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娘子千千岁 > 第12章 女骗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公主的加入,蓝队扭转先前防守为主的风格,主动出击毫不留情,立即变得强势起来。

    李承欢正聚精会神全面应战,突然一阵凌厉寒风袭来,嘉宁一脚狠狠向她踢了过来。

    习武之人本能反应,几乎是一瞬间,李承欢脚尖将球轻轻一带,皮球飞离地面。与此同时,她旋身而起,一跃冲天,灵巧避开这一突袭。

    皮球挨着嘉宁的侧脸,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射向球门。

    “好!!太好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鼓掌欢呼。

    就连方才明枪暗箭的贵女们,也忍不住跳起来叫道:“好样的!太棒啦!”

    不断的喝彩声中,顾兰亭的神情温和如常,他摇摇头轻轻瞥向球场,突然眼神一冷。

    一道寒光闪现。

    嘉宁与李承欢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一把匕首抵在了李承欢后颈。

    李承欢浑身一僵。

    嘉宁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带着傲慢和轻蔑,“你说,我要是一不小心“弄伤”了你,或者干脆就“弄死”了你……”

    她眼底露出几分凶狠光芒:“或者说,不小心划破了你的脸蛋呢?”

    就知道这三百两没这么好赚。

    李承欢盯着森寒的刀锋,忽然惊愕道:“信阳君!?”

    嘉宁原本就做贼心虚,一听这三个字,连忙回头。李承欢立即飞身而起,拂袖一掌击在嘉宁手腕,匕首应声而落。嘉宁尚未反应过来,李承欢手掌疾速而出,“啪啪”两声,不轻不重,打在嘉宁侧脸。

    嘉宁偷袭不成反被打,气得连身份都顾不上了:“你竟敢打我!!我要诛你九族!”

    李承欢惊愕:“是吗?可我是孤儿啊……”

    嘉宁怒道:“我要灭了你绣衣司!我要让你师父师兄一起……”

    李承欢又冲她背后叫道:“哇,信阳君你来得好巧!”

    嘉宁狠狠一脚飞踢过去:“你这个女骗子!”

    一个身影站在了眼前,如同神兵天降。

    场上众人不知为何突然比赛中止,却见顾兰亭朝他们微抬右手。

    嘉宁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李承欢眨眨眼,做了一个“看吧我没骗你吧”的表情。

    顾兰亭轻蹙了蹙眉,说:“你下去。”

    李承欢满脸惊讶,顾兰亭并不看她,眼尾轻轻在地上那把匕首上瞥过,“我来和公主比试一场。”

    李承欢比了三场,校场泥土飞扬,脸上一道汗一道泥,早就疲惫不堪,这会儿见顾兰亭竟然肯亲自上场,简直觉得他头顶散发金光,活脱脱的观音下凡佛祖降世。

    顾兰亭一上场,双方力量瞬间分出高下。

    杨恕一连失了三局,略有些心急,也开始转守为攻。谁知顾兰亭平时端雅温润,一旦在竞赛场上却是遇强更强,一袭白衣身姿飘逸,分明是不留余地的进攻,看上去却还是那么谦逊有礼。

    杨懿看了一眼身旁的李承欢,笑道:“想不到温润端庄的信阳君,竟然也是个蹴鞠高手呢。”

    李承欢对这位未来储君有种天然的防备,因此礼貌而虚假地随口应付道:“是啊。卑职也没想到呢。”

    她不想和太子攀谈,可这位太子殿下似乎并不想放过她,轻轻嗅了嗅酒杯,又道:“我听说你是被李千重收养的徒弟?”他定定地盯着李承欢,近乎压迫性地气势又袭来:“今年十八岁?可知你亲生父母是谁?”

    李承欢被他看得下意识地就想逃。

    她大口喝了一口酒,再看向杨懿时已是一脸迷茫:“我不知道。”

    “是吗。”杨懿盯着她的眼睛,“那李千重可曾和你说过,他曾经有过一位未婚妻?”

    李承欢“啊”地瞪大了眼睛:“还有这样的事??”

    杨懿将手中酒杯慢慢转了一圈,笑道:“看来李千重什么都不曾和你提及啊。也是,没什么好提的了,那女子是个薄命人,还未过门便暴毙了……可惜李千重一腔痴情,为此还得罪了朝中几位同僚。”

    他话说得半破不破,李承欢也不好直接问,只好顺着他的话遗憾道:“是吗……真是太可怜了!”

    杨懿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意味深长地道:“孤也是随便说说,你别往心里去。”

    从开始到现在,这句话已经是最温和的态度了。李承欢如释重负,忙躬身行礼道:“太子殿下哪里的话!”

    说话间场上比赛正如火如荼。

    顾兰亭长腿横扫,脚尖勾出,皮球飞向球门,赢得围观的贵女们尖叫不已。

    五局四胜,顾兰亭下场时,一转身便看见杨懿端着酒盏与李承欢在谈话。李承欢满脸笑容,正襟危坐。顾兰亭眉头皱了皱,忽然觉得还是在顾府那个没脸没皮的人看着更舒服些。

    蹴鞠结束,已是夕阳日暮。

    李承欢与顾兰亭并肩在街道上缓缓而行。

    顾兰亭这人话不多,但是好在性情温和,两个人一路无言也并不让她觉得尴尬或者有压力。她想起太子今天的话来,问道:“你对朝中的事情知道得多吗?”

    顾兰亭道:“你想知道什么?”

    李承欢想了想:“我师父为什么辞官离京呢?”

    “十八年前,我才一岁。”

    “哦……”李承欢若有所失,顾兰亭也就比自己大一岁,那些事情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谁知,他用那双好看到过分的眼眸瞟了她一眼:“你如果想知道,我可以帮你去查。”

    李承欢喜不自胜:“真的吗!信阳君你可真是个好人!”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

    先答应帮她,再问她目的。非常君子的做事风格。李承欢在心里挣扎了很久,才决定说出实话:“因为,我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嗯。”

    李承欢笑着岔开话题,道:“今天嘉宁公主输得很不服气啊!就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偷袭我!哈哈哈哈……”

    “李承欢。”

    顾兰亭忽然开口喊了她的名字。这人声音本就清朗如玉,此时这么低低叫了一句,让李承欢的心尖忽然颤了颤。

    “嘉宁记恨上了你。”他顿了一下,“往后你要当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