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重生奶爸之老实人也疯狂 > 159:大量的庞杂的信息汹涌灌入他脑海里来了!

159:大量的庞杂的信息汹涌灌入他脑海里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道白光在脑海里闪过,袁超立刻发现异样!

    他竟然在无意中通过感知心事看到儿子袁轩的心事画面了——

    就是刚才,袁轩本能追着纹身男老安看的整个过程。

    在袁轩的眼睛里,现在所有人看起来都很正常,没啥特别之处。

    只是几位大爷说话时,总是耷拉着脑袋好像很垂头丧气?

    只有“三叔”这个大爷说话时总是悄悄偷督亲爸袁超一脸的不服气和讨厌。

    而亲爸袁超说话时嘴角不自觉地弯起,像是得意笑着?

    【PS:袁超不觉得当时他有这样子笑的!】

    【袁超觉得肯定是儿子看错了!】

    唯有纹身男老安是现场唯一的一个例外。

    因为在袁轩的眼睛里,老安周身透明无形的空气竟然会荡漾。

    “袁老板,你看啥看呢!”

    纹身男老安突然重重拍袁超肩膀一巴掌。

    袁超猛然惊醒,再看纹身男时,就看到了跟他在儿子袁轩的心事画面中看到的那一幕情景——

    老安周身的空气真的会荡漾,一晃一晃的说不出的诡异。

    袁超猛然想起一事,就是老安在去安心饭馆吃饭让他触发隐藏任务之前,曾跟陈晓虹打赌一事。

    袁超立刻一脸严肃问纹身男老安:“你跟陈晓虹到底赌什么了?”

    老安万万没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袁超立刻示意老安跟他到小办公室里去谈话。

    纹身男下意识看看“三叔”几位大爷。

    最终还是一脸平静跟袁超一起进入附近小办公室里,并且关上门。

    袁超等他面对自己时,立刻又追问:“除了一大笔钱,你当初跟陈晓虹到底还赌什么了?”

    纹身男老安搓着手反问袁超:“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袁超道:“你不觉得你现在正在慢慢地损失着什么东西吗?”

    袁超可不认为老安周身不停荡漾的无形空气,只是因为老安气场不同常人。

    肯定是他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地损失散发。

    才会搅动空气发生如此诡异的荡漾情景。

    袁超一想到陈晓虹一直不肯告人的某些秘密就莫名觉得心里发慌。

    果然,袁超突发其想的恐吓语言,果然吓住老安。

    纹身男老安有些紧张道:“你看出来了?”

    袁超一脸正经:“我当然看出来了,就看你自己说不说。

    反正你有没损失什么,损失多少都跟我没关系。

    我真正在意的是八百号女工的健康。”

    “……”老安顿时被噎着,又不停搓起手来。

    半晌老安才呐呐道:“那女人说要赌什么气运啊,精气神,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你到是说出来啊!”袁超见不得老安支支吾吾。

    老安一怔:“你不是看出来了吗?你还问我!”

    “没全看出来!你爱说不说!”

    “你!”老安气结。

    再踌躇一会老安还是说:“就是还有性??能??力!”

    “……”袁超慢慢地就瞪大了眼睛。

    这东西也能赌?

    难道赌输了老安真的会失去……

    陈晓虹有什么本事给收走?不会是真的能收走吧?

    纹身男现在也看出来了,知道袁超其实先前啥都没看出来!

    或者说袁超是看出来他正在损失什么东西了,但是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不过现在都说出口了,老安便也说开了:“我觉得吧!

    自从出了那晚的事,好像还真,真有影响。”

    袁超静静地看他,老安只得再说:“气运这东西吧,我看不见摸不着。

    所以到底有没损失我真心是不太清楚。

    还有精气神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到底有没损失我也不太清楚来着。

    感觉吧,人还是正常生活着,一天到晚精力也足够用。

    就是整天莫名其妙的心情就很不好!

    老是不自觉想到一些以前很不愉快的往事,然后就不开心了!”

    老安说到这突然挨近袁超:“但是性??能??力这东西真的明显被影响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压力原因,这两次跟我老婆,都没成事!”

    袁超顿时惊呆:“你当初还真是胆大敢赌啊!”

    老安怒:“谁知道你这么邪门哪?

    不,谁知道那个女人竟有那么邪门的手段本事哪?”

    而且当初他就是莫名其妙就跟那个女人杠上了,非要找她打赌!

    什么胆大?当时根本就是头脑不清楚,疯了非要去赌的!

    袁超也是知道这个事的,当初老安曾一嘴提过的。

    所以袁超真的对陈晓虹很好奇。

    他真心好奇陈晓虹的系统能力到底是什么!

    袁超又想起昨晚上陈晓虹在他饭馆杂物间里说的话,说什么她是恶魔,恶魔!

    袁超紧跟着又突然想起那个左拥右抱的男客人来了!

    那晚保安报警了。

    想必那家伙应该被控制起来了?

    也不知道他身上是不是也会出现老安的这种情况?

    “袁老板,你在想什么事?”

    老安现在有点着急了:“我这不会真没救了吧?

    我虽然有儿子了,可我现在还很年轻,这种能力不能说没就没了吧?

    真要不行了,那我这以往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我这还有大半辈子没过完哪!”

    “你跟我着急有什么用?又不是我让你失去这种能力的!”

    袁超说:“你回头还是去找陈晓虹问清楚吧,我可没办法帮你啊!”

    反正巡视得也差不多,八百号女工们都饮过长生水,看起来精神气血都很不错。

    所以袁超便也就不担心她们的身体健康,决定带儿子离开这家黑工厂。

    可是老安的秘密被袁超捅破之后,就忍不住纠缠起袁超来。

    之前他不能说出口,就算他想找兄弟们说说这事诉诉苦,喉咙也像被人掐着了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人憋在心里慌着。

    现在被袁超追问,他又能顺利说出来了,老安就希望袁超帮帮他。

    “我真心帮不了你这个事情!你还是找陈晓虹吧!”

    可袁超却是狠心拒绝。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确实没本事管这个事。

    袁超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陈晓虹的对手来着,甚至连对方能力是啥都不清楚!

    就算他想帮老安,也确实无从帮起,只能坚持让老安去找陈晓虹!

    袁超狠心离开黑工厂,一路走到山下新村庄大路口搭网约车离开时,发现儿子袁轩一直瞪大眼睛看他。

    袁超便说:“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你爸,不是你爸窝囊,我确实干架干不过你妈!”

    网约车司机不明情况听得当场就失笑了:“怎么,兄弟跟老婆吵架了?

    现在是准备带儿子离家出走了?不会是真的吧?”

    袁超笑:“师傅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总之,我确实是打不过儿子他妈,所以惹不起只能躲事了。”

    不管陈晓虹真从纹身男那里拿走什么,他都管不了,更不能多管闲事非要管。

    袁超暗忖着,直接带儿子回安心饭馆去了。

    早餐还没吃呢,一到店里袁超立刻就刷手机买三大碗汤粉汤面和甜粥吃。

    袁超刚吃饱的时候,利莉恰好就打电话找上他来。

    利莉说是马阿娥想见袁超,问袁超现在能不能抽空过去医院一趟。

    袁超想着马阿娥身上那个隐藏任务还没完成,于是就答应了。

    儿子又交给袁妈妈帮忙带着,自己匆匆忙忙赶往医院。

    现在系统变哑巴,都没再即刻跳出来管他呵斥他没当好奶爸一事。

    袁超也就放心地一个人去医院见美少女。

    没想到刚进病房里去,马阿娥就当场赶利莉离开。

    马阿娥坚持有秘密要跟袁超说,利莉虽然嫉妒,不过没抗议,乖乖退出病房。

    等病房里只剩下袁超和马阿娥二人时,马阿娥突然就变得一脸焦急。

    马阿娥竟说:“袁超先生,怎么办,我感觉到卢顺娥发疯了!”

    “感觉?不是说主人格虽然知道次人格存在,却不能彼此顺利沟通吗?”

    袁超很是吃惊,一脸疑惑看着马阿娥充满焦虑眼神的那双眼睛。

    马阿娥摇头解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是今天一早醒来,我就开始感觉不太对劲了!

    一开始以为是我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我就拼命看书。

    我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想让自己的心灵从书本中获得宁静和安和。

    这种法子我以前用过的,在我心情不好时,很管用很有效果的。

    可是今天却失败了,后来我就意识到可能不是我自己心理出现问题了,是卢顺娥!”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就听不懂你的话了?”

    袁超听得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对方想讲什么。

    马阿娥想想就找词来形容:“杀气!杀意!我的心里现在全是这些东西!

    袁超先生,你能听明白我的话吗?我现在都有点控制不住了!”

    袁超立刻想到昨天上午在森林公园的山峰顶上见卢顺娥的情景,当时卢顺娥眼里尽是深沉杀意。

    马阿娥瞧着袁超好像听懂了,便又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到你!

    然后心里就充满了愤怒,仇恨,满腔的杀意就要失控了!

    但是我明明跟你相处挺愉快的啊,你昨晚上都帮过我大忙了!

    我一想到你应该是充满感激,应该是真心想感谢你才对的,不应该是这种情况啊!

    所以后来我就觉得吧,应该是卢顺娥情绪失控了!

    应该是她情绪失控到影响我的心情了!”

    “不对。”袁超突然摇头:“次人格的情绪如果真的彻底失控了!

    那么你作为主人格只会被迫陷入沉睡之中,换她清醒。

    可是你现在好好的,一点不像是要沉睡之人啊!”

    袁超这么一说,马阿娥也意识到不对劲。

    马阿娥顿时就迷惑了:“那我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啊?

    我又不敢跟利莉和医生说,我怕他们会把我当成疯子关起来治病了!”

    袁超赶紧摆手说:“你先别着急,让我好好想想。”

    袁超还拉来椅子坐到病床边,深深吸一口气。

    马阿娥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就瞪大着眼睛一动不敢动地看他。

    袁超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了,然后与马阿娥对视。

    感知心事的特殊技能立刻发动了。

    袁超开始感知马阿娥这一刻的心事画面。

    然后,袁超只觉得大量的庞杂的信息汹涌灌入他脑海里来了!

    这是二十多年前被积压冰封的回忆画面!

    画面数量多得吓人,差点把袁超脑仁都冲击得爆炸了——

    这些混乱画面好像是从马阿娥刚出生不久开始?

    有个女人抱着她,流泪亲吻她。

    但是那时候她还小,啥都不懂自然没有回应。

    然后女人把她递给了另一个女人抱。

    那年轻的女人就抱着她看向流泪的女人,抱着她向对方鞠躬。

    然后年轻女人就抱着她离开,走得很快一路决绝。

    但是刚刚走出门没多远,好像听见什么声响,年轻女人就急得抱着她回过身。

    然后她就看到了,原先抱着她流泪的女人坐在床里一身燃起黑火。

    那火烧得很快,一瞬间的事情,把人连床烧成灰烬。

    但是那个时候她还小,啥都不懂,看到了那画面也没啥感觉。

    只知道年轻女人紧紧抱着她痛哭流涕。

    之后她就跟着年轻女人生活。

    年轻女人很疼她,喂她吃的食物竟然是奶粉冲泡出来的牛奶,很好喝。

    年轻女人把她照顾得很好,她一点点慢慢地长大。

    那个过程很漫长的,可是那段时间里她身体很好一直没生过病。

    不过那个时候她真的小,真的什么都不懂。

    她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事儿!

    她只知道没多久她学会翻身了,没多久她又学会坐。

    接着没多久就学会爬而且爬得很溜,老是在屋里给年轻女人找麻烦。

    再接着她就学会站立行走甚至是开口说话,喊年轻女人“妈妈”把对方惊喜得哭了。

    但是好景不长,当她能跑能蹦跳的时候,有一天她在家门外被一个阿姨给抱走了。

    阿姨不顾她哭闹,强行抱着她跑得远远的,远离了“妈妈”。

    再之后的日子里她慢慢地懂事了,知道自己再回不到“妈妈”的身边。

    而且还被偷走的阿姨交给另一个阿姨,对方却数着钱笑着走了。

    然后买下她的阿姨养她不久,又把她抱给一个叔叔。

    接着叔叔照顾她不久又把她抱给一个奶奶。

    然后奶奶把她养到冬天,就将她送给一对夫妇抚养照顾了。

    不!不是送,是卖!袁超猛然惊醒。

    袁超认出那对夫妇正是马阿娥悲剧往事回忆里的那一对养父母。

    “你怎么了袁超先生?”

    马阿娥瞧着袁超脸色不对,又着急了。

    袁超却没理会她,而是立刻掏出手机用网络聊天工具给陈晓虹发语音电话。

    可是嘟了好长一段时间,陈晓虹一直没有接听语音电话。

    袁超没办法,只得挂断语音电话,然后改发消息。

    “陈晓虹,你告诉我,马阿娥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还有那个被黑火燃烧化成灰烬的女人又是谁?”

    这回陈晓虹倒是很快回复文字消息了:“被黑火燃烧成灰烬的女人……

    就是马阿娥的亲生妈妈金丽,也是我系统上一任宿主。”

    ()

    偷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