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天外飞仙恩怨录 > 第285章 挑衅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更加深了,路上的行人从热闹变成了冷清,韩寒和诸葛卧蚕两个人将红烧豆腐和米饭都吃得干干净净,柳云将碗筷收拾回青楼里后,又给两个人送出来了两张薄被子,小姑娘递过来的时候,还一脸歉意的解释‘只有这么厚的被子了,青楼里的被子女奴家不能擅自做主拿出来的’。

    多么可爱善良的女娃儿啊。身上裹着被子,一阵凉风吹过韩寒的脸颊,韩寒眯着眼,看着夜深人静,漆黑无光的街道,心里无聊的难以入睡。

    街道上只有几盏灯笼还高高挂起,除了对面的青楼里依稀传出男女的欢笑声,韩寒就再也找不到什么热闹的气氛了,伸手不见五指,韩寒低着头四处看了看,连旁边的诸葛卧蚕的白胡子都几乎要看不到了。

    韩寒沉默了片刻,听着诸葛卧蚕没有打呼噜的声音后,才开口问道,“老先生,你明天要准备去哪里游荡算卦啊?”

    诸葛卧蚕确实没有睡,确切的说很久没有睡个安稳觉了,听到韩寒的问话,老头子立刻用那饱经沧桑的嗓音,缓缓回答道,“累了、倦了、困了、不想走了,老朽啊,决定就在这里蹲着了,有吃有喝,有友,还有被子盖,离开了这里,我只是别人眼中一个不入流的乞丐而已。”

    听着诸葛卧蚕老先生这悲哀的腔调,韩寒哑然失笑,乱世之中,为了活命乞讨平安的人,跟街边讨饭的乞丐,有多少差异呢?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是我有我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腕!”韩寒对月当歌,无聊的哼唱着小调,而旁边的诸葛卧蚕却突然一震,手中的鹅毛扇加快速度挥动了几下,侧头瞧着韩寒,一脸的惊讶,“好一首闷骚的小曲儿啊!小兄弟教我一下可以不。”

    于是乎,这孤单的长夜里,韩寒和诸葛卧蚕似乎都找到了事情可干,一个人教着,一个人唱着,这一老一少,气氛心酸的歌唱在这小街的角落。

    第二天清晨,暖暖的太阳升起,黎明刚过,韩寒就被诸葛卧蚕喊醒了,“凉风有信,秋月无边……”的歌调再次响起,只不过,诸葛卧蚕老头子用那沙哑沧桑的声音唱出来,怎么听都是鬼哭狼嚎,偏偏对方还一脸得意的挥着鹅毛扇,捋着胡子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

    韩寒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借口去上厕所,躲得诸葛卧蚕远远的。公共茅房,距离韩寒蹲点的地方有百米远,不管是衣着还是头发都引人注目的韩寒怡然自得的走在街道上,路过的人无不捂着鼻子退步三舍,生怕韩寒这个乞丐会弄脏他们似的。

    韩寒目不斜视,不以为然的走进了茅房里,随便拉扯了一下身上的破烂长衫,走进一个茅坑上,脱下裤子就开始尿尿。

    ‘哗啦啦’的流水声响了一分钟,好不畅快。韩寒蹲回到自己位置上没过多久,那个可爱俏丽的身影就再次从青楼门口出现了。只见今天穿着粉红长衫的柳云依然是长发向上盘起的燕尾秀发,露着可爱粉扑扑的脸蛋,正笑眯眯的抿着嘴端着手里的盘子走过来,“韩公子,诸葛先生,请用早餐吧。”

    韩寒微笑着点头,看着柳云将托盘放下,上面正摆着一个炒菜两碗米饭,柳云能这么善良的供自己吃喝,韩寒已经很满意了。

    看着这个好心朴实的姑娘,韩寒开口道,“没想到柳云你一出现在这翠红楼,我就冻不着饿不到了,天天吃到你送来的饭菜,我心里真是暖和,又有些过意不去呢。”

    “公子客气了,是人都要吃饭的,只不过我比其他人勤快一些罢了,公子再说这样的话,反倒显得我们关系生疏了。”柳云可爱的眨了眨眼睛,露出贝齿可爱温情的一笑,让韩寒大为点头,“嗯,说的是,虽然我确实很过意不去,让你一个女人家每天跑出来跑进去的,不过,如果能泡杯茶就最好了,不然的话容易噎着。”

    柳云一愣,旁边立刻端起米饭吃起来的诸葛卧蚕也是一声咳嗽,“小兄弟,做人不要太贪心,你自己都说了不好意思麻烦人家柳云姑娘,怎么可以还这么苛刻的要求这么多呢?”

    “哦,没关系的,诸葛先生。”柳云回过神来,捂着嘴哑然失笑,调皮的吐了吐红润的舌头,歉意说道,“是我疏忽了呢,我这就去你们泡茶,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要求的话请尽量吩咐,没必要这么生分的。”

    说着,柳云就站起身朝翠红楼走去,准备给这两个男人泡杯茶,扒着米饭的诸葛卧蚕连昂点头一笑,白胡子上沾上了几粒米饭都毫不自觉,“那么真是辛苦你了,柳云姑娘,对了,泡茶的时候看看你们这翠红楼有没有鸡腿啊!给老朽捎一根!”“……”

    诸葛卧蚕的这个要求比自己的还离谱吧?韩寒翻了一个白眼,端起米饭往嘴里塞了一筷子,嗯,这米饭还不错,除了有些硬、不太熟、没香味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嘁,瞧瞧,瞧瞧,乞丐都吃得这么好呢!家里狗的伙食都比他们的差好几个档次!”天气是如此的美好,可惜命运是如此的尿骚,好好的一个早上,偏偏被几个路人坏了兴致。

    韩寒眼神里闪过一丝阴沉,捧着饭碗抬起眼睛,就看到两个穿着蓝色布衣模样相像的家伙正说说笑笑的看着自己从眼前走过。

    这两个看起来像是兄弟的男人眼神中,韩寒看出了深深的不屑和嘲笑,忍住心里的怒气,韩寒抬头,理直气壮的问道,“人气能与狗相比,这位兄台你所言欠缺啊!”

    两个本来只是路过的男人听到赵二虎这么说,他们立刻停下了脚步,侧着身子低头瞅着韩寒,两个男人默契的发出一阵笑声,“喂,臭乞丐!我们自然比狗强多了,你呢?你这个臭乞丐!只是个要饭的!吃的比我们家里的狗还要好!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旁边的诸葛卧蚕身子一顿,低着头,一声不吭的继续吃着他自己的饭,他人辱我骂我,不理他又如何。

    可惜韩寒年轻气盛,可没有诸葛卧蚕那么好的城府,放下手里的瓷碗,韩寒眼光锐利阴霾的直视着两个人道,“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什么?”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对视一眼,不仅是他们,就连旁边的诸葛卧蚕,都没听明白韩寒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临时演员是什么?能吃么?

    “再怎么落魄的人,他也是一个有思想有见地的人,你们说话,不要太过分了!”韩寒脸色阴沉,两个二十出头的男人却完全不放在眼里,齐声哈哈大笑,其中一个还挑衅的想要抬腿将韩寒面前的饭碗踢翻。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的脚还没有等碰到饭菜的边缘,韩寒就已经快速伸出手,稳稳的抓住了对方的脚踝,“你麻辣隔壁!**丝何苦为难**丝!叔叔可忍,老子不可忍了!”

    韩寒快速的起身,一只手抓着对方的脚踝,就将对方轻易撂倒在了满是灰尘的地上,一脸怒气的站起身,韩寒一巴掌就扇在了另一个站着男人的脸上,“老子可是在秦始皇陵墓上撒过尿的男人,你以为老子会怕你们不成!”

    两个男人惊恐万分,他们没有想到应该是卑躬屈膝,整日应该跪在地上无脸面见人的乞丐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他们惊叫着想要逃跑,却被韩寒两只手束缚的死死的。

    先将其中一个男人一巴掌扇在地上,韩寒这时候拳头又对准了另外一个男人,拳头撞击脸部肌肉的“啪啪啪……”声响不绝于耳,旁边的诸葛卧蚕看的一呆,心里不禁感叹道,韩寒这般魄力,真是大丈夫啊!

    最后一脚,将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哥哥的男人踢翻在地上,韩寒吐出一口恶气,还想要握着拳头打人,这两兄弟,却如同兔子一般,逮住空闲的机会,就飞一般的逃跑了。

    看着两个人落荒而逃的身影,韩寒哼了一声,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拳头还想要怒骂几句,却看到坐在地上的诸葛卧蚕偷偷摸摸的对自己挤眉弄眼,眼神的含义就是让韩寒回眸看一看。

    后面?以为还有人要偷袭自己,韩寒飞快转身,就看到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柳云正惊讶的捂着小嘴,站在他自己身后三米处,一脸震惊的盯着自己。

    韩寒尴尬的露出一丝苦笑,摸了摸鼻子,不禁反省道,“自己是不是打人不是时候呢?”

    还好小丫头并没有被韩寒这暴力的一面吓跑,小丫头是来应韩寒要求送茶水的,却没想到,刚踏出翠红楼的门槛,就看到了韩寒双拳打两男的场景。

    小心翼翼的弯腰蹲在地上替韩寒和诸葛卧蚕沏茶,接着,韩寒立刻柔声柔气的解释一番,免得破坏了自己在小丫头心里的好印象。

    毕竟,还是要讨老婆的嘛。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