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笔趣阁 > 娘子千千岁 > 第19章 你这个禽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xx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至始至终,宋羽昔都是静静地坐在廊下绣花,听见这话意外地抬头看了一眼李承欢。李承欢只当她对自己的赖皮行为有所不齿。又想到顾兰亭这人脾气温和,又极有涵养,拜师宴的事儿都能忍了,这次不妨下手再重一点。

    于是,李承欢点头应和道:“是啊是啊!不对,请注意!重点是你二哥哥也喜欢我!要不然怎么会带我回家见长辈?”

    听了这句,顾兰亭本想抽出来的袖子顿在了空中。

    他道:“你说什么?”

    李承欢道:“说你也喜欢我啊!”

    他道:“最后一句。”

    李承欢道:“带我见长辈?”

    谁知,他如同答应“你要请我吃饭啊”这样平常的请求一样,轻轻点了下头,极为温和,又极有礼仪地道:“好。”

    李承欢:“……啊???”

    本朝皇帝十三岁登基为帝,祖父顾弦清为顾命大臣,这一辅佐便是二十年,加上为人清正做事严明,朝野上下无论什么派别,对他挑不出任何不满。当真配得上一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如今顾弦清年近七旬,皇帝敬重至极,特意将皇城脚下最好的一块地皮划给了老爷子。老爷子自然是不肯接受,奈何隆恩难却,宅院面积过大,往精致了建显得奢靡,往简单了建显得敷衍,久居帝王侧的老太爷深知其中奥妙,于是便命人在府中建了四个园子,分别种上梅兰竹菊,既不浪费皇帝心意,也不败坏朝廷风气。

    李承欢穿庭过院,暗叹道:“有权有势!”

    顾家严守礼仪,李承欢自然不能直接面见老太爷。顾兰亭把她带入东边花厅,命人给她上了茶水瓜果,丢下一句:“等小厮传话。”便先去请安了。

    对于见老爷子这事,李承欢除了震惊顾兰亭突然做这个决定之外,并没有多余的感想。

    反正嘛,她一有“抹黑任务”在身,二要查明宋羽昔的身份,能在顾府多一天便都一层胜算,只是这“以身伺狼”的行为不是很划算。不过话又说回来,顾兰亭这样的人,最多算一匹小鹿——善良、温厚、没有杀伤力。

    因此李承欢毫无压力,心安理得地坐在厅内,开心地享受着面前的美食。

    红枣去掉核,里面塞进糯米,再用藕粉包裹煎炸至酥黄,上面用红糖化开浇淋,最后撒上桂花,加冰块迅速冷却,用天青色小碗装好,既好看又好吃。李承欢一口气吃得碗底一点糖渣都不剩,发自肺腑地又感叹了一句:“豪门贵族!”

    有侍女进来传话:“老太爷请姑娘入内堂坐。”

    堂内今天坐的人有点多,李承欢见礼落座之后,眼角偷偷往旁边一瞄,立即吓得茶盏险些失手。

    搞什么!!

    她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太子杨懿!!

    堂上气氛格外的诡秘,只剩下茶盖碗轻轻开合的声音,每个人都将眼神定在了李承欢身上。

    李承欢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顾兰亭,他正捧着一盏茶在手中,坐姿端正目不斜视,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李承欢心中抓狂,暗骂了无数遍王八蛋之后,也有样学样,端了茶浅浅抿着。

    四周的眼神一变再变,嘴上没人开口乱说话,内心却是好奇得要疯了。

    “信阳君怎么认识她的?”

    “看上去挺般配的呐。”

    “天哪我们家三公子竟私下结交女子!”

    “不知道是不是名门呢?”

    “看她打扮好像不是什么大户人家。”

    “哎呀那可就坏事了。”

    等等等等,众人的这些内心秘密在眼神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老太爷这才开口问道:“听闻姑娘与兰亭因公务而相识,姑娘芳心暗许,想要嫁入我顾家,是这样吗?”

    这话字字句句都是长辈对小辈的关爱,可李承欢却听出了一种“这个人是不是你杀的”那种感觉来。这种老狐狸的话她自然是不敢大意,斟酌着道:“回老太爷的话——”

    她才开口,一旁喝茶的顾兰亭便温声打断道:“是这样的。”

    顾兰亭你这个禽兽!!李承欢饮茶的手微微一顿,抬起右脚就狠狠地踩在他脚背上。暗骂道:好你个小子竟然敢坑小爷我!脸上却笑眯眯地道:“信阳君说的是。”

    为了生活可以忍!

    老太爷抬眼看了一下两人,又道:“听闻是姑娘主动追求的兰亭,没错吧?”

    追求你大爷啊!!李承欢几乎要掀桌而起了,右脚又用力在他脚背上碾了一下,许是这回力度过大了,顾兰亭呛了一下,侧头看向她时却毫无波澜,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是这样的。”

    老太爷对孙子主动抢答颇为不满,扭头一瞪道:“我又没问你!”然后再看向李承欢,换上一副慈爱语气:“兰亭这孩子向来乖巧懂事,从未让老朽操过什么心。姑娘看上他,又敢主动追求,算是人生最大幸事呐。”

    “爷爷说得对。”顾兰亭面不改色。

    对你个大头鬼啊!李承欢脚上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恨恨地白了他一眼:想要演戏是吧?谁怕谁啊!她摆出恰到好处的孝顺姿态,朝老太爷道:“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呐。兰亭他……他……”说着竟然脸颊一红,抬袖挡住了半边脸。

    “啊?”老爷子被吊足了胃口,急忙问道:“他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顾兰亭立即预感到大事不妙。

    他眉头一皱,就见这人朝自己飞快地眨了眨眼,然后娇羞无比地道:“他、他、他他和人家私定终身了呢!”

    “……”顾兰亭一口茶险些喷出来。出于十九年的教养,才硬生生的忍住咽了下去。

    顾成章一掌击在案上:“成何体统!”

    老太爷显然也吓到了,微张着嘴巴看着两人。李承欢趁热打铁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信阳君连孩子的字都取好了呢,叫……哎呀,瞧我这记性!”她一拍脑袋,朝顾兰亭道:“叫什么来着?”

    “……”顾兰亭觉得,总有一天,他要封住这女人的嘴!

    顾成章脸色大变,痛心疾首道:“你!你怎么能干出这等有违礼教的事来!”

    老太爷轻轻抚着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胡须,似乎是要把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一点点地抚顺,到底是侍奉过皇帝的人,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元老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看向顾兰亭:“告诉爷爷,你起的什么字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