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重生过去当传奇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四联理发店

第二百六十七章 四联理发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玩什么,我们在炸雪。”

    炸雪,其实就是把炮插进雪里,然后点燃,这样的话,炮响了会把雪炸的四面开花。

    这个叶麟小时候也玩过,而且和这些小女孩玩的还不一样,他是把雪团成一个团,然后把炮插进去。

    把炮点燃以后,往天上扔,这样的话,炮响了,天上就给下雪似的,而且比下雪好看多了。

    因为下雪下的是雪花,被炮炸开的雪,看上去雾蒙蒙的,特别好看。

    “小心点,别炸着手了。”

    “嗯!我知道。”

    “还有炮吗?”看着小丫头两手空空,叶麟问了一句。

    “没……没了。”

    叶麟摇了摇头,从兜里拿出一块钱递给小丫头说道:“给你。”

    “叶麟哥哥,我不能要你的钱。”

    “这是给你买炮的,叶麟哥哥大了,已经不玩炮,所以就没有买小炮,你自己拿着钱去买吧!”

    “那两毛一就够了。”小丫头看着叶麟手里的一块钱。

    一挂一百响的小鞭是两毛一,所以这丫头就要两毛一。

    “哥没有零钱,你多买几挂玩吧!但是要注意安全。”

    “嗯!谢谢叶麟哥哥,不过我买一挂就够了,剩下的钱我还给叶麟哥哥。”

    “不用了,这样吧!你多买几挂,分给她们一些。”叶麟指了指几个羡慕地看着小爱的女孩。

    “嗯!我知道了叶麟哥哥。”

    “去吧!”

    “嗯!”

    看着小爱带着几个女孩跑出去,叶麟会心的笑了笑,然后就回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老妈正在做饭,翟颖在旁边帮忙,就连叶琪和李婷也在忙着打下手。

    其实就是洗洗菜,收拾一下地而已。

    “我说叶麟,你还真是悠闲,一天到晚在外面跑,什么事也不干。”看到叶麟从外面回来,叶琪不满的说着。

    叶麟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我是男孩。”

    “你……”

    听到叶麟说这个,叶琪就生气,不是生叶麟的气,而是生她自己的气,想着自己为什么不是男孩。

    那样的话,就不会受自己这个弟弟的气了。

    其实她想多了,就算她是男孩,还是要受气,因为她比叶麟大啊!哥哥要让着弟弟。

    果然,就听李冉说道:“你弟弟在外面有事,要不然也不会在外面跑,你这丫头,让你干点活你就这那的。”

    李冉都发话了,叶琪就算是想说什么也不敢说了。

    只能偷偷的瞪了一眼叶麟,然后该干嘛干嘛去了。

    大年三十这天,叶麟一大早就去了师父家,而师父这个时候已经在家等着。

    等着叶麟来接他,并且把礼物都准备好了,看到叶麟过来,对叶麟说道:“拿着东西,咱们走吧。”

    “噢!好。”

    叶麟虽然答应了,但是心里也在嘀咕着: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去我家,让我拿着礼物,弄的好像我就是过来要礼物的。

    可是这话叶麟不能说出来,只能在心里说说。

    当叶麟带着师父回到家的时候,叶琪和翟颖也把刘奶奶给接了过来。

    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当然不能让刘奶奶一个人过,这不,一大早李冉就吩咐了下来。

    其实根本不需要吩咐,因为这些年都是这样过的,叶麟去请师傅,叶琪和翟颖去请刘奶奶。

    “老人家您好啊!”进了屋里,李老头先给刘奶奶行了一个礼。

    没办法,论年龄,刘奶奶可是比他大了二十几岁,称呼一声老人家很正常。

    “好好好,您也来了。”

    刘奶奶对李老头也很客气,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是叶麟的师父。

    “是啊!这臭小子早就和我说了,过年在这里过。”

    “一样一样,我大孙子孝顺。”

    李老头和刘奶奶,不但差着年龄,还差着辈分,一个是叶麟的师父,一个是奶奶。

    从这里来算,李老头也是一个晚辈。

    “李老。”李冉这个时候才和李老头说上话。

    “嗯!”李老头对李冉点了点头,然后抱拳说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师父,新年快乐。”

    “师父,新年快乐。”

    叶琪和翟颖也连忙抱拳对李老头行了一个礼。

    她们可不是跟着叶麟叫,而是叫自己的,可能因为叶麟的原因吧,李老头竟然破例教了两个丫头一套拳。

    虽然说不是三皇炮捶拳,但也是李老头亲自教的啊,所以李老头也算是两个人的半个师父,所以喊一声师父也没错。

    当然,叶琪和翟颖都学了,那么李婷也不例外,不过今天过年,李婷不在。

    这一天过的很充实,叶麟家也很热闹,因为人多啊。

    过了三十这一天,这个年也就算过去了,因为初一就是新的一年。

    而这一天,叶麟也就十七岁了,虽然这个十七岁有点虚,但大家都是这样计算的。

    这么说吧,你就算是大年三十出生的,只要过了年,你就多了一岁。

    这个和后世的算法不一样,后世是讲阳历,现在是讲农历,就算是过生日也是按照农历。

    当然,叶麟是个另类,他的生日是按照阳历过,不过这是在十岁以后,十岁以前还是按照农历。

    这个按阳历过生日,是叶麟自己要求的。

    当时李冉还以为叶麟是想早点过生日,所以也就答应了,因为阳历要比农历早。

    转眼间就到了二月,这说的当然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老人都会让孩子去剪头。

    叶麟也不例外,被李冉要求去剪头。

    没办法,正月是不让剪头的,说对舅舅不好,可是叶麟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更不要说舅舅了。

    但是李冉不知道怎么想的,坚决不让叶麟在正月里剪头,这不,今天二月二,就把叶麟赶了出来。

    说实话,叶麟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什么二月二龙抬头,为什么非要这一天剪头。

    要知道大家可都是这么想的啊!可想而知,各个理发店外面都排起了长龙。

    看到这个情况,叶麟就更没有要剪的意思了。

    可是转念一想不行,如果晚上回去自己没有剪头,估计老妈又要叨唠,算了,剪吧!

    只是这里人太多,那就去东单四联美发店吧。

    四联美发店,就是之前的东单理发馆,正对着东安市场。

    五十年代以后,妇女浓妆艳抹的现象基本上已经看不见了,她们的发型变化很大。

    比较多的是梳短直发,头发后梳,或者辫子梢扎上皮筋,朴素利索。

    五六年,有一百多名理发师从魔都来到了DìDū,他们要在DìDū开理发店。

    这可不是他们自己要来的,而是接到命令,五十年代,DìDū正在大规模进行建设。

    传统服务业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一大批魔都的老字号集体迁往DìDū。

    华新,紫罗兰,云裳,湘铭四家理发名店就是其中一波儿。

    四家理发店的师父来到DìDū头一个月,就是四处转转,玩玩,捎带考虑一下新店的选址。

    最初的打算是,四家理发店在DìDū东南西北各开一家。

    可是两个月过去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实在没办法了,都说东单理发馆那个地方不错。

    当时负责接待四家理发店的是东城服务公司,正管着东单理发馆。

    于是,一句话下去,东单理发馆立马腾地儿。

    东单理发馆面积大,一溜二十多米,三个大门脸,最后四家理发店做了个决定,四家理发店联合一起,成立一家大型理发店,名字就叫四联,也就是四家联合之意。

    魔都这四家名理发店在当地单拿出来一家都是响当当的,更甭说四家合到一块儿办的四联理发店了。

    那会儿,DìDū有名儿的理发馆剪个头四毛钱,到四联理发八毛。不过,四联确实贵有贵的道理。

    早年间,DìDū理发也就是刮个脸、修个面,基本都是为男性准备的。

    解放以后,DìDū理发行里技术确实落了伍,连会使推子的都没几个。

    等到四联一开张,全国独一份的十把米国进口理发椅已经成了人们谈论的话题。

    更别说师傅从魔都带过来的新潮发型了,单是一手拿滚刷、一手吹风的手艺就够看头了。

    魔都理发行里,讲究的就是吹风造型、手法细腻、样式新颖。顾客理了发出来,看起来活泼、精神、利落。这烫发、吹风的手艺直到后世都是四联的招牌。

    既然贵,那么相应的人就少些,没办法,任何时候,穷人都是最多的,而且四联这里也太贵了一些。

    剪个头就要八毛钱,如果谁家有十几口人,全部剪一遍,要花一个人半个月的工资了。

    而且这说的还只是剪头,如果再来个造型什么的,价格就更贵了,所以来这里理发的人不太多。

    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远,而且从四联来到DìDū,已经过去了十年。

    这十年间,别的那些有名的理发店也学会了他们的技术,所以一般就近就剪了。

    叶麟过来的时候,四联这里虽然也有很多人,但并没有排队的现象,所以叶麟就进去了。

    “欢迎光临,同志是剪头还是……”

    “剪头。”没等对方说完,叶麟就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