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历史编织者 > 第六十一章.“后宫诱逃”

第六十一章.“后宫诱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一个充满中世纪“骑士小说”风格的故事。

    有闺阁中那纯洁而亟待拯救的贵族女子,有高贵且英俊的骑士,有复杂的宫廷斗争,有金币,有马和剑。甚至还有魔法师。

    只是,骑士故事的主角在结局前一定会活着,并解决一切难题。

    但现实并非如此清晰单纯、一铺而就。

    现实中不存在“主角”。

    “可以吗?”莫石因为略微的紧张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问道。

    这使得原本就很少年更加紧张,他吞咽了一下,点点头,弯腰脱下鞋,露出生长细密犬毛的双足,并将尖锐的指爪伸缩了两次。

    “距离下次巡逻队经过再离开,其间的空隙大约是十分钟。”莫石知道少年没有关于“分钟”的概念,但他也知道这时候少年绝对地信任着他,根本不会在意这种细节,“您记住您该怎么做了?”

    “是的,”少年流利地重复道,“我需要在巡逻队离开后迅速翻出窗户,尽力用指爪攀住砖石的缝隙——而您会用移物魔法帮助我减轻一部分重量,以达到攀爬的可能性——我会沿着墙壁爬到东侧廊道那儿,在确认卫兵不会经过的情况下翻窗进入走廊,然后通过侧面的楼梯离开这里……”

    三楼毕竟还是太高,而地面上的士兵也太多。最终他们否决了“先跳下去再寻找出路”的方案,而选择平行移动到几乎无人走动的狭窄楼道(那里近来只有浣衣人通行)。

    “没错,没错。”莫石点点头,“而之后的事就得看您自己了,少爷。愿无尽之——我是说,愿上神祝福您。”

    “好的,没问题,好的。顶多就是被押送回来,是吧?”他紧张地笑一笑,“但您的手,您的手真的不要紧吗?”

    “没问题。顶多就是有点痛。”莫石冲他笑了笑,“但魔法就好在这儿不是吗,您不可能在少半个手掌的情况下爬墙,我却可以施展魔法。”

    楼底传来卫兵们的脚步声。

    等到那阵脚步拐过墙角,莫石冲狄诺点点头。

    -

    狄诺·火雀的确是一个年轻的战士,于此同时他也是货真价值的大公爵之子——

    他从未如此原始地使用过指爪,更别提倚靠它们在垂直的城堡墙壁上横向移动。他清楚如果没有莫石使用移物魔法提起他的衣物替他分担重量,他根本不可能在墙壁上固定住。

    但这仍然不轻松。

    移物魔法无法作用于生命体,因此只能靠着衣物的整体悬空来支撑,于是袖子紧紧卡住两臂;而狄诺的手指和脚趾则使出全力,才勉强在墙壁上制造出足够的摩擦力。

    他忍受着指甲和皮毛下皮肤被重力拉扯的疼痛,每一次挪动都承受着恐惧和痛楚。随着体力流逝,越到后程速度越慢。

    于此同时他还闻到温热的血腥味,他知道这是莫石的右手伤口在流血。

    尽管他的确在一步步朝东侧移动,但血腥味不减反增,因为鲜血汩汩而流。他可以想象因为竭力而散发出光点的手指和流淌到袖子里的鲜血。显然他的体重对于现在状态不佳的莫石来说是极其巨大的负担。

    狄诺咬了咬牙,加快速度。

    更快,更快——还差十步就差不多可以度过拐角,九步,七步,三步……

    然而他的双耳捕捉到了巡逻队的脚步。

    他霎时间动弹不得,紧紧贴附着墙壁,生怕发出任何声响。

    巡逻队参差错落的密密步伐由远及近。狄诺屏住呼吸。

    他可以感觉到莫石在加大魔法的作用,以稳定他的状态。狄诺借此迅速攀越到墙壁另一侧。现在可谓是争分夺秒了,而此时他也无法通过呼唤确认莫石的状态,他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悬空感时强时弱,好在侧面廊道的窗子已经近在咫尺。

    他伸长胳膊攀住窗台——

    在这一刹那间,移物魔法的作用也消失了。

    狄诺猛地下滑,所有力量施加在死死攀住石台的那条手臂上。

    而护卫队的脚步声也已经逼近拐角。

    他深吸一口气,快速给手臂施加了一个拙劣的强化魔法(他的魔法技能真的一向不太好),肌肉膨胀、手肘弯曲,终于将他送上了建筑里侧。

    护卫队的脚步一如往常,平静地路过。

    狄诺蹲在窗户下,等到脚步声消失后,才长长舒口气。

    接着是要抵达后宫所在的北翼建筑群落。

    鉴于他是公爵之子,地位高贵,居住的地方距离北翼不算很远。而凭借政变发生前那几个无所事事的星期,以及捷洛塔告诉他的很多“关于在城堡里冒险的小故事”,他对接下来的道路勉强还算熟悉。

    至于是否能够顺利躲过所有卫兵,这当然要考验狄诺的运气和能力。

    -

    捷洛塔·海之珠·金狮——至北之国的二公主,是国王与第一位王后所生的最后一个孩子。

    在她出生不久后,母亲因病去世。

    随即父亲正式迎娶了当时已经育有一子的当今王后(她原本是一个宫廷女官,后来在生下曼锡王子后成为国王的合法情人,受到颇多宠爱)。

    捷洛塔是所有孩子中最年幼的。就算她不把曼锡当做自己的家人,她也还有可靠的兄长和姊姊。或许是因为没有母亲的管教,而父亲给予她加倍的溺爱,她的性格与曼卡和捷琳娜很不相同:

    她更加自由,更加任性,天性不曾被强行压制过。

    她的肩上没有哥哥和姐姐的担子,她也因为没有拥有过太多关于母亲的记忆,因此就等于不曾惨痛失去,因此她更加开朗和愉快。

    她本来并不讨厌曼锡。在父亲重病前,她一直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关系较为疏远的、类似堂表哥那样的男性。

    直到父亲病倒。

    前朝后宫都掀起了关于继承人的讨论,尽管隐秘,也足以像浪潮一样覆满整座宫殿。

    突然之间,捷洛塔意识到原来曼锡是曼卡的敌人,而新王后同样也是他们的敌人。

    尽管如此,她的姐姐仍对她说:

    “别去想那些事情,捷洛塔,你不需要去想那些。你应当想的,是父亲会为你选择一个怎样的订婚者——捷洛塔,想想他会是一位怎样的骑士,他是英俊、勇敢、充满男子气概,是地位高贵、是富有而慷慨,或者,他让你心动不已……想想那些,想想你会生几个孩子,想想那些孩子的名字……”

    她的姐姐捷琳娜公主是那样恪守礼节、拘谨、高傲、美丽,并且将所有的爱奉献给她和曼卡。

    可惜姐姐不在这儿……

    王后说捷洛塔还太小,并且吵闹。所以她没能被允许跟着姐姐一起去白金圣殿为父亲祝祷。

    她坐在床边,思绪胡乱飘散着。

    这时,她突然听到从西边侧门那儿传来了敲门声。

    这很奇怪,那扇门通常是浣洗侍女通过的门,而她们进来时从不敲门,再说现在也应该不是她们前来服侍的时间。不过考虑到如今宫廷处在“特殊状况的时期”——再说,捷洛塔也从来不多揣测。

    捷洛塔本想呼唤贴身侍女来开门。

    但她刚才才把她们支走,让自己得以在卧室里胡思乱想一会儿。

    于是她冲着侧门那儿吼了一嗓子:“进来吧!”

    这当然很不淑女,如果姐姐在,肯定会斥责她。

    但是,管她呢,反正现在这儿已经混乱不堪——曼锡可是都造反了!她还能怎样地“冒犯”呢?

    门被轻轻打开,一个同样极轻的脚步踏上地毯。

    “捷……捷洛塔公主?”

    捷洛塔猛地回过头。

    “狄诺·火雀大人?!呃,您怎么没穿鞋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