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上神的凶猛妻 > 第三章:思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常必然拉紧守月的手腕,粗暴的踹开碍人的门,惊的守月又是一阵目瞪口呆。

    小姐何时这般暴躁了…

    常必然抬头看向天空,苍蓝的夜空,深邃的如同看不见的底的大海。

    一瞬间,酸涩、复杂、迷茫等情绪犹如潮水般淹没她,整个人像是漂在茫茫大海里,只有一块浮木支撑着她仅剩的顽强。

    一瞬之息,她好像跟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

    他,突然离她好远好远…

    她来到了异世,一个人都不认识,唯有身旁的女子不知为何让她有一丝熟悉感,让她安心了点。

    可,玉佩也消失不见,她无从得知怎样回去。

    那又如何?

    既来之则安之!

    想罢,嘴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一个优秀的杀手就是尽快适应陌生的环境,并熟悉环境,为自己所主场。

    这一世,她照样也是常必然。那么,就让她替原主好好的活下去,龙潭虎穴也好,万丈深渊也罢,她都会去闯一闯。

    在这异世里大放异彩!

    守月眨眨眼,眼眶有滚烫的液体在滚动,小姐真的不一样了…真好!

    回到屋内,常必然盘腿而坐,忽暗忽名的烛光衬的她那丑陋的半张脸,邪冶诡异。

    她按照这个世界的修炼规则,试着内视体内,清晰的看见了五脏六腑的构造,以及那没有丝毫色彩的废弃经脉和毫无波动的丹田。

    眉头一蹙,耳畔传来像是狗的吼吼叫声扰乱了她的思绪。

    猛然睁开双眼,眸底冒着火焰,恶狠狠的瞪着不远处一条肥肥胖胖,眼睛却大的跟铜陵似的胖狗。

    守月双手抱紧狗头,尴尬的笑了笑,语气有些委屈,“小姐…那什么,北北可能是太想你了,所以才跑进来…”

    北北?

    常必然在脑海里探索关于北北的信息。

    是了,眼前这条满身肥腻的狗叫北北,是原主母亲去世前留给她的一条宠物,说是日后可以跟她做伴,让她不那么寂寞。

    原主一心欢喜的收下,好好疼爱着,不久之后她母亲撒手人寰,原主更是爱惜北北,睡觉都要带上。

    这条狗几乎贯穿了原主的所有记忆。

    常必然脸上挂起三条黑线。

    抬起手腕,手细的仿佛只要轻轻一扭就可以拗断,血肉里的青筋清晰可见,可见原主这些年过的有多不好。

    可是!

    这条狗怎么会吃的这么肥??

    常必然扶额。

    摆摆手,有些心烦的道:“守月你让他出去。”

    “汪汪!”

    北北似不满的怒吼,两双大眼睛泛起水花,仿佛在控诉着对她的不满。

    “出去。”

    北北不开心的大吼一声,看到常必然喷火的眼神,狗脖一缩,可怜兮兮的瞪了她一眼,摇摇摆摆的跑出去。

    必然头疼的揉揉太阳穴,瞥向一旁的忐忑不安的守月,道:“你也去休息吧。”

    “嗯。”

    守月轻轻的嗯了声,疾步如飞。

    常必然掀起眼帘,嘴角一弯,漫不经心的话语从唇边溢出,“守月,路是自己的,放心大胆走即可。”

    守月的脚步一顿。

    “知道了小姐。”

    说罢,那道婀娜的身影消失在她的眼底。

    必然歪着头,手托腮,手指敲打着脸颊,入手的肌肤嫩滑细腻,让她不由的一怔。

    她眸光闪烁。

    在屋内左右翻滚,约莫半个时辰好不容易找出一面古镜,蜡黄的镜面映出的是那张巴掌大的小脸。

    单看右脸,皮肤是营养不良的惨白,眉不描而黛,眸子灼灼生辉犹如上好的宝石般,琼鼻挺翘,唇形优美,不描而朱,宛若九天仙女降世。

    巴掌大的紫红胎记几乎覆盖了左脸,直直一看,整张脸顿失了美感,反而显得狰狞恐怖,在黑漆漆的夜晚像是一鬼魅,从地府里跑出来兴风作浪,祸害众生。

    她抚摸着左脸上的胎记,想起废弃的丹田,眼眸一眯,若有所思。

    根据原主的记忆,得知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苍宇大陆四大帝国之一的北冥国。

    苍宇大陆,境内有六大势力,以及四大帝国。上至北冥,下至南元,东达东陵,西到西盈。

    常必然,远近闻名的废柴,昌源县和几个隔壁县城都知晓的绝顶废柴。

    似乎…原主还有个未婚夫?

    哦对,是隔壁老云家的云大公子。

    年纪轻轻呢,就引领一众风骚,以灵者七重天的天才之名和出众的外表成为昌源县所有未出阁的少女的梦中情人。

    谁又知道,那厮就是个渣。

    年少的记忆很是模糊,但也差不多知道个大概。

    她本是锦衣玉食的嫡系子女,谁知一代天骄,苍宇尊者——她的母亲突然去世,她的生活也翻天覆地的变化着。

    从原本的锦衣玉食变成吃不饱穿不暖,从人人都羡慕的嫡大小姐沦落为连奴隶都比不上的庶出小姐,一夜之间,她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随之她脸上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了一道胎记,恐怖的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慢慢的,她的丹田突地就无缘无故报废。

    三重的沉重打击,狠狠的敲击着她。

    她的心智逐渐开始疯癫,唯独见到云徽时清醒十足,然,每次都被云徽和她的妹妹们当做一头畜牲,戏耍、侮辱、抽打的只剩下一口气。

    她的父亲常富贵,完全不管她的死活,以每天都很忙的借口躲开了她的一次又一次卑微到不能再卑微的请求。

    她不明白,那么宠爱她的爹爹,为何会变的这般冷酷无情?

    久而久之,她就彻头彻尾的疯了。

    常必然冷笑,胎记和丹田的报废会没有原因?

    以及她的便宜爹也会无缘无故这样?

    她偏就不信这个邪。

    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必然眼中炽热渐渐聚集成一簇强烈的光,就算挖地三尺,也得把那人挖出来!

    在这片强者为尊,弱者为寇的大陆,实力才是硬道理。

    她轻浅笑开,眸子里却是诡奇的寒冰,修炼是个问题,但连最基本的丹田…她都没有,谈何修炼?

    丹田…

    以她现在的人脉和经济不能支撑她去寻找各种恢复丹田的丹药,为今之计,只有铤而走险。

    必然轻轻敲打着腮边,黝黑的眸子如冰天雪地里的漫天飞雪般发出阴冷的光芒。

    渣爹渣母,嫡妹庶妹,还有那个渣男,准备好她常必然的报复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