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娘子千千岁 > 第11章 是个狠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是信阳君顾兰亭。

    他今天轻装简从,从人群中缓步而来,步态极为平稳,不疾不徐。两旁暗送秋波的少女无数,他却目不斜视,神色从容,不曾有丝毫逾越之举。

    这一切都没什么异样。

    除了他身旁跟随的女人。

    不近女色的信阳君顾兰亭,竟然携一名女子入宫了!!

    嘉宁立即坐不住了:“又是她!!”

    这女子一身黑衣,腰佩长剑,迎风而立,笑容明亮,不施脂粉的面容干干净净。当触到嘉宁如同利箭一般的眼神时,立即拱手一笑,道:“公主殿下,别来无恙?”

    嘉宁恨不得立即从台上一脚踢下去踹死她:“李承欢!你来做什么!”

    喧闹声戛然而止。

    信阳君携女伴出现已经足够震撼,而嘉宁这一声暴怒更让所有人胆寒:谁都知道,皇帝有意要把嘉宁公主许配给信阳君!

    李承欢却对四周忽然凝滞的气氛浑然不觉,长长地哎了一声应道:“是我是我!我来参加蹴鞠比赛啊!”

    “你!!”嘉宁气极,一跺脚道:“来人,给我把她轰出去!”

    “咳咳……”一声咳嗽,声音不大,却让场上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李承欢循声望去,高台正中间坐着一名青年。黑底红边的锦袍,上面用金线暗绣蟒纹,他微微侧目,正向这边看过来。李承欢触到他的眼神,心中一惊,暗道:“这是个狠人!”

    顾兰亭拱手施礼:“参见太子殿下。”

    杨懿看向这边,向顾兰亭淡淡道:“信阳君竟然携了女伴,真是奇事。敢问姑娘芳名?”

    他神色不辨喜怒,可李承欢却感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袭来。尤其是这最后一句,不是问顾兰亭,而是单刀直入地问她。这说明,这个人行事霸道,不肯给对方留下退路。

    李承欢还未开口,顾兰亭却从容不迫地应道:“绣衣司总旗,李承欢。因上次与臣一起办理了万花楼之案而结识。臣听她说酷爱蹴鞠,便邀她一同入宫参加比赛。”

    不长不短的三句话,没有一个多余的字眼,却回答了所有人的疑问。关键是表里如一面不改色。李承欢不由得暗自佩服得五体投地:在瞎话界,信阳君才是当之无愧的祖师!

    “是吗?”

    顾兰亭眉目清朗,应道:“是。”

    “如此……”杨懿扬手,立即有宫女在他身侧添了坐席和酒具,他道,“难得信阳君好兴致,一起上来陪孤共饮几杯吧。”

    李承欢顿时一阵头疼。不是说好的参加比赛吗?满含怨念地瞟了一眼始作俑者,却见顾兰亭朝自己微一点头,目光清淡如水,不带一点杂质。

    “三百两三百两三百两三百两!”李承欢反复默念这几个字,抬步跟在他身后上了高台。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这就是和信阳君夜宿青楼的女子?”

    “不是吧……刚刚不是说一起办案么。一个小总旗而已,别想那么多!”

    “最多就是点头之交啦。信阳君不认识别的女人,拉她充当一下队友罢了。”

    顾兰亭这样家世相貌,性格又如此的温润如玉,即便是有了喜欢的女子,也绝对不会选择一个出身低微走街串巷的女官差啊!

    又有人偷笑道:“就是啊……连个妆都不会化,身上一点值钱的首饰也没有,还是绣衣司的人,舞刀弄剑的女人最不招男人喜欢啦!”

    李承欢暗中拍桌:……舞刀弄剑怎么了!花木兰知道吗?穆桂英知道吗?哼!招不招男人喜欢?谁稀罕谁在乎!

    这边太子的话语传入耳中。

    “是吗?那李姑娘必然是蹴鞠高手了。”杨懿笑道,抬眼看向李承欢。

    李承欢收回神思,笑道:“哪里哪里,卑职只是闲着没事和同门师兄玩了几次,很是生疏。”

    嘉宁嗤笑道:“知道自己水平不行还来?可知你今天的对手是谁么!”

    “嗯?”

    嘉宁道:“雍王!”

    顾兰亭目光一顿。

    李承欢道:“雍王殿下……蹴鞠很厉害吗?”

    “嗯。”顾兰亭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大魏第一,未逢敌手。”

    “……”李承欢无语望天,那个看上去病弱怕事的杨恕,竟然是个蹴鞠高手!

    说话间杨恕已经来到。大概是今日盛会,他脸色较往常正常一些,看见太子时,神色仍有一些拘谨。与太子见了礼后,又向着顾兰亭恭恭敬敬施礼:“见过老师。”

    顾兰亭起身还礼,杨恕落座,这才看见旁边坐着的李承欢,惊讶道:“李姑娘也会蹴鞠吗?”

    李承欢讪笑道:“不敢不敢,班门弄斧了。”

    此时校场上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公主和顾兰亭抽签,公主为蓝队,顾兰亭为红队。李承欢和杨恕已经换好衣服,站到各自的队伍中。

    一声哨响,场中顿时尘烟弥漫。

    杨懿、嘉宁、顾兰亭三人位于高台上观看。

    除了一心只想着和李承欢较劲的嘉宁,余下两人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太子的目光在雍王和李承欢身上来回,若有所思。

    顾兰亭则把酒临风,仿佛对场上的输赢毫不在意。

    李承欢没有说谎,她对蹴鞠着实生疏,一开始就有些落下风。然而胜在她有习武的底子,耐力好体力足,加上轻功好,体态轻盈,渐渐地竟然摸到了一点路子。

    而杨恕的确是技术精湛,大概是性格原因,总感觉他有点缩手缩脚,不够自信。

    这么一对比,李承欢则就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猛了,放手一搏,输赢不计。

    沉浸在较量当中的人,会释放出自己最压抑的天性。

    杨恕迂回婉转,游而不击。看似懦弱胆小,但却是以守为攻,始终牢牢控制全场,对手不管怎么突破,也无法冲出他的布局。

    而李承欢野蛮狂放,一往无前,看似不计输赢,却有着一股子将生死看透的决绝,不论对手如何防守,也能被她的锐气冲破。

    杨恕唯唯诺诺的性子背后,有操控大局的理性。

    而李承欢呢?这样一个漫不经心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决绝的锋芒?

    “她叫李承欢是吧。”杨懿露出少有的和煦,道:“蹴鞠水平的确不错。不让须眉。”

    顾兰亭微微一笑:“到底是女子,估计赢不过三场。”

    嘉宁将头发绑好,命令道:“来人,更衣!我要去会会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