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上神的凶猛妻 > 第六章:渣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任何一个杀手都不怕死,但她不愿意死在这种人的手上。

    因为,不值。

    必然阴鸷的目光向上座的常富贵投去,一对眼睛如冰雪般,射出冷冷的光。

    她翻身之际,便是他人头落地之时!

    常富贵大怒,直骂道:“孽障,本知府怎么会生出这样的畜牲,真是有辱门风!”

    一旁的树木弯成了一面弓,在狂风中发出呼呼的嘶鸣。

    眼前的一团光华在她瞳孔里不断的放大,必然微微握紧双手,警戒地后退了几步。

    “小姐,小姐!”

    ——守月。

    必然眼白处被血丝覆盖,脸沉沉的似暴风雨欲来的节奏,那两道充满责怪的目光叫人不寒而栗。

    她嘶哑着声音,仿佛在克制着什么,“守月,后退!”

    “小姐!”

    “后退!”

    守月的身体颤抖,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一步一步向后退,“好,小姐…守月听话…听话…”

    必然嘴唇咬的死死的,一滴一滴血珠缓缓掉落…

    “伯父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些。”

    耳畔传来男人清扬的声音。

    必然凝眸看去,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活脱脱像只狡猾的狐狸,一身紫色锦袍,头顶白玉冠,更显得身形高挑挺拔,气质凛然。

    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必然看着他的同时,男子也回看她。

    他的眼眸里赫然映出是她丑陋如鬼魅的脸,男子眼底露出一丝嘲讽。

    必然眸光闪烁,耳边似在环绕一些声响。

    熟悉进骨子里,缠绵至极,却也陌生的很。

    “徽哥哥…你等等然儿!”

    “徽哥哥,然儿…然儿欢喜你!”

    “徽哥哥我们拉勾勾,长大你一定要娶然儿为妻哦。”

    云徽!

    是他。

    必然眉目一凌。

    常富贵看见云徽也是一脸惊诧,听见云徽的话想都不想忙不迭的收回灵气,后一抹鲜血从嘴角溢出。

    抹去那丝鲜红,忙站起身,上前拱了拱手,明晃晃讨好的意味,“徽侄儿你今个怎么来了?”

    云徽那双炽烈的眼眸一眨不眨的望着常安慈,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

    常富贵哈哈的尴尬笑了几下,侧过头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对常安慈道:“安慈,客人来了还不快来拜见。”

    这就是差距。

    一缕讽刺从她唇边泄出。

    “是,父亲。”常安慈款款而来,每一步脚下似有莲花盛开,唇角微微上扬,恰到好处,端庄优雅,得体大方。

    突地,她粉嫩的双颊忽然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好像是傍晚天际弥漫的红霞一般动人旖旎。

    看的云徽眼睛都直了。

    不愧是昌源第一美人,看了这么多遍还是不腻,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余光扫在一旁丑陋的女子,心中更觉得一阵恶寒,什么叫做天壤之别,这就是!

    “安慈见过云徽哥哥。”常安慈走到云徽面前,盈盈一福身,胸前的雪峰呼之欲出,必然清楚的听见云徽口水吞咽声。

    她冷笑。

    不仅是渣男还是色男。

    倒是可惜了原主一片真心待他。

    “安…安慈。”云徽上前一步托起常安慈的藕臂,摸着那滑嫩的肌肤,一团邪火从下腹燃气越生欲旺。

    常安慈唇角的弧度不变,眼神却微微凉了,轻轻挣脱云徽的手,甜美嗓音缓缓流出,“云徽哥哥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我…”

    “少爷少爷怎么不等等小的!”

    云徽还没说出的话语被打断,脸即刻黑了,他还没跟小美人说上几句体己的话就给打断?换谁不气?!

    云徽怒视着他的贴身小厮,恶狠狠道:“本少爷等不等你还需你来多嘴?”

    “呃,不是不是…”

    小厮缩了缩脖子,呐呐道。

    猛然瞧见必然的脸,一个成年人巴掌大的紫红色胎记完全遮去了左脸,恐怖如斯,如深渊处带有寒气和凶煞之气的历鬼一步一步向他走来,抓住他的心脏,狰狞的笑着,欲要啃噬,摧毁他的肉体和灵魂。

    小厮脸色如土,哇的一声,直接吐了出来,一些污秽物溅到她身上,腥臭之味在空气中漫开。

    必然微撩双眉,一道寒意似乎能冰冻人的灵魂直直的向小厮射去。

    “鬼…鬼…王爷鬼啊!”

    小厮吓的倒地,一直往后爬,直到撞到一个坚硬物,方才清醒过来。

    云徽讥笑的盯着必然,仿佛在看着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般。

    周围的人,都以一种看笑话的态度端望着她,她就像是个废弃的物品,无论是谁都能踩上几脚或者骂上几句。

    全县皆知,常必然,丑的惊天地泣鬼神,下至三岁小孩上至八十岁老妪,无一见了都是直接晕了过去,有些甚至当场口吐白沫差点上了西天。

    薛氏上前,惊讶不已的握紧帕子,“哎呀,必然你这…以后还是少出门的为好,把人家云徽的小厮吓成这样,他不怪罪我们就算好的了,必然你快些道个歉吧。”

    说的义正言辞,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

    “云二少!”

    突然一刺耳尖锐的叫声传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