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你是在作死

第八百八十五章 你是在作死

 热门推荐: 元尊天帝传万古之王史上最强赘婿绝代名师剑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田二苗来到了极北之地。

    放眼望去全是白色。

    他就穿着单薄的衣衫往前走着。

    飞升界入口确切的位置钥匙会有提示。

    田二苗拿出来一把钥匙,是赵博林给他的。

    因为,他的钥匙在空间戒指里,他的空间戒指又在吴舟手里。

    “等我进了飞升界,看你往哪里跑。”

    田二苗走了两天,他站在了一座冰山脚下。

    往上看去,整座山光滑如镜,根本就没有下脚之地。

    要进飞升界有两个条件。

    一、要有钥匙。

    二、要有开门的实力。

    而眼下就是考验实力的一部分。

    这座冰山异常陡峭,全是冰,很少有着力点,而且,这里的气压极其的低,越往上越低。

    根本不可能通过其它的一些手段上山。

    完全就得靠实力。

    说是筑基修士才能进入飞升界。

    眼下的一个考验,就不是一般的练气境修士能够过得了的。

    不过,难不住田二苗。

    他动了,而且,度加快了。

    他就如一个灵猴一般,快的跳跃。

    如同镜面一样的冰在他脚下,好似有着很大的摩擦力一样。

    没用多长时间,田二苗来到了冰山之顶。

    在他面前有一个孔洞,他拿出钥匙朝着孔洞送去。

    突然,一股巨大的反弹力出现。

    田二苗嘴角一弯,第二个考验来了。

    他稍微用力。

    咔!

    钥匙送了进去,没有多难。

    接着,就是旋转钥匙。

    咯吱咯吱……

    有冰屑飞出。

    阻碍力相当的强,可难不住田二苗。

    嗡!

    一道沉闷之音出现。

    面前的冰以及钥匙全都粉碎,紧接着,出现了一个如同漩涡的光晕。

    田二苗回头看了一眼,说了一声:“我进去了。”

    这四个字是说给他在意的人和在意他的人的。

    田二苗抬起了脚,一步跨入。

    再一出现,他好似悬浮在高空,而脚下有一块大石托着。

    并且,大石移动。

    “阵法。”田二苗心道。

    大石把他送到一块更大的石头面前,在这块石头上有两个人在打着瞌睡。

    经田二苗的观察两人都是筑基前期的实力,而且,年龄都不大,这让田二苗有些想不通。

    地球上的修真者在练气境后期的都是老人了。

    这两人……为何?

    两人睁开眼,其中一个留着长的男子摇着扇子,他撇了眼田二苗,对旁边的人说:“朱达,最近外面是怎么了?怎么接二连三的有人进来?”

    被叫朱达的男子摇着头:“我也疑惑呢,难道是外来者的原因?”

    长男子对田二苗摆摆手,“你过来。”

    “如何登记?”田二苗问道。

    “登记的话……”

    说着,长男子眼睛一眯,“你是怎么进来的?”

    “嗯?”朱达仔细一看,“竟然不是筑基……”

    “问你话呢!”长男子喝道。

    “凭实力进来的。”田二苗说道。

    “实力……”

    长男子往后一靠,“实力啊,好啊,你要是能接住我一招,我就相信你靠着实力进来的,否则啊,我就认为你是投机取巧而来,那样的话,我会把你撕成了碎片。”

    田二苗眉头皱了皱,这才刚来呢,就开始出事了。

    不过,他也习惯了,反正走到哪里都是不受待见。

    所以,他说道:“出手吧。”

    “哟呵。”朱达一拍大腿:“好随意的口气,好不嚣张。”

    长男子笑了,“在这无聊的时光能遇到你这蠢货,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田二苗眉头又是一皱。

    长男子接着说道:“这样吧,你告诉我了你是如何进来的,如果说的让我感兴趣,说不定,我可以大慈悲让你离开呢。”

    “要出手就出手,不然,给我登记。”田二苗淡淡的道。

    “哈哈,有趣。”朱达拍了下手。

    长男子的手微微一握,他的上身稍微前倾一些,“知道脸是什么一个东西吗?”

    “脸啊,别以为每个人都长着一张脸,就觉得每个人都有脸了。”

    长男子冷喝道:“我让你说你就说!”

    田二苗眼皮子一抬。

    “好小子!”长男子嚯的一下站起来,“别惹老子不高兴啊。”

    “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用这个自称。”田二苗的语气冷淡了一些。

    “呵呵。”长男子大笑:“别以为在外面可以兴风作浪来到这里就可以牛逼,我告诉你,你在老子眼里只不过一只可以用两条腿行走的虫子罢了。”

    “你是在作死。”田二苗道。

    “啊?”长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哈哈哈。”朱达大笑着:“他说你作死呢。”

    “我听到了!”长男子呵斥了一声朱达,转而看向田二苗。

    他的两眼迸出强烈的愤怒。

    能不愤怒吗?

    他好不容易才来这里值班的,一直听说在这里是最好的差事,能从刚进来的修士身上索要一些东西,还能被恭恭敬敬的如同大爷一样。

    可,今天竟然被人说作死,还是一个新来的。

    “你确定在对老子说话?”长男子冷声道。

    “你如果再自称一句老子,我废你修为。”田二苗道。

    “草!”

    长男子大手一甩。

    呜呜……

    他手里的扇子飞出去,并且变大,从天而降,那架势似乎是要把田二苗给拍死了。

    “你这……”朱达摇摇头,他觉得长男子只要稍微动一动手不就行了,用得着使用法宝?

    轰!

    扇子落下,重重的拍击在石头上。

    “现在好了,好不容易来点乐子,被你一扇子给拍死了。”朱达相当的不满意。

    “谁叫他惹老子的?”

    长男子哼了一声,然后,手一伸,扇子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飞回手里。

    可是,他的眼睛眯了眯,石头上没有一滴的血迹。

    “怎么回事?”朱达问道。

    “难道我下手重了?”长男子挠了挠头。

    “可不重吗?”朱达斜了他一眼:“人家只是一名练气境的小辈,你倒好,直接用法宝,你看,拍的连血都没有剩下。”

    “是重了哈。”

    倒也无所谓,长男子摇了两下扇子,要坐回座位,可是,他猛然一愣。

    因为,田二苗出现在了他对面。

    “老子竟然没有拍死你?”长男子惊愕。

    “自称一声老子,我废你修为,现在是两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