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娘子千千岁 > 第2章 害得人家好苦

第2章 害得人家好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承欢牵着她那匹瘦不拉几的小马,还没看清门口下马碑上的字,就被守门的小厮拦了下来。

    “姑娘,请出示您的拜帖。”果然是礼仪之家,连门口的小厮的语气都这么客气。

    只是语气好不代表态度也好,小厮的手臂拦在身前,没有收回的意思:“姑娘请回吧。今天我们府上有贵客来访,老爷吩咐了,若无预约闲杂人等一概不见。”

    李承欢一瞧,长街上家丁已经整齐地站成一排。这么多人守着,想要进府是不可能了。

    正发愁着,突然身后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回头一看,身后小厮已经躬身见礼:“给雍王爷请安。”

    一阵清淡药香扑来,一位男子在随从的簇拥下从马车里下来。

    这人五官俊秀,眉眼之间带着一点稚嫩,脸色苍白得有些过头,看上去有些羸弱。正是雍王杨恕。

    李承欢无语望天:“今儿是什么日子?接二连三的遇到皇家人?”

    这个杨恕她知道,脾气挺好,身体较差,却极爱玩乐。身为皇子,诗词歌赋平平无奇,经济学问一知半解——不是他不肯学,是他真的学不好。

    翰林院老先生抱着“老夫纵横天下多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的壮志雄心去当他的老师,没到半个月就忍不了,在御案前长跪不起,要请辞告老归家:“求圣上放老臣一条生路吧!三皇子天纵英才,老臣这等凡夫俗子无以为教!”

    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学士,上到治国理政下到人生道理,讲了整整一天,连午饭都在书房匆匆解决。然而,雍王殿下只用了一个字便感动得老人泪流满面——他慢腾腾地从堆成小山高的书册里抬起头来,张大嘴巴说:“啊??”

    三个月内连接换了十七任老师,皇帝开始还经常为此生气动怒,后来慢慢地也看开了——罢了罢了,只要他不惹是生非,不成材便不成材吧。

    好在这杨恕虽然资质庸碌,却品性不坏。远远地就下了马,对着门口的石碑恭恭敬敬拜了一拜,嘴里念念有词道:“名垂青史,流芳百世。”

    李承欢暗道一声:“虚伪!”——顾府门口有一座太祖皇帝亲赐的功德碑,上面列举了顾氏一族的文治武功,所有王侯将相经过,都要下马行礼。本是为了表达对功臣的敬意,谁知后来巴结讨好的人越来越多,情况愈演愈烈,从下马行礼变成了默诵功德。

    这雍王杨恕整衣拢袖,正欲进府,却瞧见站在旁边的两位女子,不知是因为连绿的可怜楚楚还是李承欢的东张西望,面露惊讶之色:“二位姑娘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吗?怎的衣着如此随便?顾太师德高望重,结交的都是鸿儒雅士,今日宴席尤为重要,你们可不能给太师丢脸!”

    李承欢撇撇嘴,还是那句话:“虚伪!”

    顾家以军功起家,祖上连续出了五位丞相七位太尉。到后来边疆安定盛世太平,顾家逐渐转移重心,开始专心读书。老天仿佛格外恩赐顾家,前年长子取得探花之后,今年次子更上一层楼,金榜题名成为状元郎。

    真真是“武可上马安天下,文能提笔定乾坤”。

    更难得的是,顾家虽然文武全才,却对家族子弟管教极严,从未做出任何有违法理的事情来。

    当然,除了最近顾兰亭夜宿青楼的事件。

    顾家十四代人,每一代都有杰出人才,在青史上留下名字。

    而如果顾兰亭这事盖章确认,那简直是奇耻大辱也不过分……

    李承欢正盘算着如何混进去问个究竟,小厮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姑娘请回吧,想见我们老爷的人多了去了,明天早点来排队,我给你行个方便,让你提前递个拜帖。”

    连绿姑娘的脸瞬间煞白,抓紧了李承欢的衣袖。别人可以等到明天,但她等不了啊——嘉宁公主要将她沉塘啊,等到明天,恐怕就只有去捞尸的份儿了。

    李承欢干咳了两声,朝小厮笑道:“小女子有点私事要找信阳君,哥哥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呀?”

    小厮露出比见了鬼还稀奇的表情:“姑娘你没说错吧??你找二公子?”

    李承欢笑得比太阳还灿烂,娇滴滴地道:“是的呀!”

    小厮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她打量了个遍,奇怪道:“咱们二公子从未结交过女子,你什么来头?姓什名谁?”

    “嘿嘿……这个嘛……这个……”李承欢一脸讪笑,脑子却在飞快运转。

    以顾家这样的地位,这事又扯上了公主,她定然是不能报上绣衣司的身份的——本是一桩风花雪月的私事,如果变成公事闹得沸沸扬扬,不用等到皇帝出手,顾家第一个就想弄死她。

    小厮见她支支吾吾,脸上立即浮现警惕之色:“姑娘还是请回吧。二公子他今天不在。”

    说着再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是……哥哥,您能不能先帮我递个信儿,他知道了一准要见我!”

    “姑娘,请吧!”几位家丁围了上来,推搡着她往外走。

    这可不行!

    眼珠子一转,李承欢狠狠一掐大腿,挤出两滴眼泪,哭道:“顾兰亭——你这个王八蛋!你害得人家好苦啊!!”

    “……”小厮们化成了一座石雕。

    她这一嗓子带着哭腔,声音却格外清脆响亮,顿时引得街上的人们纷纷回头。

    “快把她赶走!!”小厮反应过来,心中着恼,然而顾氏乃礼仪之家,不好发火失态,只得压低嗓子道:“快、快把她弄走!别让老爷看见了!!”

    立即有小厮要来抓她,李承欢飞身扑向门口,双手死死抱住石狮子,几个高头大汉用力去掰都掰不动。

    她抱着石狮嘤嘤嘤的哭:“我不管,我要见二公子!!快放我进去!”

    打又不能打,拖又拖不动,小厮急得也要哭了:“求求您了,您快走吧,闹大了小人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李承欢擦擦眼泪:“要我走也行,让你们二公子出来见我一面!”

    小厮们大眼瞪小眼,愣了片刻之后,互相点点头,抬手往李承欢后颈一击——

    李承欢面上哭得天昏地暗,实则一直注意着身后情况,侧身一跃,灵巧避开。左腿横扫正准备还击,突然四肢一麻,再回头看时,就见手脚被人扣住了。

    “多有得罪。”小厮依然很有礼貌,双手抱拳道:“今日情况特殊,姑娘请明天来吧。”

    李承欢被人推着眼看下了石阶,一旁的雍王杨恕忽然手搭凉棚望了望天,喃喃道:“不知道贵府桃花开了没?哎,姐姐以前最喜欢从假山那边翻进园子呢……”

    李承欢正挣扎着,听见这话猛然回头,却见他已经抬腿入了府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