷笑,摆出一副等着他出丑的嘴脸。

    这时候,王丽英也想起了江岩,刚才就是他用特殊方法帮自己医治好大脓包,说不定,他还真有办法,医治老公的病。

    “江大夫,你赶紧看看我老公吧。”

    其实,江岩早就有了治疗周万城病症的办法,不过,宝胜堂的人抢着医治,他也只能看着,正好,看一下鼎鼎大名的宝胜堂,究竟是什么实力。

    在扎针的时候,张思明表现出了熟练的手法,老道的经验,技法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年纪轻轻能有如此成就,的确是他骄傲的资本。

    不过,太年轻也是他失败的重要原因,这霉菌学毒症本就是非常罕见的病,他找不出病因,也实属正常。

    江岩也没有推辞,既然自己有把握医治,那就好人做到底。

    他来到周万城身边,让王丽英把他扶起来,斜靠在沙发上,然后掏出了一盒毫针。

    王腾飞满脸不屑,心说,就拿这么一个破东西,就能治病了,还真是异想天开。

    江岩没有搭理他,而是,拿着一根毫针在酒精灯上烤了烤,然后对准周万城的膻中穴扎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