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天外飞仙恩怨录 > 第515章 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了山,骑来的马匹还拴在树旁,老老实实的低头吃着草,韩寒和佟湘玉骑上一匹马后,却发现童飘云一脸尴尬的被红衣女人抱在怀里,想走走不了。

    韩寒回头看过来一眼,一头雾水,“这位姑娘,你干什么呢!”“我们凭什么跟着你走?飘云应当留在黑木崖。”红衣女人面无表情的盯着韩寒,高眉扬起,这个桀骜不驯的女人露出一丝鄙夷,“你这种下流男人对她搂搂抱抱的,我已经忍耐了,所以,以后不要再出现在黑木崖,不然,砍了你的手!”

    佟湘玉气笑了,阴冷的目光死死盯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而韩寒大度一些,毕竟活了几十年见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女人,只是淡淡一笑,看向了童飘云,“飘云,你和你的姐姐好好叙旧吧,若想回来,就去草原上那家客栈找我们。”

    说完,韩寒一拍马屁,骑在马背上搂着佟湘玉,颠颠簸簸的走了,看得出来,韩寒的骑技很差。

    红衣女人敌视的态度放缓,低头,看着怀里的童飘云眼巴巴的盯着马背上的韩寒渐行渐远,目光中有丝不舍。

    红衣女人咬着嘴唇,目露凶光,“你喜欢他?”童飘云一惊,低着头,点点,又摇了摇,抿着嘴唇不说话,而红衣女人则握紧拳头,忍住心里的怒火,拽着童飘云就朝另一面草原上走去。

    “这段时间你就一直跟着他?”“嗯。”“他对你如何?”“蛮好的。”“那么我呢?”“也好。”“你离去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已经不把把我放在眼里了?”“没有,很想着回来。”“那给我讲讲你们之间的故事。”“好。”

    两个女人,一大一小,就这么进行着散漫的对话,走在这青青的草原上,背影撩人。

    韩寒跟佟湘玉骑着马回到了柳云等人居住的客栈里,一脸郁闷的下马,头也不回的就冲进了房间里关上了门,因为那个红衣女人的出现践踏了韩寒不小的自尊心,不但把自己身边的飘云抢走了,甚至从武功上高高压过了自己,韩寒之前与女人对决的那只胳膊,现在还隐隐发麻呢。

    韩寒没有大肚,所以不能容事,在马上越想越郁闷,越想越气,韩寒这才躲进房间里一个人默默的悲伤去了。

    几个女人看到韩寒这么失意的模样,却纷纷好奇关心起来了,后进来的佟湘玉,则无奈摇摇头,坐在喝茶的几个女人面前,慢条斯理的,将黑木崖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通。

    柳云惊讶的瞪大眼睛,感叹竟然还有比韩寒厉害的弱女子,而杨玉环则是不服气的撇了撇嘴,对这个能打败她家老爷的女人,没什么好印象。

    曹颖怀里抱着可爱的女儿,眯着眼睛眼神闪烁似乎在算计着什么主意,而太后吕雉则一拍桌子,不高兴的说道,“竟敢对曌朝国师出手,还不客气的带走了童飘云,这样的女人,简直狂妄至极。”更新最快手机端:://

    几个女人还没说话,坐在太后旁边的曹颖已经呵呵一笑,开口道,“太后,现在已经不是曌朝了。”

    曹颖和太后的关系没有多少融洽,而太后吕雉对这个算计自己让自己服用罂粟上瘾的女人更是没什么好感,一扬眉,没好气的回击道,“哀……我知道,而且还知道现在不是你的曹魏之国,真可怜,存在了还不到一年的王朝,不知道你这个皇上当的过瘾么?”

    “我在位时,修改律法,完善政·权,总比某个女人,身居其位,碌碌为无,只懂得利用大臣却不会动脑子的那种人强!”曹颖讥笑着反驳太后,藐视的眼神扫了太后一眼,分明是看不起太后。

    太后语塞,只能用恨恨的目光死盯着曹颖,她身为女人家,纵然再被人家成为广闻博学,但是在这个男主外女主内的年代,看过的书的数量,也比韩寒、曹颖差了一大截,那是远远不能相比的,更何况要身居高位治理天下?

    曹颖这个女人则是一个例外,当女子守着规矩拿起针线、锅碗瓢盆的时候,曹颖日夜苦读各种书籍,一读就是十几年,治国大道、修身之策张口就来,岂是太后这个女人能相比的。

    瞧着两个女人掐架,这时候,身为元首的柳云柔柔一笑,没有坚强的态度,却让两个女人不敢再斗架了,“韩寒也许现在在屋内休息呢,我们就不要吵到他了。”

    柳云这个正牌夫人一开口,曹颖和太后也都不好继续开口了,曹颖低下头一脸柔和的抱着刚睡去没多久的女儿打量,而太后在优雅的端起茶杯小饮一口,“那么飘云那个丫头还会回来么?”

    “难说,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飘云什么人,但是,恐怕飘云会很听那个女人的话的,说要不见,那怕就是见不着了吧。”佟湘玉也很喜欢这个可爱单纯的小丫头,想想今天是分别之日,就有些不舍。

    几个女人大眼瞪小眼的就看着闲坐着,一直到晚上,吃完晚饭,几个女人才各自回房睡觉去了。

    柳云在下午饭时候去敲了韩寒的房门,但是韩寒却闷闷的说了一声‘不吃’,柳云也不敢继续打扰,只不过在一楼桌子上留了两碟菜,若韩寒想吃,出来热热就是。

    接近黑夜,明月当空,这家客栈也没有点灯笼,空荡荡的黑夜之中显得宁静幽深。

    “咯吱……”这时候,客栈前院的大门被小声的推开一扇,接着又闭了起来。一个黑影从里面走出来,一双有神的眼睛在黑夜之中显得很是明亮。

    这是韩寒,匆匆忙忙在一楼桌子上吃了几块肉喝了一碗稀饭的韩寒手握出鞘的饮血刀,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客栈外的草原上。

    他在等人?似乎是的,韩寒单手握刀,见四处无人,便一屁股坐在了脚旁的草原上,目光笔直的盯着一处地方,那里,是从黑木崖过来的道路。

    也许是半个时辰,或者是半个时辰又一刻,一个鲜红的身影出现在黑夜之中,如此的刺眼风骚。

    红影到,韩寒抬头,缓缓站起身,握着饮血刀,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比我想象中的晚了一些。”

    “你知道我要来?”漆黑的黑夜之中,穿着这红色宽袖长袍的女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韩寒十步外,锐利的眼光逼视着韩寒,声音冰冷无情,“你是一个聪明人,那么,你已经挖好坟墓了么?”

    “没有,其实我想象的,是另一种结果,就是飘云会拉着你来见我。”韩寒笑笑,看着女人身上透出的丝丝杀气,无奈的耸耸肩,“不过,现在似乎猜错了。”

    “你很相信飘云对你的感情嘛?为何认为她会带我来见你,要求回到你身边?”女人心里的怒气更上一层楼,冷笑一下,现在的目光看着韩寒,如同对视死人,“听她说,你经常吹嘘自己是绝世高手,那么,便让我来见识见识吧。”

    “好!”韩寒不再废话,突然跨前一步,手中饮血刀划出一道非常犀利的刀光,从地而起,沾着杂草和泥土向女人砍去。

    红衣女人不退反进,相当有挑衅意义的迎着跑来,身姿轻巧的躲过了韩寒这霹雳一闪,然后伸出一只手,想要朝韩寒的脖子抓来。

    韩寒岂能会让她成功抓住,一击不成,那就继续第二击,第三击!饮血刀就近的从上向下砍向女人的肩膀,这要是砍实了,那这美女从今以后可就要变成独臂尼姑了。

    如此近的距离,这红衣女人竟然还反应奇快的向旁边闪了一下,只不过,这也是险些被砍到。

    锋利的饮血刀带着寒气切开了女人的宽袖长袍,半边红艳艳的布料被切割下来,这白皙肤色的小胳膊,顿时暴露在黑夜之中。

    如今这个年代,女孩子家露个大腿露个胳膊,那是相当风骚的事情了,这么保守的年代,这女人的整条胳膊被韩寒看去了,她恼羞成怒,韩寒也能理解,但是,出手这么狠,就不对了。

    女人那被撕去了布料的小白胳膊羞涩的藏在了身后,另一只手飞快抬起,一阵掌风袭来,韩寒汗毛直竖,感觉着掌风的凌厉,使劲动用着脖颈肌肉,偏过脑袋,手掌落空轰在地上,绿油油的草原上一个掌印,是如此的清晰。

    感觉到半边汗毛都被削去了的韩寒吓得口干舌燥,咽了一口唾沫退后一步,手中饮血刀不忘反击的划向女人胸口。

    在韩寒握刀的情况下,这个女人还要玩近战,只能说她太高傲目中无人了。确实小觑了韩寒的红衣女子一挑眉毛飞快的闪身,但是这闪亮的刀锋还是砍在了身上,凉凉的感觉让女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吱啦!”一声细响,这一次,仍然很幸运的,红衣女子躲开了攻击,刀锋并没有伤害到她的肉·体,但是,胸前那刺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布料,被一切为二,中间撕裂开来,顿时露出了雪白的肉团。

    “哇!没想到你这么开放,里面不穿内衣的!”韩寒大饱眼福的咽了一口唾沫一脸兴奋,红衣女子的小脸蛋也如同这衣服一般红艳艳的,恼羞得咬着嘴唇,女人气的身子一抖,也顾不得春光乍泄,双手摆在胸前,运气,然后双掌轰出。首发首发

    这气势可不小,韩寒赶紧握着饮血刀后退两步,明明避开了,但是没料到这女人动用了内力,雄厚的掌风袭来,韩寒只感觉到腹部一痛,甚至这无形的内力都打在了自己的肾上,啊呜一声,韩寒被打飞,摔在三步外的草地上。

    趁此机会,红衣女子飞快的双手抱胸,然后一个劲的后退,站在远远的十步外,女人咬牙切齿,冰冷的声音传过来,“我要杀了你!”

    这个年代,看了人家女孩子的胸脯,要么就是被入赘,要么就是被众人打死,就是这么两个保守的结局,但是韩寒是什么人,见过无数黑丝白大腿的屌丝,站起身,揉了揉疼痛的腹部,韩寒哼哼一笑,“眼下可都是你在吃亏,看你怎么杀我,我不但要看,还要将你剥光了,然后画幅画,挂在家里客堂里!”

    “混账,找死!”女人失控的怒骂一声,跨前一步,手臂扬起,似乎举着什么东西,“手无寸铁与你打斗,落了上风还真好意思这么说!”

    眼看着远处夜幕之中,女人模糊的影子微动,手里拿着什么模糊的东西要向自己甩来,韩寒看不清,因此压力山大,紧眯着眼睛,全神贯注的将饮血刀横在胸前,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姐姐!”一声惊呼,却从草原远处响起,对峙的两个人都是一愣,因为这是童飘云的那单纯的声音。

    女人手里的东西似乎收了起来,转头看去,一个矮小的身影,穿过草原,喘着气的急速奔跑到这里,“姐姐,你说话不算话,请你留下韩寒哥哥的命。”

    留下我一条命?韩寒听得有些不太高兴,但更多的是,紧张和惊奇。刚才那女人用的是什么东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超必杀技?自己会难道她刚才的那一招么?

    额头冒出一层冷汗,韩寒抿着嘴唇,紧紧握住手中刀柄,自己竟然输给一个漂亮的女人,真是太窝囊了!

    “飘云,你不是在睡觉么!”红衣女人明显非常疼爱童飘云,一脸柔和的蹲下身子,她伸出双手抱住了刚刚及她腰的飘云,“你不该来这里的。”

    “姐姐,是你不该来这里的,你说过放过他的。”童飘云因为太快太长奔跑的缘故,气喘吁吁,长期不接下气,但是一脸认真,紧抓着红衣女人的衣服,道,“韩寒哥哥是个好人的,你不能恩将仇报,不然,我们对得起韩寒哥哥曾经断裂的脊梁么,对得起韩寒哥哥一躺就是几个月么?”

    红衣女人不说话,哼了一声之后,才不甘的说道,“我只是厌恶他搂抱你时那一脸龌龊的表情。”

    “喂,你说什么呢!不能随便冤枉人啊!”韩寒不高兴的插嘴一句,红衣女人对着这边冷哼一声不说话,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